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三十八章 新年新政

第三十八章 新年新政

 好书推荐:
    武德42年,正月初五。

    神都。

    就在乾元为剿灭青峰寨忙碌的时候,他命人带去的热酒跟香皂,却在神都贵族圈子里,掀起一阵不大不小的旋风。

    男人爱烈酒,女人爱美。

    投其所好。

    神都是冷酷无情的,乾元才离开不到三个月,这个圈子就快忘了他的存在,这次因为年礼,又重新回到皇室话题当中。

    燕王府。

    今天刚好是八皇子,燕王乾佑的三十岁生辰,大乾诸位皇子,还有待嫁的公主,都应邀到燕王府小聚。

    禹余天道法昌盛,人们追求的是长生。

    三十岁才刚是一名修士起步阶段,燕王自然不会大操大办,不过以此为契机,把兄弟姊妹聚到一起,联络联络感情。

    虽然这很无聊。

    作为大乾有名的贤王,燕王相邀,诸位皇子还是很给面子,能来的,基本都来了,俨然成了一场皇室聚会。

    用罢午膳,大家聚在王府花园闲聊。

    那些还没成年的皇子、公主们,在花园到处撒欢。皇宫规矩森严,好不容易出宫一次,自然是可劲的玩,可把伺候他们的宫女太监吓得够呛。

    花园凉亭中,几位成年皇子聚在一起饮酒。

    三皇子,魏王乾泰。

    五皇子,楚王乾恪。

    九皇子,齐王乾慎。

    泾渭分明,身边各自围着一班小兄弟。

    作为主人的燕王,眼见气氛有些沉闷,端起一杯青花烈酒,笑着说道:“咱们这位十五弟,以前在神都没觉得什么,到了地方就藩,倒像是潜龙腾渊,折腾出不少花样来了。”说着,把杯中酒一饮而尽,“这酒,够味!”

    “哧!”

    楚王不屑一笑,“不过是奇技淫巧,我看,十五弟是真堕落了。”

    “堕落?”魏王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五弟,就是你嘴里堕落的十五弟,短短三个月,就把翼泽县一众豪族收拾得服服帖帖。换做你,能成?”

    “三哥取笑了。”

    楚王眼神就有些冷。

    眼见两位封王在暗中较劲,只有齐王悠闲喝着酒,冷眼旁观。其他皇子更是不会随意插话,乐得在一旁看热闹。

    气氛尬得不行。

    “喝酒,喝酒。”

    燕王不得不再次站出来和稀泥。

    关于乾元的话题就这么一闪而过,除了给诸位皇子在茶余饭后增加一点谈资,没激起任何的波澜。

    相比神都愈演愈烈的夺嫡之争,一位藩王实在太无足轻重了。

    …………

    翼泽县,藩王府。

    乾元自不知道神都生的小插曲,也无暇关注。

    清剿青峰寨一事,乾元交给周青全权负责,眼下正在进行前期的侦查以及情报收集,城防营也已拔营,准备跟驻扎在城外的新兵营换防。

    这也是给新兵营一次历练的机会。

    新兵营募兵一直没停过,尤其是在祥瑞加持下,目前已经扩充到四百余人,眼看就要达到一个营的编制。

    这让乾元对即将到来的战争,有了一丝信心。

    随着县衙重新开衙,忠叔在乾元授意下,开始颁布实施一系列新政,大家伙一直期待的新官上任三把火,直到这时,才算是烧了起来。

    第一把火,瞄准的就是本地豪绅。

    藩王府诏令,由户房典吏葛明辉牵头,对全县田亩进行重新丈量、登记,往后就以新的田亩数纳税。

    豪绅仗着关系,跟胥吏勾结,虚报田亩数,以逃避税赋,是各地常见手段,乾元就是要刹住此股歪风,把县衙赋税拉上正轨。

    之前县衙农业税收不上来,也没人去过多关心,毕竟收多收少,又落不到自个儿腰包。可乾元就藩,就不得不对赋税重视起来,那可关系他的钱袋子,别的不说,收上来的粮食至少要能养活军队吧。

    如果军中都要去买粮,那真是天大的笑话。

    更有趣的是,乾元指定的责任人,正是张怀仁的嫡系葛明辉。

    如果葛明辉胆敢在重新丈量土地的行动中偷奸耍滑,那么乾元就有理由将其裁撤;而如果葛明辉老老实实执行命令,又会得罪一票豪绅。

    怎么着,都是乾元赢。

    在宣布该项新政的同时,藩王府也做出表率,之前从李家没收的大量田地,除了留下灵田跟一处农庄,剩下的田地悉数分给无地或者少地的农民。

    当然,赋税还是要交的。

    第二把火,乾元烧在教育领域。

    在忠叔协助下,乾元制定了翼泽县教育两年规划,明确承诺,要在今年之内,由县衙出资在下瞎四镇,分别建立一所初级学堂。

    初级学堂除了教授蒙学,还将开展算术、武术基础等其他课程,所有适龄孩童均可免费入学。

    当然,食宿自理。

    针对家庭困难的,县衙还将放助学补助。

    目的就是要给孩童扫盲,提升百姓整体受教育水平。

    乾元这么做,不是搞什么理想主义,而是为将来的工业化早做打算。工业化的前提,除了技术,还得有各方面的人才。

    人才不是凭空变出来的,也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培养出来的。

    要从娃娃抓起。

    乾元准备等下次攒够杀戮值,就兑换一批小学课本,别的暂且不提,至少要把《小学数学》推行下去。

    当然,这得先培养一批能教数学的老师。

    说不得只有乾元亲自上场了,他虽然是学渣,小学数学还是能搞定的。

    不怂。

    第二年,也就是明年,要在县城建起一座中级学堂,相当于地球的中学,为初级学堂毕业的孩子,提供一个继续深造的机会。

    之所以把时间线拉长到两年,不是缺钱,而是缺老师。

    而且这么大的动作,也要给老百姓一个适应过程,不是谁都舍得把孩子送到学堂的,尤其是半大小子,那都是家里半个劳力呢。

    此项工作由礼房典吏吴光耀牵头负责,却是把陈教谕一脚踢开。

    乾元可是很记仇的。

    等明年中级学堂建起来,基本就没县学什么事了,其他地方的胥吏必须从县学挑选,但是在乾元治下,可不适应。

    最后一把火,乾元烧在了生育领域,不是计划生育,而是鼓励生育,生的越多越好。

    县衙出通告,凡是家里有田的,生三胎,免除两年赋税;生四胎,免除三年赋税,同时还免去一年徭役。

    生五胎及以上,除了可享受四胎奖励,县衙还将给予银两奖励。

    总之,生的越多,奖励越高。

    这在禹余天,真是一项闻所未有的政策。

    尤其是在农田被侵占,百姓开始饿肚子的情况下,王府竟然逆势而行,鼓励生育,真是......

    “滑天下之大稽!”张怀仁如此评价。

    鼓励生育跟普及教育,目的都一样,就是为将来的工业化做准备,因此,两项政策会长期实施下去。

    十年,二十年,甚至上百年不变。

    藩王府的三项新政一出,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都把整个翼泽县搅动的是天翻地覆,人人都在热议。

    当然,不看好的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