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兵器大师 > 第两百二十五章 人心无度
    “南韩的异能者?”

    周锦顺着老板的目光看去,“会不会也是去参加那个世界擂台赛的?”

    “应该是的。”

    那边一拨南韩人过去的日韩餐馆时,夏亦偏回视线:“继续吃饭,这些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去的。”

    不多时,远处那家日韩餐馆传出吵嚷声,原来那家店今日好像不营业,而那拨南韩人了一阵脾气后。转身朝这边中餐馆过来。

    走进店里,脾气没有收敛,但多少还是较有规矩的寻了两桌坐下点菜吃饭,随后,叽里咕噜的聊起什么。

    随后,当中之前夏亦看过的那人,似乎感觉到了有能量的波动,目光看向这边吃饭的夏亦四人,目光挑衅的在周锦脸上扫过,拉着身边的同伴叽里咕噜又说了一堆话,大笑起来。

    餐馆外。

    真田广一带着参加世界擂台的一帮新进组员从游轮上下来,对于这次比赛,其实他个人并不太喜欢,但从特勤小组退下来后,依旧保持着训练新人的职位,这次带队也是上面的吩咐。

    一来在世界擂台上露面,让各国观众看看岛国异能者或武者的实力,重振之前的颓靡。

    二则是,锻炼新人,不管是观摩,还是与各国强者比试,都是一场难得的修行,是有助于将来的任务。

    “组长,这次过去,会不会有很多厉害的人物?”

    跟在他身后的八名新人一下船,便是兴奋起来,多有交头接耳,或询问真田广一。

    “.….对了,那个乌鸦会不会也来参加,听说安克雷顿公司向许多厉害的异能者、武者了邀请函。”

    前面,听到‘乌鸦’这个称呼的真田广一,走动中,身形都僵了一下,随后摇头。

    “回来的使者团说,这个人已经死了,虽然我也不信,他应该不会冒着再次我国政府追究的风险,跑来参……”

    下一秒。

    他扫过周围的视线,急倒回去,停留在一家中餐馆的玻璃上,看着全境落地窗户里,一张靠窗的侧脸,一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泌了出来,顺着脸颊滑落下去。

    然后,转身调头就往回走。

    那边的新人们感到莫名其妙,纷纷跟上:“组长,怎么回事?不是去吃饭吗?”

    “不吃了,赶紧回船上,别出来。”

    真田广一压低声音叮嘱了一句,又回头看了一眼,确定了那张正与人谈话的侧脸,脚步加快起来。

    而他望去的中餐馆内。

    “他们在说什么?”

    胖子此时也正回过头望去不远的两桌南韩人,肥厚的双唇嘟囔道:“总感觉没说什么好话。”

    坐在夏亦身旁的女人,自然感觉到之前那名南韩人落在她脸上的视线,冷哼了一声:“想知道也容易啊,陈局长不是送了老板一些好玩的东西吗?”

    “我偷偷拿了一个放在包里。”

    她拉开提包,将一个类似收音机的小盒子放到并拢的双腿上,又将一对耳机插上,随后摆到桌面,按下一个按钮后,将声音调到最大。

    里面,有话语翻译出来。

    “.…..那个华国女人长的不错…..有段时间我去华国,轻易就勾搭上了三个女人,他们的女人一听到我是南韩人,变得非常主动…..上了床后,我连房费都没付,就走了,对了…..还没戴套…..哈哈哈…..”

    那群南韩人大笑起来,不时也有长相英俊的回头朝周锦看去,挑逗般的眨了眨眼睛。

    旁边也有声音说道:“.….那是队长好看。”

    “也不全是,还是要归功我们的电视剧啊…..影响华国女人太深,加上一些华国人自己贱,帮我们主动撮合,只需要收取小小的报酬,就殷勤的帮我联系良家女人……华国真的好客啊。”

    窗户边,胖子捏着筷子的手,都在抖,那铁筷子都在瞬间斑驳了锈迹,一点点的变成铁屑掉在桌面。

    “老亦,我忍不了了,我想过去锤死他们。”

    “不急先吃饭。”

    夏亦垂着眼帘,仍旧一口一口的吃着饭菜,一边听着翻译过的南韩话,脸上如往昔般平静,偶尔好像还想到什么,嘴角弧起一丝角度,微笑起来。

    翻译机里,话语持续。

    那边两桌南韩人说了一阵后,谈话的内容转去了世界擂台上面。

    “队长接收到安克雷顿邀请函,到时候可要给我们放过去。”

    “怎么可能放你过去,队长是要进入八强的。”

    “也对,不知道岛国和华国那边是谁守关……咦!哪儿飞来的鸟?”

