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六章 挡人财路事难平

第六章 挡人财路事难平

 好书推荐:
    总算那些人还有敬畏之心,没在藩王府上动手脚,整座王府分前后三进,占地五十余亩,在翼泽县也算气派了。

    前院建有门楼、箭楼、马厩、校场等设施,主要供王府护卫日常训练、居住之用,同时兼做杂物房等功能。

    正院建有议事堂,是乾元处理政务、接见官吏的场所,相当于皇宫的议政殿,两侧建有厢房,供王府侍从办公、居住之用。

    自今日起,翼泽县的政治中心就将由县衙转移到藩王府来,平日无事的时候,乾元只在王府处理政务即可,不必每日跑去县衙坐堂。

    后院就是乾元的寝室,除贴身仆役,外人不得随意出入。

    最后面还建有一个小花园,挖了一个池塘,养了十几只大白鹅,直接从旁边的英水河引水,环境清幽,花园一角还养了两只仙鹤。

    一路参观下来,乾元还是非常满意的。

    安顿下来之后,阿宁带着两名玄甲护卫出门采购生活物资,周青带着剩下的护卫熟悉周边环境,制定防卫措施。

    许褚则从不离开乾元十步之外。

    “忠叔,刚才为什么制止我?”乾元问出心中疑惑。

    “因为都在预料之中。”

    “怎么说?”

    “殿下就藩,可是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比如那县丞张怀仁,原本有望擢升县令,现在彻底没戏。再BR县尉李烽,既掌本地屯军,又管三班衙役,何等威风。殿下一来,军权上缴,他的权柄立即遭到大幅削弱。张李两家不满,要给殿下下马威,其他人就是不想跟殿下作对,也会选择明哲保身。”

    乾元可就不乐意了,“他们就那么肯定,在我麾下就没有升迁机会?”

    忠叔神情微微一滞,尴尬说道:“殿下被贬,在这些庸人眼中,自然是再无东山再起的可能,势必要终老翼泽县。等到将来,不论哪位皇子继位登基,跟殿下走的太近,都没有好果子吃。”

    事实上,不独这些人,就是忠叔、周青这些乾元下属,在许褚出现之前,又何尝不是怀着被流放的心思?!

    就是现在,也只能说,大家有了一点小小的期待。

    “……”

    乾元彻底没了脾气,感情他现在就是一支垃圾股,谁都不想沾。

    “就算这样,我到底还是翼泽县领主,在这一亩三分地还是说了算的。他们这么做,就不怕我给他们穿小鞋?”乾元到底意难平。

    “殿下不要忘了,上面还有《大乾律》压着呢,他们是朝廷命官,一切按官场规矩办,就是殿下您,也不可无故贬斥。至于其他手段,他们是地头蛇,势力盘根错节,又怎会惧怕。”

    乾元苦笑,忠叔说的已经够委婉了。

    说白了,在张怀仁那些人眼中,他乾元就是一个没出过神都的毛头小子,跟他们这些老狐狸比,能有什么心机手段。

    怕是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呢。

    “忠叔可是有了应对之策?”乾元虚心求教。

    “官场上的事,还得在官场上解决。殿下想要真正掌控翼泽县,老奴的建议是,打压一批人,拉拢一批人,安插一批人。”

    乾元细细咀嚼这几句话,慢慢有了一些体会,试探说道:“忠叔的意思,是先分化张李两家,各个击破?”

    忠叔笑了,“殿下英明。张李两家如果结盟,那我们在翼泽县就寸步难行,先要做的,就是打碎这个联盟。”

    “张怀仁跟李烽,先对付哪个?”

    “殿下细想一下,我们手中有什么筹码?”忠叔这次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有意引导乾元思考。

    乾元悟性破高,一点就透,兴奋道:“是李烽?”

    “不错。”

    忠叔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殿下不是上奏朝廷,在青丘山遭到盗匪袭击吗?李烽作为县尉,负责本县治安,缉拿盗匪正是他职责所在。”

