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三十九章 青山矿业

第三十九章 青山矿业

 好书推荐:
    靠山吃山。

    青山镇,镇如其名,当地百姓一大半的营生都跟青丘山挂钩,除了跟边关镇类似的灵兽养殖以及药材种植,当地最有名的就是采矿业。

    灵石矿自不用说,是整个翼泽县的明星产业。

    青山镇士绅百姓也有自知之明,知道灵石矿不是他们能染指的,纷纷把目光对准了散落在青丘山各处的玉石矿。

    这里指的玉石,那就纯粹是玉石,没有灵气的那种。

    灵雨降下,渗入地底跟玉石结合,慢慢就成了灵石。青丘山钟灵毓秀,很早就以盛产美玉著称,能形成灵石矿就一点不奇怪了。

    灵石矿,往往也被看作是玉石矿的半生矿。

    君子如玉。

    跟地球古代一样,在大乾,玉器深受权贵豪绅的喜爱,往往成为身份、品味,甚至是品格的象征。

    男女老幼,莫不爱之。

    尤其是那些没有灵根的商人,更是对玉器痴迷。

    又因为灵石在灵气耗尽之后,就会碎裂成粉末,反而让普通玉石变得稀有起来,变相推高了玉石价格。

    这跟灵田、普通农田之间的关系,倒是如出一辙。

    如此,青丘山玉石矿自然就成了抢手货,人们趋之若鹜,肆意开采,青山镇两万余百姓,到有一小半从事跟玉石相关的产业。

    从玉石原矿开采,到矿石切割与交易,再到玉器加工、鉴定与销售,俨然形成一条完整的玉石产业链。

    有利益的地方就少不了争斗,利益越大,斗的就越凶,越狠。

    在早期,玉石矿开采往往以个人或者家庭为单位,谁挖到算谁的,非常之混乱,每天都会生流血冲突。

    又因为采矿的很多是新手,矿洞坍塌致人死亡事件也是不断上演。

    这是最混乱、最黑暗的时期。

    后来,为了减少内部冲突,村民自联合起来,开始以村为单位有组织地圈地,实行内部分工,流血事件以及矿难事故都变得少了起来。

    可惜好景不长。

    等到青丘山所有矿场被圈占光了,各村之间因为矿场边界纠纷,再次爆流血冲突,而且每次都是全村上阵,死的人更多。

    时至今日,仍不时爆械斗。

    就在昨天,正月还没过完呢,赵家村跟李家村又干了一仗,死了五个人,受伤的更是多达数十人。

    这事给闹得,甚至惊动了乾元。

    借此由头,乾元干脆带着亲卫队赶到青山镇,把县衙那一摊全部交给忠叔。新政刚刚颁布,肯定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乾元不急着介入。

    随着张家被打压下去,春节以来,不少原张派官吏都跑到王府送礼请安,向乾元表示效忠,搞得王府门庭若市。

    乾元准备冷眼旁观,正好借此看清,到底哪些官吏是真心效忠,哪些又是明忠实奸,哪些是能干成事的,哪些又是绣花枕头。

    等到乾元心里有了答案,才会采取行动。

    …………

    上午,青山酒楼。

    在乾元召集下,青山镇下瞎三十六村的里正,以及青山镇本地乡绅,汇聚一堂,明面上,是调停赵李两村的冲突。

    王爷号令,没人敢不来。

    来是来了,可每个人都惴惴不安,他们倒不是怕王爷,而是担心王爷以此为借口,夺了他们的矿场。

    以往械斗,各村不管赢了还是输了,不管死了多少人,都不报官。

    为何?

    就是不想给县衙介入的理由。

    民不举,官不究嘛。

    可偏偏王爷来了,还带着一队人马。

    有些里正已经打定主意,如果王爷敢收回玉石矿,他们就敢鼓动村民闹事,王爷再强势,总不能把大家伙都咔嚓了吧?

    断人财路,跟杀人无异啊。

    乾元坐在上,观察着堂下一干人等,很奇妙的,他似乎能看穿这些人在想什么,又在顾忌什么。

    他当然不会惦记这点产业。

    可任由械斗持续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总有一天会闹出大事,青山镇别的没有,娴熟的矿工却是到处都是。

    这正是乾元急需的,可不能白白死在械斗里。

    乾元道:“青丘山玉石矿纠纷,由来已久,谁对谁错,谁也说不清。归根结底,还是玉石矿的开采权界定不清晰。”

    来了......

    诸位里正心中紧,王爷这么说,是真要动刀子了。

    就连被逼着前来参加议事的青山镇三位乡绅,都是面容凝重,难道王爷在县衙立威之后,准备拿青山镇开刀吗?

    那可是会出大事的啊。

    想要反对,话到嘴里,又说不出口。

    眼前的这位主是谁?

    短短三个月,就把李家连根拔起,把张家打压的抬不起头,无论是威望,还是民心,都远此前任何一任知县。

    跟这样一位主作对,那不是找死嘛。

    就算不谈这些,光是此番跟着王爷来的亲卫队,估计就能把青山镇荡平。

    谁敢放肆?

    “既然开采权界定不清,为什么不把所有的矿场整合到一起,成立一家矿业公司,各村按照现有矿场面积,按比例入股,一劳永逸地解决纠纷呢?”

    公司?

    入股?

    刚还惴惴不安的里正们,被王爷抛出的新词整的晕晕乎乎。

    乾元就是一笑。

    站在身后的许褚见了,拿出一沓纸,给在座的里正、乡绅们,这是乾元来之前就写好的《关于成立“青山矿业”的构想》,让人抄录了五十份。

    里面,乾元尽可能用直白的词汇,解释了什么是公司,什么又是股份制,什么是分红,什么是共同运营,等等。

    为了这个,乾元没少绞尽脑汁,这些名词他的理解基本也就停留在字面意思,好在用来应付这些土著,应该也够了。

    人群骚动。

    里正都是识字的,也都是人精,不用乾元过多解释,就能悟出成立股份制公司的好处。更让他们高兴的是,王爷没有在【青山矿业】插一脚的意思。

    乾元笑道:“怎么样,本王的提议如何?”

    “王爷英明!”

    说话的是青山镇乡绅钱大有,听说在本镇很有威望,以前矿场纠纷的调停,经常能看到他的身影。

    这一次,钱大有却是心悦诚服。

    别看只是薄薄的一张纸,钱大有却是从中看出王爷的手腕,构想中,关于股份额度的分配王爷只写到村一级,至于村民股份如何分配,则由里正决定。

    这样一来,不仅维护了里正的权力,也能更容易地获得里正认可,把此事顺利推行下去。否则,肯定会有人暗中使绊子。

    身居高位还知进退,懂得权力抓放之道,这就非常了不得了。

    “难怪能把张怀仁斗下去。”钱大有是真的服了,他在想,接下来是不是该在青山镇积极推行王府刚刚颁布的三条新政。

    “王爷英明!”

    里正们也回过神来,一个个马屁不要钱地送上。

    恩,

    是真不要钱。

    就算有些里正心里还有一些不同想法,可是在这样的大势面前,也无力反抗,只能点头答应。

    “那就好,最近正好得空,本王就在青丘山转转。”

    钱大有主动请缨,“难得王爷有此雅兴,老朽愿意当导游。”

    “那再好不过了。”乾元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