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五十二章 大山沟、

第五十二章 大山沟、

 好书推荐:
    翌日。

    江苍回到现实世界的第六天,也即是第三次迷雾降临的当日。

    宾馆内。

    江苍早起收拾了一下东西,背了一个旅游包,就去往了偏南边的旅游区。

    并且今天也不是什么节假日,加上这处旅游景点不是什么度假圣地。

    一路上不堵不挤。

    江苍步行了大约半个钟头,走走绕绕,就按照隐约提示,来到了这处景点附近的树林旁边小道。

    一眼望去。

    两侧四周没有什么护栏之类,这条小道上前后也没有人。

    江苍看到,便进入林中,走上个二三百米,等到入眼皆是树枝繁茂,就找个地方把旅游包往树缝里面一藏。

    小件元物装到了口袋里,双刀匕首是携带身上。

    最后再打量一番附近,检查一下自己所携带的东西。

    当确定真没人跟来,以及自己也准备妥当之后,才走到几颗大树的交叉处,坐在了一颗半米高的大石头侧面地上,一边调整劲力,一边等待迷雾降临。

    而按照记忆。

    江苍是隐约记得‘第三次迷雾’降临这里以后,是覆盖了方圆一里左右,挨着了旁边的旅游景点。

    迷雾持续时间,是一天。

    和上个世界的迷雾时间差不了多少。

    如今,就是不知道里面元能世界持续的时间是多久。

    而随着时间过去。

    等到中午十二点整,迷雾降临,遮掩四周树木的时候。

    早已调整到巅峰状态的江苍也没什么耽误,就从树下站起身子,开始在雾中开始计数,来回走过附近。

    一直等到大约300个数后,一扇虚幻大门出现身前。

    江苍轻车熟路的走上前去,轻敲三下,猛然推开。

    一瞬间。

    当自己一步踏入的时候,景象瞬变。

    出现在自己附近的是大山林景。

    伴随着头顶的清澈蓝天,自己就身处于这片连绵的山脉当中。

    只是当江苍朝前望去,却看到二三百米外有一个落座山边的小村子,村子百米外是一圈小山峰。

    村子门口还有一辆面包车停着,但是停的有些不端正。

    如今正有三个大汉在后面吆喝推着。

    估计是轱辘陷到了泥地里打滑。

    同时,江苍正在打量附近的时候,还有三个模糊提示在自己脑海中出现。

    自己大约规整一下。

    其一,是元能出现时间。为‘四十天后,方圆五百公里内会同时出现三颗元能。’

    其二、字迹任务,‘茶叶和酒,好像是交给村里的某个人’

    其三,身份记忆。大致是自己身为前面村庄里的人。

    但是这次更具体一些,记录着‘自己’是七八岁流浪到了村里,被村长‘孙老头’带大。

    只是在自己八年前考上高中的时候,就告别了这里。

    到了如今,已经有八个年头没有回过这个大山沟里的村子了。

    因为在身份记忆里,‘自己八年前读高中、大学到如今上班的地方’都离这个村子有千百公里远,加上转车太麻烦,路又不好走。

    孙老头也是心疼钱,更觉得人折腾,就不让江苍回来了。

    反正让江苍听来,就是有点太不地道了,‘自己’八年都没回来。

    而自己能有这么详细的身份。

    江苍仔细想了想,八成是和这两件元物有关系,才会让自己一开始接触一个‘势力。’

    和第一个世界类似,都像是‘送机缘’的?

    江苍思考到这里,感觉自己应该才对了。

    说不定这‘茶叶和酒’,就是拿来赔这八年罪的。

    只是有点太便宜了。

    但不管怎么说。

    自己这‘上学、上班的八年当中’,倒是能很好的掩饰自己会拳术等等的一系列问题。

    而等三项提示全部捋顺清楚以后。

    江苍就感觉自己有点冷。

    是因为这天气温度约莫在十度以下,零度以上。

    估摸着是已经到了冬天。

    而自己却只穿了野狼皮、练功服,是太薄。

    但对于自己2.3的体质来说,短时间内还能承受,不会影响自己的巅峰状态。

    因此。

    江苍活动了一下四肢,再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暖和了一些,就接着朝前面的村庄行去,准备先连着元物任务,找个暖和的衣服再说。

    “走嘞!”

    而随着‘呼呼’的车轮摩擦土路声。

    等江苍来到村口的时候,亦是上前几步,过去和那几位大汉搭把手,就把那车子给推了出来。

    “谢谢啊师傅!”

