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四十一章 九天玄火

第四十一章 九天玄火

 好书推荐:
    让乾元失望的是,舅舅来信除了例行问候,并没有什么实质内容,他不确定,是舅舅放弃了,认命了,还是神都又出了什么变故。

    离开神都,乾元是两眼摸黑。

    …………

    静室。

    乾元面前放着一个精铜打造的小箱子,正是宫里赐下的神秘大礼,特意叮嘱,除了乾元本人,谁也不能打开。

    也打不开。

    箱子逞规则的正方体,六个面都刻有浮雕,看似简单,内里却是机关重重,需要大乾皇室之血才能开启,旁人胆敢乱动,立马就会被万针穿心而死。

    此为祖血密钥箱,属于特殊法器。

    乾元伸出右手中指,放在箱子正上方,奇妙的一幕出现了,似乎感应到什么,箱子中突然探出一根银针,刺中乾元中指,取出一滴血。

    银针收回。

    跟着,箱子内部出“咔嚓、咔嚓”的机括声,就像魔方一样,每个面都被完美分割成九块,被一只无形的手转动着。

    咔嚓!

    箱子从中间裂开,犹如莲花绽放。

    热!

    这是乾元的第一感觉。

    只见箱子正中升起一道金色光幕,那是祖血密钥箱自带的防护阵法,还能起到隔绝气息的作用。

    透过光幕可以看到,一撮只有指甲盖大小的紫色火苗正在幽幽绽放。

    就是这么一小团火苗,刚一出现,就让静室温度上升了五六度。

    仔细看,紫色火苗分成九层,从外到里,颜色从淡紫一直过渡到深紫,焰心更是呈现出一种奇特的黝黑之色。

    那是地狱独有的颜色。

    “九天玄火!”

    乾元的声音都在微微颤抖。

    相传,十大先天神火之一的九天玄火,诞生于地狱深渊第十八层。

    九天玄火诞生之际,其余十七层炼狱深渊之中的天火皆是剧烈颤抖,它们体内的一部分能量被九天玄火抽取,成为供它成长的养料。

    何等霸道。

    修士想要获得九天玄火,必须进入幽冥之地,勇闯十八层地狱,只有阴神期及以上的修士才能做到。

    因此,现今存于世的九天玄火,要么存于皇室密库,要么存于那些存续了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古老修真家族或者门派遗老。

    哪怕只是指甲盖大小的一点,都价值万金,一旦被人知晓,乾元不确定,是否会有大修士铤而走险。

    这样的先天神火,无论是炼丹炼器,还是纳入体内,都是无上至宝。

    难怪要用祖血密钥箱装着。

    乾元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激动,将箱子重新关上,收入储物戒指。因为箱子上刻有阵法,九天玄火的气息再次被掩盖。

    …………

    王府正堂。

    忠叔正在处理公文,突然抬头,看向后院方向,眼中的惊疑一闪而逝,他是知道陛下赐下神秘礼物的。

    是它吗?

    这样的气息,好熟悉。

    忠叔强忍着去一探究竟的冲动,有些秘密,还是不知道的好。

    …………

    长街,张府。

    张炳希父子正在下棋。

    最近张怀仁很清闲,王府颁布的三条新政,上有师爷李忠统筹,下有主簿曹温以及两名典吏具体执行,都跟他这个县丞没关系。

    张怀仁知道,这是王爷在排挤他,冷落他,孤立他。

    等到张派官吏或是倒戈,或是被拿下,那他在县衙就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空顶着县丞的名号,只能混日子。

