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七章 利益固化寒人心

第七章 利益固化寒人心

 好书推荐:
    下午,忠叔拿着乾元手令,去了一趟县衙,即日起,他的身份就是青丘王府长史,是乾元在外面的代言人。

    回来时,忠叔带回两名书吏以及一大堆档案。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要了解翼泽县,自然从档案开始,这些档案忠叔已经带着书吏整理了一遍,按照先后顺序摆放好,供乾元翻阅。

    不然,乾元可就要抓瞎。

    放在最上面的,就是乾元最关心的军队资料。

    乾元就藩,驻扎在翼泽关的南方军团第二师团第五旅第五营,正式脱离南方军团编制,划为乾元直属。

    相应的,翼泽关的驻防职责以及第五营的军费开支,都将由乾元承担,这将是领地财政最大的一笔开支。

    他们可是正规军。

    朝廷免除翼泽县赋税,可不是要肥了乾元个人,如果治理不当,乾元甚至要自掏腰包,来填补军费开支这个大窟窿。

    除了第五营,翼泽县本地屯军自然也归乾元辖制。

    大乾实行正规军跟地方屯军两套军队体系,正规军中除了驻扎在神都的禁卫军跟城卫军,就是东南西北四大军团。

    相比之下,地方屯军就要庞杂得多。

    按制,郡城屯军一旅,设郡尉,统领全郡驻军;府城屯军一营,设府尉,统领本府及下设各县驻军;县城屯军一百,设县尉,领本县驻军。

    如果满编,一郡屯军数量在七千到一万之间,相当可观。

    无论是正规军,还是地方屯军,除了少数文职,士兵入伍最低标准是武士前期,清一色的武者。

    一名武士前期的武者,面对普通人可以一敌三。

    也唯有这样的军队,才能跟妖族大军抗衡,普通人面对妖兵是没有反手之力的,去了也是送死。

    可这些年跟妖族作战的都是正规军,地方屯军日渐驰费,又因为屯军的军费开支由当地衙门承担一半,为了缩减开支,军队缺编严重。

    中部地区有些安逸的郡县,屯军甚至不到要求的一半。

    翼泽县因为是边境前线,本地屯军有协助驻军防守关隘的义务,倒是勉强达到一百人满编。

    这样一来,乾元麾下名义上就有一支六百人的军队,用来抵御来年青丘国妖族大军的进犯。

    可这只是理想状态,实际情况比乾元想象的要糟糕的多。

    三月,第五营抵御青丘国妖族大军进犯,损失惨重,减员过一半。战后6续补充了一批兵员,勉强恢复到四百人建制。

    等乾元就藩消息传来,南方军团立即撂挑子,再也不管第五营死活,无论是武器装备补给,还是新兵补充,全部停下。

    在乾元到来之前的三个月空窗期,翼泽县衙也是不管不问,第五营一下成了没娘养的孩子,处境非常凄惨。

    除了军队,翼泽县其他情况也很糟糕,下设四大镇各有各的问题,县财政更是接近枯竭,库房存银不足五千两,家底都被前R县令掏空。

    偏偏乾元无法作,对方将亏空烂账全部算在建造藩王府头上,让他无可奈何,也没办法翻旧账。

    “这根本就是一个烂摊子嘛。”乾元苦笑摇头。

    …………

    次日上午,藩王府政务堂。

    乾元召集县衙主要官吏,第一次议事。

    除县丞张hR县尉李烽、主簿曹温三位朝廷命官外,教谕、训导、典史、功曹、课税大使、河泊所大使等官吏也都一一到位。

    最特别的是功曹,专管阴间之事,乃禹余天特色官职。

    因为是第一次议事,主要目的就是认人,六房典吏以及三班班头都得以列席,其中吏房典吏随前R县令赵承到府衙任职,暂时空缺。

    大堂气氛有些沉闷。

    在场官吏都知道,王爷昨天吃了下马威,心中必定不自在,有幸灾乐祸的,也有担心殃及池鱼的,都在打量坐在主位的这位年轻人。

    站在乾元身后,如铁塔一般的许褚,也让人侧目。

    乾元也在观察他们。

    县尉李烽,不到三十,已经是武师中期,在翼泽县这样的小地方也算是武道天才,锋芒毕露,锐气四溢。

    主簿曹温,一个身材瘦削的小老头,坐在那就跟一尊活菩萨一样,一言不,人畜无害,能不说话,尽量不说话。

    一只老狐狸已经够乾元头疼,何况是两只。

    不坐到这个位置,根本不知道其中压力,就像前世公司开会,不管会议有多无聊、无趣,坐在台下听跟坐在台上主持,是截然不同的感受。

    甭管你在台下怎么吐槽,让你上台讲,保准一秒就认怂。

    坐在下的虽然都是小官小吏,可放在外面,在普通百姓眼中,那可都是了不起的大人物,是需要小心伺候的存在。

    如果不是有忠叔坐在一旁,乾元还真有点怯场。

    深吸一口气,乾元道:“本王初来乍到,县衙一应事务还有赖诸位辅佐,为实现平稳过渡,县衙一应制度、人事,悉数照旧,暂时不做大的调整。”

    听了这话,大家脸上就是一松。

    沉闷的气氛随之而散,清新空气从外面涌来,气氛一下变得轻松起来。

    大家就担心,王爷会借着昨天的事情难,大雷霆,可不是每个人都像张怀仁、李烽那般,有护身符加持,无所畏惧。

    “王爷英明!”