    南韩人的话语声里,乌鸦从外面飞了进来,在餐厅里盘旋一阵,有服务员拿着扫帚要过来驱赶时,乌鸦已经落到了夏亦肩头上,然后又跳到桌面,不客气的在盘子里叼了一块肉。

    “看来岛国和南韩是分成两个组,不是和华国这边一个组啊…..”

    夏亦摩挲撕扯熟肉的鸟头,看着那边同样好奇望过来的南韩组队长,礼貌的朝对方微笑了一下。

    那人愣了愣,跟着也微笑回应,然后偏过头,对身边的组员笑道:“那边三个华国人好像也是异能者,到时候在擂台上,你们遇见可不要留手…..嗯,那个女人也要上去的话,倒是可以有风度一点,下来也好交换一下联系方式。”

    “队长真是风流,哈哈…..”

    这时,一名组员含着筷子回过头来,在其他人笑声里,小声说道:“队长,刚刚那人,我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一只乌鸦…..我记得华国有一个也喜欢随身带着乌鸦的异能……”

    原本还在微笑的南韩队长,笑容渐渐收敛,语气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在组员面前露出胆怯:“应该不会是他…..怎么可能会在这里遇到。”

    他目光再次看去时,对方四人已经结账离开。

    “我们…..吃完赶紧上船吧,我大韩国的男人的素质,也该有节俭的一项。”

    “队长,你是不是…..”

    “不是,赶紧吃饭!”

    南韩队长朝想要说话的组员喝斥一句,拿筷子在对方脑袋上敲了一下,见到那边四人已经出门远去,心里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就算真的是那只乌鸦,应该是听不懂我在讲什么吧?”

    这样想着,随后吃完饭,带着众人朝港口的游轮回去,熙熙攘攘的游客之中,不时偷偷朝四周打量,有没有人跟踪。

    他叫崔钟硕,作为一名五阶的异能者,在南韩自然来去自如,但在这里,尤其是碰到同样来参加的其他国家异能者,多少是需要警惕的。

    回到甲板上,他看到周围大多都是来自南韩的游客,听到自己国人的话语声,这才有了些放松,挥手让其他人自由活动。

    自己则返回房间。

    打开舱门进去,并不算大的房间里,陈设还是自己出去前的一样,没有什么变化,专门布置在门口、窗边的丝线也没有绷断。

    “看来是我太紧张了,那人或许和那个乌鸦一样,只是爱玩鸟的人吧,呵….那人还朝我微笑…..”

    反手将房门呯的一声关上。

    他拉开领口的拉链就要脱去外衣时,手陡然僵住,猛地转身,门下方的缝隙,一滩黑影蔓延了进来。

    然后,拉伸出一道黑色的人形,褪去的黑色里,露出一张面容,正是崔钟硕之前在餐馆里见过的那个华国人。

    以及对面脸上的微笑。

    覆甲两刃钩闪烁寒芒,垂在大腿两侧。

    夏亦咧开嘴角,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笑着说了一声:“又见面了。”

    那边,崔钟硕咬紧牙关,双目暴张,陡然:“啊——”的怒吼,双臂猛的一扇,不大的房间里,剧烈的狂风卷了起来。

    对面,微笑的身影化出数道仿佛不受割裂墙壁的飓风影响,从四面八方笼罩而下。

    禁奥义!瞬狱影杀阵。

    噗噗噗噗…….

    接连数声,数柄利刃没入身体,然后拔出,四道黑影渐渐在崔钟硕摇晃的视线里消失,对面的夏亦打开房门,看也不看他,转身将门关上了。

    “别走——”

    他大喊。

    外面,夏亦收起兵器,接近过道口时,后方的休息船舱内,出噗的一声响,嘶吼的人声戛然而止。

    殷红的眸子里,带着愉悦的笑意。

    “现在南韩组没守关的了。”

    他走下船舷,目光又投去港口的另一艘游轮上,“还剩一个。”

    **********

    不久之后,南韩组有人打开了队长的房间,看到的是一滩被切碎的身体,洒落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远在洛杉矶的举办会场,之后接到了这条令人震惊的消息——南韩组崔钟硕被人杀死在房间里。

    然而就在还没从这条消息中回过神来,不到半日,岛国组守关者也打来电话,要求退出比赛。

    “安克雷顿好像邀请了一个疯狂的家伙…..我的上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