    乾元点头,这等于给李烽套上紧箍咒,看他还怎么蹦跶。

    经忠叔这么一分析,乾元终于不再迷茫,心中渐渐有了主意,之前那股怒气自然也就烟消云散。

    成大事者,要善忍,要谋而后动。

    张怀仁等人给乾元上的官场第一课,可真是够深刻生动的。

    …………

    中午之前,阿宁采购归来。

    临近吃饭,大家才现一个尴尬问题,因为随从死伤殆尽,县衙又没为藩王府配备家仆,午饭竟没了着落。

    阿宁作为大婢女,端茶倒水,穿衣梳妆,叠被铺床等贴身活计倒是擅长,可是做饭?那都是丫鬟婆子干的粗活,还轮不到她操心。

    无奈,只能紧急从醉仙楼定了一桌饭菜。

    “从本地招些人手吧,别太铺张,够使唤就行。”乾元吩咐阿宁。

    别看乾元当了几年秦王,可手头着实不富裕,诺大的王府,丫鬟仆役数百人,开支巨大,名下又没什么产业,每年都入不敷出。

    临近年关,还得靠宫里接济。

    得亏阿宁能干,把诺大的王府打理的井井有条,唯一不好的是,因为王府经济拮据,养成了阿宁小财迷的性格。

    这次出来,乾元手里只有一万两银子,还是临行前舅舅接济的,哪里敢铺张。

    黄金白银跟灵石是两个独立的货币体系,并不互通。因为灵石无边界,在全大6通用,又是消耗品,价值波动大,不受国家控制,如果跟黄金白银互通,很容易就摧毁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

    这当然是不允许的。

    不仅不互通,朝廷还严厉打击灵石兑换黄金,一应出售灵谷、符箓等修真物品的商铺,统称灵商,需要办理特许经营执照,准入门槛极高。

    这么做虽然控制了灵石流通渠道,却也造成商业垄断。

    时至今日,每一个大商会背后都站着一个,甚至数个世家大族,有的商会背后靠山更是皇亲国戚,内里关系错综复杂。

    强大如乾帝也不敢轻易触雷,只能默许它们的存在。

    “知道了。”

    在乾元娶妻之前,王府内务自然由阿宁一力操持,可看她表情,显然这不是一件容易办好的差事。

    大乾虽然内忧外患,但盛世余波尚在,百姓日子勉强还过得去,愿意卖身为仆为奴者寥寥无几。

    世家大族的仆奴都是世代家奴,来源稳定,像之前秦王府的仆役,包括此番死掉的随从,都是宫里赐下的。

    人牙子手里基本都是罪官家眷,这在神都倒是不缺,可在偏僻的翼泽县,哪里有什么罪官?!

    乾元却是不管,他相信阿宁会有办法的,这丫头别看在他面前乖乖顺顺,在外面可威风呢,连玄甲护卫都让着她。

    …………

    张府。

    作为在本县存续了上百年的地方豪族,张李两家的府邸均坐落在长街两侧,离县衙不到一公里。

    从外面看,张府普普通通,并不如何奢华,这不过是为了不逾制,掩人耳目罢了。府邸内里另有乾坤,院落套院落,连廊对连廊,三进三出,马厩、校场、花园、后山等一应俱全,包括仆役在内,里面生活着上千人,俨然就是一方封闭的小天地,占地过百亩。

    藩王府与之相比,只是卖相好看而已。

    长街两侧的商铺以及后面的作坊,一大半都是两大家族的产业,难怪有人说,这翼泽县就是张李两家的。

    胡金生离开藩王府之后,立即赶来向张怀仁汇报。

    张怀仁是个面色和蔼的大胖子,身穿一袭灵蚕丝织就的青色长袍,右手大拇指带着一枚硕大的青田灵玉扳指,腰间挂着和田玉佩。

    倘若不是这些物件散出的淡淡灵气,光看张怀仁的卖相,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一位久居乡下的土员外。

    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一个人,刚给了青丘王一个狠狠的下马威。

    胡金生赶来时,张怀仁正坐在后山湖岸的石亭垂钓,石桌上刚沏好的云雾灵茶飘着袅袅白色水汽,茶香四溢。

    胡金生不敢打搅,安静站在一旁候着。

    张怀仁端起茶杯,惬意喝了一口,目光注视水面,头也不回,随意问道:“坐吧,怎么样,那位主有没有当场作?”

    “没有,很克制。”胡金生拘谨坐下,屁股只挨了半边。

    “哦?”

    张怀仁动作一顿,将茶杯放回桌上,“仔细说说。”

    “诺。”

    胡金生不敢有一丝隐瞒,将之前的接待细节和盘托出,随时回答张怀仁的询问,抽空,不着痕迹地喝干了跟前的灵茶,一滴不剩。

    这灵茶可是好东西。

    对张怀仁这等壮魂期修士而言,喝灵茶更多的是享受,是品味格调,但是对锻体期修士而言,就是大补之物。

    一杯云雾灵茶,抵得上胡金生锻体一周。

    如果不是这次胡金生办了一件大差事,可没机会喝到这灵茶。

    汇报完毕,见张怀仁再次端起茶杯,注视湖面,胡金生知道张怀仁是在送客,识趣告辞离开。

    此时,张怀仁脸上已经没了和蔼之意,不知道在想什么,刚好这时,鱼漂猛地往下一沉,有大鱼上钩。

    张怀仁紧握鱼竿,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这条鱼,不好摆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