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十章 事成之后且缓行

第十章 事成之后且缓行

 好书推荐: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乾元想通赚钱之道,正准备大干一场呢,系统却给了他当头棒喝,在【商城】搜索复印机,有且仅有一台,售价更是高达5ooo点杀戮值。

    “为什么?”

    “该商品将对禹余天世界规则产生重大影响,临时提价。”

    “……”

    mmp,乾元真的想骂人,意思是说,该死的系统不仅窃取了他的智慧结晶,临了还理直气壮地坑了他一把?

    做系统,不能这么无耻。

    “系统,没得商量,打个折怎么样?”乾元决定委曲求全。

    “不。”

    “……”

    乾元默默竖起中指,心在滴血。

    他当然要买。

    系统虽然无耻,却也透露一个重要信息,证明他利用复印机生产初级符箓的构想是可行的。

    既然这样,再贵也要买。

    不仅如此,为了解决复印机耗电问题,乾元又不得不消耗2oo点杀戮值,购买一块高功率太阳能电池板,确保能为复印机实时供电。

    辛辛苦苦攒下的杀戮值,瞬间只剩下可怜的3oo点。

    真尼玛坑!

    …………

    是夜,就在乾元疯狂吐槽系统时,张李两家也是悲喜两重天。

    张怀仁给了王爷一个下马威,不仅没受到王爷刁难,还获得额外好处,让提心吊胆了大半天的张家人一下沸腾了。

    大家都在说,王爷这是怕了张家,在刻意拉拢张家呢,从今往后,这翼泽县就是张家说了算,再没李家什么事了。

    当晚,张府大摆筵席,歌舞笙笙,借机前来送礼攀附者数不胜数,马车把张府门前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

    好不风光。

    相比之下,李家就显得凄惨太多。

    不仅折了一个李由,就连家族支柱之一的李烽都面临牢狱之灾,李家上下惶惶不可终日。

    一时间门庭冷落,人人避之如蛇蝎。

    倒是当事人李烽一点事都没有,“父亲无需担心,就算王爷罢了我的官,那一百屯军还在孩儿掌控之下。”

    担R县尉两年,李烽可不是吃素的。

    李烽父亲,李家当代家主李炳同样神情镇定,“说的不错,只要你掌握屯军,燮儿坐镇第五营,这翼泽县的天就变不了。”

    李炳口中的燮儿正是李家二公子李燮,目前担任翼泽关第五营第一队的百将,成就还在李烽之上。

    按制,正规军百将可是正七品。

    跟张家这样的修真家族不同,李家是纯粹的武道家族,李烽李燮两兄弟都是翼泽县有名的武道天才。

    至于家主李炳,更像是一个传奇。

    虽然已经有五六年没出手,可翼泽县的老人绝不会忘记李炳当年的锋芒,他们更不知道,如今的李炳已经是武宗中期。

    别说小小的翼泽县,就是放在招摇郡也是顶尖高手,这才是李家真正的底蕴所在,其是一般人所能撼动的。

    唯一可惜的是,当初为了家族,李炳没能在军中任职,地位不显。

    李烽突然说道:“说起二弟,我有些担心那件事。”

    李炳也是脸色一阴,“燮儿实在太鲁莽了,好在那件事已经过去两个多月,当事人死的死,消失的消失,也算是死无对证了。”

    李烽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白天的议事他是鲁莽了一些,可青丘王的表现还是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总感觉,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人。

    …………

    次日一早,乾元让阿宁在后院整理出一间密室,禁止任何人进入,把复印机装在密室,太阳能电池板装在屋顶。

    接通。

    太阳能电池板自带的电瓶本就有电,顺利启动复印机,利用复印机的测试功能,打印出禹余天第一张彩色图文。

    乾元长吁一口气,他就担心两个世界的规则不同,导致复印机无法正常工作,现在看来是多虑了,系统还是值得信赖的。

    走出密室,乾元找到阿宁,“去买十沓初级符纸,一盒初级符墨,以及十张不同的初级符箓回来。”

    符纸是用一种叫芒草的灵草制成,年份越久的芒草,制成的符纸品质就越高,制造工艺跟造纸相同,一沓就是十张。

    因为符纸需求大,各地都有人专门种植芒草。

    符墨则是用妖兽血调制而成,因为妖兽血太过稀有,供给不稳定,人们就用豢养的灵兽血代替,效果相差无几。

    当然,高级符墨是一定要用妖兽血的。

    初级符箓包括火弹术、定神术、御风术、地刺术、流沙术、冰冻术、升空术、缠绕术、光罩术、风刃术等等。

    其中又以火弹术、御风术、光罩术以及风刃术最受欢迎,尤其是火弹术,是锻体期修士使用频率最高的符箓术法。

    阿宁接过灵石,好奇问道:“殿下,你要学习制符吗?”

    “算是吧。”

    乾元含糊应着,他当然可以用谎话圆过去,可复印机的秘密以后总要让阿宁知晓,他不可能事事亲为。

    与其将来谎言被戳破,不如故作神秘。

    阿宁奇怪看了乾元一眼,嘟囔着走了,她现,自从上次昏迷之后,殿下身上就多了很多秘密,比如那个从天而降的许褚。

    卖符纸的店铺跟藩王府在同一条街上,阿宁很快返回。

    乾元接过东西,什么也没解释,转身进了密室。

    虽然知道系统不会骗他,可乾元还是很紧张,此番复印成功与否,不仅关系到赚灵石,更是干系他科技与修真结合的展思路是否可行。

    把符墨倒进墨盒,符纸放到放打印纸的位置,取出一张火弹术符箓,放在复印处,调整好位置。

    因为符纸只有a4纸八分之一大小,所以位置必须对齐。

    深吸一口气,乾元按下复印键。

    一道蓝光扫过,传来微小的机器轰鸣,一眨眼的功夫,一张火弹术符箓就被复印出来,跟着是第二张、第三张......

    乾元取出其中一张符箓,激。

    轰!

    黄纸符箓化作一个火球,映衬出乾元灿烂到极致的笑容。

    成了!

    一百张空白符纸加一盒符墨,成本不过2o颗下品灵石,制成的一百张初级符箓却能卖到2oo颗下品灵石。

    足足九倍的利润。

    实在是太疯狂了!

    乾元似乎看到,无数初级制符师下岗的凄凉画面。

    接下来,决定乾元到底能赚多少灵石的,不再是技术、成本之类的要素,而是市场以及市场占有率。

    这就像地球上的可口可乐,几十年用的都是同一个配方,到底赚多少钱,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在全球开拓出多大的市场。

    而市场容量总是有上限的。

    如果把眼光局限在翼泽县,一年估计也卖不出一万张初级符箓,就算垄断了整个市场,一年的利润也就一万多颗下品灵石。

    如果乾元只是个人,或者是小商人,那这样的收益也还可观,可他不是,他是翼泽县领主,麾下养着五百正规军。

    最起码也要将市场覆盖整个青丘府。

    这就不容易了。

    朝廷为了监管灵石流通,严厉打击黑市,乾元生产出来的符箓必须通过正规渠道销售,也就是说,至少要在青丘府拥有一家商铺。

    可乾元在青丘府一点根基也没有。

    “慢慢来吧,先把翼泽县的市场拿下再说。”

    青丘驿站一役,不仅烧死了乾元随从,也烧死了垄断翼泽县商路的几位商人,这就留下一个千载难逢的空窗期。

    如果这都把握不住,那乾元也白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