    “我等必尽心办差,不负王爷所托。”

    花花轿子人抬人,乾元释放出和解信号,这些官吏都是老油条,自然懂得投桃报李,借此表表忠心。

    气氛越和谐。

    张怀仁更是认真打量了乾元一眼,将手中紫檀佛珠往里轻轻扣了一颗,在心中重新评估。

    乾元借机说道:“这次召集诸位,一是彼此认识一下,二是有三件事情要宣布。头一件,就是任命李忠为师爷。”

    李忠就是忠叔,闻言起身,笑着跟大家打招呼。

    师爷任命本就是乾元可以私下裁断之事,乾元这么说,不过是把忠叔正式推出来,大家自然没有异议。

    张怀仁更是知道,他的真正对手就是这位师爷。

    “第二件事,吏房典吏一职空缺,需要补齐,诸位可有举荐之人?”乾元悠悠说道,这些事,都是昨晚他跟忠叔商量好的。

    吏房位列六房之,吏房典吏虽然只是一员小吏,真正的能量却是巨大,惯例,都是由县令指派亲信担任。

    这个位置,可不知道有多少人眼馋。

    听王爷口中意思,似乎并不准备委派亲信,也是,王爷初来乍到,随从除了李忠这位师爷,剩下的就是几名武官护卫,哪里来的亲信。

    这么一想,在座的可就动起心思来。

    当然,眼馋归眼馋,真正有举荐权的,也就张怀仁、李烽以及曹温三人,曹温又是个怕事的,估计不会参和进来。

    最终,只在张怀仁跟李烽两人之间较量。

    果然,原本老神在在的张怀仁不自觉地挺了挺肥胖的身躯,李烽更直接,双目直视张怀仁,火花四溅。

    乾元见了,心中一喜,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利益动人心啊。

    张怀仁身为县丞,分管六房中的户房以及工房;李烽作为县尉,分管兵房以及刑房。两人一文一武,都是正八品,可谓旗鼓相当。

    只因张怀仁在县丞位置上坐了九年,生生压了李烽一头。

    眼下谁掌管了吏房,不仅是在衙门增加一点权柄,更是一举压过对方的大好机会,怎能不眼热,怎可不心急。

    张李两家斗了上百年,不就是盼着这一天吗?!

    脆弱的同盟,随之瓦解。

    放弃吏房掌控权,乾元也很心疼,为了能离间两人,他也是下血本了。否则,他虽然没有亲信,随便在吏房扶持一名书吏,对方还能不尽忠?!

    “王爷,下官举荐一人。”李烽忍不住先站出来。

    “何人?”

    “仓房典吏李由。”

    县衙除了比照朝廷六部设立的六房,还有其他四房,合称十房。

    剩下四房,分别是负责登记收文件、誊写状榜等事宜的收房;负责管L县属银钱出入的库房,又称账房;专司知县审官司时原、被告应填之表格及口供笔录事宜的招房;以及负责管理粮仓的仓房。

    地位较六房又低一等。

    仓房典吏李由,李烽堂兄,为人贪婪,口碑不佳。

    还没等乾元表态,张怀仁已经站了出来,“王爷,下官举荐吏房书吏张守业,吏房典吏空缺期间,正是张守业代理典吏一职,此人熟悉吏房,顺序接班,再合适不过。”

    不用说,这位张守业自然是张家人,张怀仁侄子,张李两家在翼泽县的影响力可见一斑,难怪其他人选择明哲保身。

    张怀仁明知李由有问题,却没有当面指出来,只是举荐了张守业,暗示后者才是合适人选,看来是不想跟李家彻底撕破脸。

    果然是老狐狸。

    乾元却是要加把火,“李由跟张守业,诸位以为,谁更合适?”

    这下可就热闹了。

    有的保持沉默,一言不,比如主簿曹温;有的支持李由,有的支持张守业,双方各执一词,差点就在大堂上吵起来。

    倒是始作俑者的李烽跟张怀仁,这时偏偏一言不。

    乾元看的认真,他正好借此一窥县衙格局,看看,到底哪些人站在张怀仁一派,哪些人又跟李家走的近。

    越看,越是心惊。

    在场十七位官吏,竟有十二位一一表态。

    不独乾元,就是忠叔不知何时已经收起折扇,表情凝重。

    世家豪族把持地方衙门情况之严重,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偏在神都的乾帝,包括诸位皇子,对此都毫无察觉。

    殊不知,危机的种子早就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