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三十二章 本命法器

第三十二章 本命法器

 好书推荐:
    身体锤炼到一个极限之后,就会产生内气,通过观想,沟通现实和精神的桥梁,将内气转换为滋养灵魂的精华,壮大灵魂。

    是为养气壮魂。

    突破之后,乾元并不急着进行第一次观想,他现在的心境并不适合,倒是炼制本命法器成了当务之急。

    《宝典》是直指大道的顶级功法,内里记载的本命法器只有两件,造化鼎与杀生剑,一防御至宝,一攻击至宝。

    炼制本命法器,最难的就是寻找炼器材料。

    既然是修士的本命法器,自然是指望能晋升至法宝,因此,所用炼器材料都是按照法宝标准,每一样都价值不菲。

    君不见,有多少修士为了凑齐炼器材料,不得不委身世家商会,成为客卿打手;又有多少修士游历大6,遍寻数年而不得。

    有的修士甚至突破到出窍期,还没搜集齐炼制本命法器的材料。

    当年文德皇后能够把忠叔收入麾下,条件之一,就是替忠叔补齐炼器材料,让忠叔早早有了本命法器。

    如果只是相对珍稀的材料,作为大乾皇子,乾元还是拿得出来的,可《宝典》等级太高,本命法器需要的材料自然就更逆天。

    除了辅材,造化鼎需要山赤铜、先天神火,杀生剑需要庚金、万载血魄珠,每一样,都是传说中的天材地宝。

    就是富裕如大乾皇室,都未必能有。

    历史上生过不少修真家族,因为本族功法需求的炼器材料太过稀有,导致家族传承断绝的悲剧。

    可见,功法太高级也有烦恼。

    大乾皇族存续了近两千年,走术修一派的皇室成员练的又都是《宝典》,所需炼器材料雷同,皇室内库再丰厚,也有耗干的一天。

    为此,一些皇室成员干脆舍弃《宝典》,另择其他功法。

    直到一千年前,一位皇子因为凑不齐材料,突奇想,研究替代材料,前后花费了近十年时间,最后还真给他炼成了。

    虽然没有《宝典》记载的原版威力大,倒也勉强能用。

    这位原本不太起眼的皇子,后来更是借此登上帝位,成为大乾历史上有名的中兴之主,史称乾中宗。

    时至今日,经过数十代人的钻研,《宝典》替代版法器已有十五件之多,有的威力已经跟造化鼎、杀生剑不相上下。

    这很好理解。

    《宝典》是禹余道人所创,以他所处的时代,天材地宝自然是不缺的,估计禹余道人也没什么心思去钻研炼器,这才只记录了两件最核心的法器。

    时代不同,解决方法自然不同。

    乾元根本不指望能一下炼成两件本命法器,计划先凑齐其中一件的材料,另一件再慢慢想办法。

    实在不行,就只有选择替代版了。

    造化鼎跟杀生剑,乾元更中意后者,更酷炫不是,可事实上,早就有人替他做了选择,他的储物戒指中就有一块山赤铜。

    那还是文德皇后在世时,花费巨大代价为乾元准备的,长子夭折之后,悲痛欲绝的文德皇后只希望幼子能平平安安,故而选择防御法器。

    可就算有山赤铜,没有先天神火也是白搭,世间能称得上是先天神火的不过十之数,即三昧真火、南明离火、太阳真火、六丁神火、太阴真火、紫薇天火、九天玄火、红莲业火、涅槃之火以及幽冥鬼火。

    每一种,都是世所罕见之物。

    “实在不行,就用后天异火。”乾元实在没信心能找到先天神火,《宝典》中就有记载用后天异火代替先天神火的炼器之法。

    打定主意,乾元将炼制造化鼎需要的数十种辅材写在一张纸上,交给阿宁代为采买。虽然是辅材,其中也不乏铜精、炼晶、金焰石等珍稀材料,只有去招摇城才能买到。

    说不得,又要大出血了。

    好在城防营以及新兵营所需的军需品,大部分已经采买完毕,后续只需按时补充,不像之前,需要一次性消耗大量灵石。

    …………

    下午,忠叔来找。

    “殿下,胡金生也突破到壮魂期了,怎么处置此人?”忠叔问。

    乾元不答反问:“胡金生变卦的原因,查到了吗?”

    “查清楚了。两年前,胡金生为了送儿子到青丘府道院求学,挪用了本该用于修葺河神庙的灵石。此事不知怎么被张怀仁知晓,故意替胡金生遮掩,并以此为把柄。从那以后,胡金生就成了张怀仁的门生。”

    说到这,忠叔笑道:“能查清此事,还是曹温帮的忙。”

    乾元点头,“其情可怜,其罪难恕。革除胡金生工房典吏一职,同时追究他当年挪用灵石的罪责。”乾元这是要对胡金生一打到底了。

    被一名典吏耍了,乾元再怎么大度,心里也有一根刺。

    忠叔欲言又止。

    乾元就笑,“忠叔,您是我最信任的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忠叔讪讪。

    如果是之前,忠叔自然是直说了,可眼见殿下越成熟稳重,威势日甚,他渐渐也就有了顾忌。

    一些当说不说的话,下意识就忍住。

    只是殿下这么说了,那他就非说不可了,“殿下,我以为,这个胡金生可以放一放,好好利用一下。”

    “怎么说?”

    忠叔笑道:“胡金生不过是一小角色,张怀仁才是心腹大患。如果胡金生能主动跟张怀仁划清界限,甚至揭张怀仁,那就有趣了。”

    乾元眼前一亮。

    “张怀仁是头老狐狸,经过昨天的事情,往后肯定会夹起尾巴做人,想动他可就难了。他想躲,咱们就偏要烧一把火。”忠叔补充道。

    可不,上午张怀仁还来道贺呢。

    乾元就笑,忠叔说张怀仁是老狐狸,他自个儿何尝不是,想了一下,道:“你确定胡金生会就范?别又被他耍了。”

    忠叔道:“这就要殿下配合了。”

    “怎么配合。”

    “就按殿下说的,对胡金生解职,收押待审,做出一副要置他于死地的样子来。等到了牢里,他想不就范也不行。”

    毒!

    胡金生刚突破至壮魂期,想来是不想死的。

    而在林睿,也就是乾元的玄甲护卫就任县尉一职之后,监牢就处在乾元掌控之下,张怀仁的手根本伸不进来。

    乾元道:“就照你说的做。”

    忠叔笑着点头。

    结束谈话时,乾元突然问:“忠叔,你就不恨胡金生?”

    忠叔笑了笑,“殿下,官场上是没有死敌的,只看对方有没有利用价值,而且,也不能掺杂太多个人情感。”

    说着,行了一礼,告辞离开。

    乾元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