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四十五章 我敬你是条汉子

第四十五章 我敬你是条汉子

 好书推荐:
    当!

    野狼刚跟许褚交上手,心中就是一沉,对方实力远在他之上。

    许褚却是不管,手中火云刀化作一条条炙热火龙,化作火龙罩,将野狼周身罩住,不给野狼一点逃脱的机会。

    野狼想哭。

    一旁呐喊的山贼也是心情沉重,山寨最强的两人都处在下风,这仗还怎么打?很多人已经是眼神闪烁,想着怎么趁乱逃走。

    后方,眼见己方在斗将中占据上风,乾元对身边亲卫道:“进攻!”

    “诺!”

    亲卫得令,擂起战鼓。

    咚咚咚!!!

    “杀~~~~”

    密集的鼓点就像信号弹,彻底点燃了战士们的热情,早就严阵以待的城防营将士,在四名百将指挥下,凶狠地朝对面杀去。

    “杀~~~~”

    山贼也是凶悍之徒,必须要拼命的时候,那也是一点不怂的。

    夜色如墨。

    跳跃的火光中,两队人马厮杀到一起,一个个面目狰狞,如地狱中走出的恶鬼夜叉,誓要将拦在面前的敌人砍翻在地。

    “结阵!”

    在这种开阔地带,正规军的优势很快挥出来,以队为单位,场上瞬间结成四座杀戮大阵,互相呼应。

    相比之下,山贼就显得无组织,无纪律。

    后面的人趁着前面有人挡刀,想的不是怎么杀敌,而是怎么瞅准时机,抓住战场空隙,趁机溜走。

    而在山贼后方,则是已经彻底吓傻了的女人跟孩子。

    这时候冲过去就是送死。

    女人在颤抖,孩子在哭泣,混杂在喧嚣的战场。

    震天的杀喊,流淌满地的鲜血,战士的惨叫,伤兵的痛苦呻吟,妖兽坐骑的嘶鸣,此情此前,很容易让人热血上头。

    在城防营压制下,山贼部队节节败退,开始往山上退去。

    “啊~~~~~”

    在如此喧嚣的战场,野狼的这一声哀嚎,依旧是最瞩目的存在,很多人甚至下意识停下,转头看向声音来源。

    然后,被敌人趁机一刀砍死。

    野狼死了!

    火力全开的许褚,把野狼压制到极致,一刀接一刀的劈下去,野狼只剩下招架之功,脚下甚至无法动弹。

    就在刚才,许褚猛然力,一刀劈下,斩断野狼手中宝剑,去势不减,直接把野狼劈成两半。

    火云刀自带的烈焰,将野狼血肉瞬间烧焦。

    一滴血都没洒下。

    倒地之后,野狼的两片尸体已经被烧成焦炭。

    “……”

    现场一片死寂。

    “杀!”

    城防营将士士气越高涨,全身血液沸腾。

    相反,山贼却是被吓破了胆,你推我挤,狼狈地往山上逃命。

    因为后方站的都是女人跟孩子,加之又是深夜,一时间,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挤下山道,生死不知。

    被踩死者更是不知几何。

    另一边,狂刀同样面如死灰,因为许褚在斩杀野狼之后,已经迈着大步朝他杀过来,配合身后熊熊燃烧的烈焰,简直就是一尊魔神。

    战局已定。

    刘道宁制定的突围之策,以完败告终。

    那些侥幸逃出战圈的山贼,很快就死在城防营弓箭手的追击之下,山脚下已经是尸体遍布,惨烈无比。

    乾元见了,运起他那不成气的元气,朝着战场喊道:“狂刀,投降吧!”从之前收集的情报看,狂刀这人还没坏到无可救药。

    如果能招揽一名武宗强者,那就真的赚了。

    乾元这么一喊,狂刀还没怎么着呢,那些正在狼狈逃命的山贼先怂了,呼啦啦地排队投降。

    事实上,早在狂刀做出突围决定时,人心就散了。

    未战先怯。

    如果不选择突围,明天在山寨决战,山贼不仅占据地利之便,还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城防营就是要赢,怕也要付出巨大代价。

    哪像现在,简直就是一边倒。

    不得不说,刘道宁下了一招臭棋。

    战斗停止。

    乾元在亲卫队簇拥下,走到狂刀面前,“投降吧,本王敬你是条响当当的汉子,与其当个山贼,何不到军中效力?”

    狂刀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你说,我能参军?”

    大乾武道昌盛,军中待遇优厚,只要有灵石,有修炼资源,募兵其实并不难,不知道有多少武者想进入军中搏一搏。

    不然,大乾跟两大妖国打了上千年,何至于军队规模一直不减?

    战争,是对武者最大的磨砺。

    正因为兵员充足,军队,尤其是正规军,对山贼、土匪、流寇之类的是不怎么看的上眼的,以往剿匪,就算土匪投降,也会被砍掉脑袋,以充军功。

    也就难怪狂刀这么惊讶。

    乾元笑道:“本王不打诳语。”

    其他正规军可以傲娇,乾元可不能,翼泽县就这么点大的地方,他面对的形势又是这么的复杂,任何一点战力都不容错过。

    更何况是狂刀这样的武宗强者。

    “那成,我投降。”狂刀也很干脆,心底甚至松了一口气。

    “很好。”

    乾元大喜。

    翼泽县第一次剿匪,就这么戏剧性地落下帷幕。

    在狂刀配合下,趁着夜色,随行的忠叔开始带着两名随军书吏,清点人员伤亡,同时对投降的山贼登记造册。

    周青吩咐手下百将打扫战场,自个儿却钻进帐篷之中。

    他要突破了。

    …………

    这一忙活,就忙到了天亮。

    远方天际,一轮红日从青丘峰顶缓缓升起,绽放出道道红芒,如道道剑光,劈开山中浓雾。

    很多人见了,直有一种劫后余生之感。

    整个剿匪下来,城防营连同亲卫队,共计阵亡42人,重伤不得不退役的达25人,实际减员67人,已经算是很大的伤亡了。

    战争就是这么残酷。

    而且,严格来讲,这都不算是真正的战场。

    跟妖族大军作战远比这残酷多了,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都是不需要俘虏的,要么生,要么死,绝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好消息是,周青昨晚借着跟狂刀的巅峰一战,顺利突破至武宗中期,不愧是百年难遇的武道天才。

    用罢早饭,在狂刀带领下,乾元一行向着青峰寨行去。

    远远看去,寨子里同样升起袅袅炊烟,是昨天晚上返回的山贼女人,开始生火做饭了。

    她们或许死了男人,可生活还要继续。

    如果不是地面、台阶上的斑斑血迹,谁又能想到,昨天晚上生了一场何等激烈而残酷的大战。

    那些投降的山贼,看向乾元的目光满是敬畏。

    山贼都是识趣的。

    他们没普通人那么多愁善感,信奉拳头跟力量,崇尚强者。

    敬畏的另一个原因,则是昨天晚上的一则消息,除了狂刀,不是所有山贼都能加入军队的,需要一一甄选。

    那些手上沾了普通人鲜血的,或者参与了洗劫灵石矿的,虽然不至于被处死,也会被配到矿场去服役。

    如果能熬下来,才有机会被征召进军队。

    就当是赎罪了。

    乾元来到禹余天虽然才几个月,却已经明白恩威并施的道理,他可不希望把一些渣滓带进领地军队中去。

    这也能对其他山贼起到震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