    几个大汉笑得憨厚,连忙道谢。

    但等他们一见江苍大冬天里穿这么薄,还又背着两把刀鞘,倒是惊异了一下,可还是指着车门道:“去哪啊师傅,捎您一程?这天冷,您穿这么薄别冻着了。”

    “就前面。”江苍一笑,抬脚就走进了这不大的村子,接着向村西头的孙老头那里走去。

    且一路上。

    坑坑洼洼的道路,加上寒冬腊月的,除了几个小孩子疯着在相互追着跑以外,街上也没几个人。

    江苍路过一家老旧小卖部,勾头通过窗口看了一眼墙后的点子挂表,看到时间显示为‘2016年、十二月’

    再往后的数字,就被窗口挡着了,看不清楚。

    反正这天冷成这样了,也差不多到了十二月底。

    尤其这世界和现实中的年份相差不大,更是个好事。

    起码熟悉。

    只是。

    等江苍向着孙老头家走的时候,倒是看到前面有个中年妇女和青年从院中走出,说着一些离奇的话。

    “李嫂说的山里闹鬼是真的吗?”中年妇女挎个菜篮子,“我听说她说是山神发怒,找到了阎王,打开了天地两隔,把鬼给放出来了!”

    “哎呦!我的亲妈!”青年无奈的笑了,夺过了菜篮子,“这都啥年头了,真要有这么大的动静,咱们这早就被上头包了。那天分明是晴天霹雳,地壳运动嘛..”

    青年说着,看到背着两把刀鞘的江苍走过来,是猛然愣了一下,觉得这人有点不对劲!

    但是他随后回忆一下,想着自己虽然在村里没见过江苍,可又隐约觉得江苍相貌熟悉,便一边拉着还要再说话的母亲,渐渐向着村外走去,又一边小声解释道,

    “妈!你这话不能乱说啊,街里乡亲的听到会笑话咱们家的..”

    话语越来越远。

    江苍听不清楚以后,也没有再偏着脑袋听,而是又走上了百米,来到了一户人家的院子外面。

    ‘哗啦’而这时的院子里正有一名健壮的老者,在水井边打着清水。

    江苍望了几眼,忽然笑了,隔着院子喊道:“孙叔,正忙活着呢?晚上吃啥?”

    “江苍?”

    孙老头猛然回身,水桶‘噗通’落到井里。

    但孙老头却没有在意,反而朝着院外的江苍打量几眼,忽然笑骂道:“小兔崽子还知道回来?”

    “您老别闪着腰了。”江苍走进院内,接过孙老头手中的活计,打上来了一桶清水,“这不是回来了,还给您带东西来了。”

    “回屋说。”孙老头看到江苍穿着这么薄,就责备的拉着江苍,进了院内的屋子。

    一进门,一股泥土的腥味传来,和家乡的味道一样。

    孙老头则是又快步走里屋,翻腾了一下衣柜,

    “几年前的衣服,你也不知道能不能穿着,你先凑着着,我一会去镇里给你再买几身。”

    孙老头说着,拿着几件厚衣服出来一比划。

    土的掉渣,九零年的赵少都不会穿。

    江苍见了,倒是随便挑了一件穿上。

    “还行!”孙老头打量几眼,从桌子上拿起了一杆烟枪,添上烟丝,点上,嘬了一口烟,“八年来学的咋样了?背上是刀?”

    “就那样。学了点武。”江苍把酒和茶叶都拿出来,“您尝尝,专门给您带的。”

    “别给我套近乎。”孙老头脸色一板,但又猛然一笑,放下了烟枪,把这瓶酒给收下了,“要是换成其他人来了,给我送东西,这叫受贿!滚他犊子的!老子拿火柴棍烧他!”

    孙老头说着,把茶叶又推给了江苍,“大碗茶喝习惯了,这好茶沫子,给‘老道’吧。尤其是这天冷了,就别出去了..”

    “不出去了。”江苍望着孙老头干裂的双手,也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

    但也能想象到身份记忆里的‘自己’,定然是和孙老头的感情非常深。

    而孙老头看到江苍接过茶叶,则又拿起烟枪,解释着老道的事情,“你才出去上学,咱们村里就来了一位‘道长’。是有真本事的人!写的一手好字,还通天文、知地理,是个奇人!”

