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二十九章 黑鱼驮碑

第二十九章 黑鱼驮碑

 好书推荐:
    大乾商人不懂什么叫产业链,却把这一套玩得贼溜。

    以符箓产业为例。

    追溯整个产业上下游,大致包括前期芒草种植与灵兽养殖,中期符纸生产与符墨调制,以及后期制符与销售三大环节。

    大商会秉持不放过任何一点利润的原则,把三大环节全部攥在手中,不仅自建符纸、符墨作坊,还有固定的灵田种植芒草,以及固定的灵兽养殖场。

    因为商会背后站着的往往都是大家族,灵田、养殖场又基本掌握在各大家族手中,故而形成一个完美闭环。

    一整套下来,不仅养活了一大帮人,还节约了成本。

    相比之下,只经营符箓制作与销售这一个环节的宝箓轩,就显得很稚嫩,不仅没有成本优势,还容易被人卡脖子。

    如果不是有复印机,根本没可能赢。

    “最近去采购符纸、符墨,对方不仅不给优惠,还准备提价。殿下,我怀疑,他们背后的商会开始注意我们了。”阿宁透露的消息实在让人开心不起来。

    宝箓轩祭出优惠大酬宾活动,虽然每天限额三百张,还是很快占据3o%以上的青丘府初级符箓市场。

    引起同行注意,是早晚的事。

    乾元问:“查到那家商会的背景了吗?”

    “查到了,是青丘府赵家。”

    乾元眼神一凝,“是那个前任县令赵承所在的赵家吗?”

    所以,当初曹温答应把店盘出去,是否还有赵家因素在里面?乾元无从判断,只是在心里,对曹温的评价又进了一步。

    都不简单呐。

    “是的,整个青丘府的符箓市场,基本上都被赵氏商会垄断。之前翼泽县的符箓店,都是从他们那进符箓呢。”

    乾元点头。

    一般而言,县一级的符箓店都不具备制符能力,他们从府一级符箓店,以较低价格买进符箓,再转手卖给修士,赚一点差价。

    相当于地球的经销商。

    “你准备怎么做?”乾元问。

    “大不了跑远一点,去招摇城采购符纸跟符墨。”阿宁倒是有主意。

    招摇城是招摇郡治所所在地,是招摇郡最繁华的城池,市场规模巨大无比,稍微从指缝里漏一丁点,就够喂饱现在的宝箓轩了。

    乾元满意点头,“你做的很对,现阶段,不宜跟赵氏商会硬碰硬。”原本,他还准备建议阿宁去拓展青丘府其余六县的市场呢。

    现在看来,还是缓缓吧。

    “翼泽县有没有符纸、符墨作坊?”乾元目光闪烁。

    阿宁点了点脑袋,“有的,可惜,都掌握在张家手里,够不着啊。”说着,竟是长叹了口气,显然跟乾元在打同样的主意。

    两人相视苦笑。

    乾元用手敲了敲桌面,悠悠说道:“张家,暂时还动不了,那就再等等吧。”自从水泥出现,张怀仁一下就老实了。

    这人还真是个滑头。

    不过,之前忠叔提议的那件事,差不多快有结果了,只是不知道,等到那时,张怀仁这头老狐狸还能不能沉住气。

    两人聊了这么久,缺钱的事情还是没能解决。

    乾元想了一下,道:“既然跑招摇城,那就干脆多买点材料回来,紧急赶制一批符箓,你让人拿到招摇城黑市卖了,换一笔应急灵石。”

    朝廷虽然打击黑市,但有需求,就必然有市场。

    修士之间的争斗是很残酷的,一些见不得光的“战利品”,或者违禁物品,总要有交易渠道,黑市就应运而生。

    但这种地方不能经常去,被盯上,麻烦就大了。

    “也只能这样了。”

    阿宁嘴上说着,眼睛却直勾勾看着乾元,把乾元看得心中毛。

    “咳,去吧,我要忙了。”

    乾元拿起一卷卷宗,装作要审阅的样子,脸上无比尴尬。

    “那我走了~~~”

    阿宁笑着起身,雀跃离开。

    “鬼机灵。”

    乾元低声嘟囔一句,不是不告诉阿宁复印机的存在,实在是这事太大了,被有心人知道,指不定要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还是稳妥点好。

    …………

    腊月二十,大寒,翼泽。

    英水入泽口。

    不到二十天时间,三十里绵长河堤,包括附属工程英水支流疏浚以及水门建设,悉数完工,创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建设奇迹。

    翼泽岸边,人潮涌动。

    有参与末段河堤建设的数百名工匠,有县衙大小官吏,还有当地士绅,当然,最尊贵的还是乾元这位青丘王。

    空地上再次摆上祭台,祭品堆得满满当当。

    在一众官吏簇拥下,乾元亲自搬起一块石料,将特意留好的河堤最后一个小缺口封上,宣告治水工程正式竣工。

    噼~~里~~啪~~啦~~

    爆竹声声中,乾元来到祭台前,在阴曹主持下,宣读了一份简单的祭文,告示神明,之前的承诺已经兑现,治水大功告成。

    就在大家以为仪式结束,准备散场时,翼泽中心突然水波荡漾,巨浪翻滚,有的浪甚至掀起四五米高,雷声大作,隐约传来羊的叫声。

    “这是?”

    人群惊疑不定,有人下意识退了小半步。

    据地方志记载,翼泽存续了不知几万年之久,谁也不知道它到底有多深,传闻,大泽深处沉睡着史前大妖。

    说话间,巨浪排空,升起一头足有房子大小的黑鱼。

    那鱼长得很是奇特,明明长着鱼的身体,背上却背着一个巨大的鳖壳,前面更是长着一对巨型鳖足。

    更奇特的是,黑鱼背上,驮着一块黑色石碑。

    “是?(bang)鱼!”

    忠叔一下就认出,羊一样的叫声实在是太特别了,这是一种非常稀有的妖兽,起源于英山附近的禺水。

    ?鱼出没之地,必有洪涝。

    乾元皱眉,正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身边的曹温突然说道:“殿下,传闻,英水河伯身边跟着一条大黑鱼,不会就是它吧?”

    “谁都不要攻击,看看再说。”乾元看了一眼忠叔,后者会意。

    说话间,大黑鱼已经游到岸边,白浪翻滚,背上微微一震,那黑色石碑轻巧一跳,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弧线,稳稳落在岸边。

    石碑不仅大,更重,落地之后,如一柄利剑,轻易插入泥土之中,只露出上面一半,以一条红线分界。

    仅这一下,就震住了很多人。

    如此精准的力道控制,怕是一些武宗强者都做不到。

    “咩~~~”

    大黑鱼朝乾元叫了一下,再不理会岸上诸人,缓缓沉入水中,消失不见。

    古有神龟背负洛书,献给大禹治水,乾元没想到,转眼就有一条似龟不是龟的大黑鱼,给他送来一块石碑。

    诸人上前一看,只见石碑上刻着“水则碑”三个大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详细记录了本次治水经过,竟是一字不差。

    “黑鱼驮碑,王爷,这是河神显灵啊,是河神在褒奖王爷治水之功呢。大吉,大吉之兆啊,恭喜王爷!”曹温第一个向乾元报喜,脸色潮红。

    这样的神迹,一辈子能见到一次,已然无憾了。

    “河神显灵!”

    “河神显灵了!”

    哗的一下,在场众人无不对着石碑下跪,神情虔诚无比。

    就连张怀仁都不得不违心跪下,对着乾元大唱赞歌,心里别提有多别扭了,在神迹面前,凡人又能奈何?!

    喧嚣中,天空突然炸响,跟着有一道黄光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