    藩王就是藩王。

    一位在本地站稳了脚跟的藩王,真要动了真怒,想要扼杀一人,那还真不是一位小小县丞能够抗衡的。

    他的亲信,户房典吏葛明辉,最近不是屁颠屁颠地下到各个村镇,替王府办差嘛,生恐做不好,被王爷贬斥。

    那叫一个卖力啊。

    还有那主簿曹温,原本就是县衙的一个小透明,自从攀上王府高枝,一下就立了起来。

    在县衙,隐隐有取代他地位的意思。

    不仅是县衙的一帮人,翼泽县的其他小家族,最近都在频频跟王府示好,比如青山镇的钱家,俨然成了王府推行新政的头马。

    跑前跑后。

    眼下的翼泽县,如果还有谁敢明着对抗王爷,那绝对没好果子吃。

    张怀仁无可奈何,他最近已经在通过其他渠道,希望借助家族的力量,看能不能调到其他县任职。

    可一个萝卜一个坑。

    张家在翼泽县是牛,到了别人地界,那就行不通。

    只能使钱。

    让张怀仁颇为郁闷的是,随着灵石矿被收回,加之此前动用了大量流动灵石用于采购宝箓轩的初级符箓,张家灵石一下捉襟见肘。

    真是祸不单行。

    对面的张炳希突然神色一动,下棋的手停在半空,朝藩王府方向看去。

    “爹,怎么了?”

    张怀仁有些奇怪,他可很少见父亲这般失态。

    “没什么。”

    张炳希收回目光,看了张怀仁一眼,装作不经意地问道:“灵石矿被洗劫的事情,你没有参与进去吧?”

    “怎么可能。”张怀仁更是莫名其妙,“爹,我还没糊涂。这个时候去招惹他,没有一点好处不说,还惹一身腥。”

    “那就好。”

    张炳希点了点头,心中总有一些不安,“最近怎么没看到临风?”

    张怀仁笑道:“临风最近有突破迹象,正在闭关修炼呢。”

    “好,好啊。”

    张炳希老怀大慰,家族后继有人,方是兴旺之兆。

    …………

    乾元走出静室,心情有些复杂。

    九天玄火是何等稀有,就是在大乾皇室,估计也是压箱底的存在,仅凭一张水泥配方,似乎值不上这么丰厚的赏赐。

    他的那位父皇,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据悉,九天玄火是烛龙国独有之物,十年前,乾帝率部征伐烛龙国,到底是为了霸业,还是为了抢夺九天玄火呢?

    或者说,抢火只是顺带?

    乾元直感到有一团迷雾遮在眼前,看不透,猜不明。

    “算了,不想了。”

    有了九天玄火,本命法器造化鼎的炼制就能正式提上日程了,这段时间,阿宁已经帮他把辅助材料都采购完毕。

    先要解决的,就是地火问题。

    神魂期以下的修士没有火焰,炼器只能借助地火,或是火山口,或是天生的地底熔岩,或是其他地火,被修士用大法力抽上来,加以改造,成为可提供稳定高温的地火炉。

    上万年的钻营、演变,除了荒郊野外、人迹罕至之处,但凡能找到的地火基本都有主,一大半被官府把持,一小半握在各大家族手里。

    比如张家。

    听说张家后山就有一处地火。

    还有一些地火被商会收购,开成可供修士租赁使用的炼器室,虽然收费不菲,还是有修士趋之如骛。

    青丘府就有这样的炼器室。

    之前忠叔为了炼制高温炉的配件,就特意跑了一趟青丘府。

    乾元也可以这么操作。

    当然,以他的身份,也可以使用控制在青丘府衙门手里的官方炼器室。

    无论怎么选,都不可避免地会引起骚动。

    这却是没办法的事情。

    如果在神都就好了,有的是那种可以替客人保密的炼器室租赁。可在神都,皇家有专门的炼器室,好像也用不着租赁。

    小地方,自然有小地方的苦恼。

    除了地火炉的问题,还有就是炼器本身的问题。

    炼制本命法器虽然比炼制其他法器简单一些,但也不是乾元这个没有一点炼器经验的纯菜鸟,能一蹴而就的。

    真要这么搞,十有八九会失败。

    无论是山赤铜,还是九天玄火,乾元手里可就只有独一份,容不得一次失败。因此,在炼制本命法器之前,他必须先拿其他材料练手。

    这中间,起码要一两个月的时间。

    眼看剿匪行动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乾元实在不适合这个时候前往青丘府,还是等剿匪之后再说吧。

    正想着剿匪一事呢,周青就跑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