    孙老头一句话说完,又板着脸道:“所以啊,别以为天冷让你在家,是让你玩的!我可告诉你,你既然回来,那还得学!让你送茶叶,就是让你和道长学本事的。放心,我给他说一下,他会教你的。”

    ‘道长?’江苍琢磨了一下,没吭气。

    因为自己发现‘草人’出现提示了,隐隐是‘五日后、村东头。’

    而孙老头也没多解释道长的事情,就拉着江苍去远处镇上吃喝一顿,庆祝大学生回来。

    下午。

    江苍则是说着在自己镇上找个朋友,实则拿着几克元物金子卖了。

    换了钱。

    江苍又硬捞着孙老头,给他添了几件衣服,一箱好酒,没多贵,几百块钱。

    顺便还在附近镇里买了点药材,配好了药膳。

    晚上就在孙老头家里住着,等着那位道长。

    往后几天。

    江苍还发现自己没有遇到‘开门见红’的任务。

    反正每日就是和孙老头唠唠家常,又在不大的村里转转,挨家挨户的聊聊天,都熟悉熟悉。

    毕竟自己是这个村的人嘛。

    没有任务,总得找点事干。

    一直等大约五天时间过去。

    在第六天中午。

    伴随着小雪飘落。

    在院内练拳的江苍,才听到那位道长从附近城市里回来的消息。

    也是这一日下午三四点。

    雪花渐渐变大。

    江苍就把草人别到了明显的裤腿口袋那里,又拿着那袋茶叶,在孙老头的催促中,自己一人去村东头拜访了那名老道。

    而老道也许是才回来。

    等江苍来到这处院落门口的时候,正看到一名身穿道袍的中年,此时在院内整理着自己的行李,任由雪花落在自己身上。

    再一仔细望去。

    江苍看到这些行李是桃木剑、祭祀台,黄纸、纸钱,还有一个半人大小,摸着腮红扎着发辫的女纸人,它好像是在望着天空中的雪花。

    “嗯?”

    同时,在江苍刚瞄向老道的时候。

    年龄约莫五十左右的老道也在同一时间回身,猛然望向了院外的江苍,让江苍一瞬间有一种‘危险’的感觉!

    且这种感觉还是来自于自己的‘野兽感知!’

    危险程度已经到了自己的手掌快要放在火焰上一样!

    会随时受伤!

    但江苍也有隐隐的感觉,加上眼睛神通观测,觉得这老道就算是真的‘修真者’,可自己只要近身,应该不会输于体质‘1.3’的老道多少。

    “是江苍吧。”

    而老道询问江苍的时候,认出了来人是友非敌,则是脸色转为笑意,让江苍的危险感觉顿消。

    “外面冷,进屋说。”他说着脚步一转,如常人一样上前几步打开院门,“不然冻着你了,孙老头又该说我了。”

    “多谢道长。”

    江苍道谢一句,目光不偏不倚的进了院子,路过那一堆行李,又在进门之前抖了抖身上的雪花,才一步踏入老道的家里。

    礼数是做的非常正,挑不出任何毛病。

    “道长,这天气过来叨扰您了。”江苍抱拳一礼,目光无意一观,瞧见道长家就一张石床、一个矮木桌子,还是在床上放着的。

    “没事。”老道回身再仔细瞅了江苍两眼,琢磨了一下,才又道:“孙老头让你跟我学艺的事情,三年前就对我说过很多遍了,我也同意了。只是你一直没有回来,还在外面上学,这事就一直耽搁了..”

    “但是。”老道摸了摸到胸口的胡子,“老道我行事一生,嫉恶如仇,杀过人,除过鬼。不知道孙老头给你说了没有?”

    ‘除鬼?真是修真者?’江苍一听,心里琢磨了一下,其实想说‘孙叔什么都没说,但您现在都说了。’

    可是。

    江苍也不知道这看似不简单的老道是什么意思,就顺着点头道:“说了。”

    “好。”老道点头,“那咱们不说外话。”

    老道话落,坐到了那头床边,“人死有几魄不知道,但我能留住一魄,让他们没说完的话,对我讲。而我会向他们的后人转述这些话。说完,我就忘了,不惦记人家的家事。”

    老道说着,望向了江苍,“所以我经常和死人打交道,能感觉到你也杀过人!而你又气息端正,杀得与我一样都是恶人..”

    老道说到这里,话语一顿,又猛然一问,“可对?”

    “对。”江苍没否认,反而正正方方的抱拳一礼,“江苍杀多少人不记得了,约莫有百数吧。”

    “好!”老道笑了,“说得好,杀得也好,没骗老道!而我也教不了您,您也是师傅,咱们平辈论交就可!”

    老道让礼请江苍过来坐,又给江苍倒了一杯茶,就突然换了个话题,指着江苍裤腿处别着的草人道:“这个小人有点意思。老道能不能看看?”

    “您请。”江苍没二话,很爽快的把草人交到了老道的手里,又顺手拿起了茶水品着。

    而老道拿近草人一瞧,前后反转了一下,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又向着任由自己打量草人的江苍问道:“江师傅..如果方便,您能说说这个小人哪来的?”

    “朋友送的。”江苍放下茶杯。

    “朋友送的?”老道咦了一声,忽的笑了,“送您草人的那人,是个贵人!”

    老道说着,站起了身子,回了江苍之前的礼数,“而您这物件有股灵气劲,像是活的。”

    “活的?”江苍话语一顿,起身回了一礼,又借着屋内灯光打量了草人几眼。

    说实话。

    自己真没见什么诡异离奇。

    但这草人既然是元物,又经历这么多修复,最终到了这位看似‘修道者’的手里。

    那任谁听来,这定然都是好东西无疑!

    只能说,自己道行不够,还看不出来。

    “你知道‘钉头七箭书’吗?”

    而老道捏着草人,不待江苍说什么,就解释着一种和草人类似的‘法宝’,

    “‘钉头七箭书’是陆压道人的一幅书稿。”

    老道按着草人比划了一下,“其中就记载了一种异术,为‘钉头七箭’,是结一草人,书人姓名,头上一盏灯,足下一盏灯。而《封神演义》里面的‘金仙赵公明’,就是被钉头七箭书杀死!”

    “七箭书?”江苍反问一句,“您说这是杀人的物件?”

    “只是比方。”老道大手一摆,又打量草人几眼,“而看你这小草人的模样,应该是保命的物件,替身草人。”

    “您说的有些玄乎了。”江苍对老道的话语记归记,但没有乱答,而是又换个问题道:“道长会驱鬼,还看,那江苍有个问题,是想问问那封神演义里面的人物是真的?世上真有神仙鬼怪?”

    “对,有鬼怪。”老道裹了裹头顶的发簪,“而且凡是有说道家事的书籍,我基本都有看过。如封神演义,就是我小时候看的,心里向往那万般法宝,封神之战..”

    老道眼神带有向往,但说到这里又笑了,“但没用。天上地下的宇宙初开,都是瞎胡闹的事!可也正是看那,才让我脑子一热,学都不上,就去修道了..”

    “有幸的是。”

    老道笑得很开心,“我还真拜对了祖师爷,得了点和鬼说话的本事。虽然远远比不得封神演义里的神仙,但也算是让我知道世上真有人道、地道、天道!”

    “那您是有真本事!”江苍抱拳,又望着草人,还没说话,老道又接上了。

    “这草人有意思,我帮您找办法修补一下。”老道不知道是看在孙老头的面子上,还是茶叶的份上,或者是平辈朋友帮忙,反正他话语中全是真诚,“老道也想看看修好以后,这物件是什么样的。是不是真如书上所描述的法宝一样。”

    “有劳您了。”江苍抱拳。

    “您客气了。”老道虽然是帮江苍的帮,但却同样回礼,感觉也是江苍让他见到了一个新鲜宝物。

    可也在礼落过后。

    江苍还没和老道闲聊一会。

    随着‘嗒嗒’脚步声从院外传来。

    孙老头小跑进了院内,站在老道的窗户边摆手道,

    “果然都给这儿!”

    孙老头笑了笑,又隔着窗户朝江苍道:“江苍,刚才门口来了几个开车的,看着像是有钱人!我想着你去过大地方,见得市面多,应该能和这些人打交道,就专门过来叫你招待他们一下,别丢了咱们村面子!你也多认识点人,将来好找工作,不能总在咱们这瞎疙瘩里待着!”

    “您这话说的..”江苍刚应一句,倒是瞧见孙老头说完就走。

    于是,江苍又望向了老道抱拳,“道长,孙叔对我有恩,话都开口了,那我告罪先去一趟,草人就给您留这了,您多保函。”

    “好。”老道说了一句,望着出门的江苍时,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越来越不对味,就突然朝着刚出门的江苍喊了一句,

    “别去山上!”

    “山上?”江苍脚步一顿,心里寻思了一下,想着这是元能世界,肯定会在前几日见红以后,便猛然转身,回到了屋内。

    因为自己也是第一次见到老道这种‘奇人’,难不保人家一句话,自己就能少受点罪!

    要知道这世界好似真有鬼怪,不是两刀一刃就能杀穿的!

    “道长,山上有什么..”江苍抱拳望向老道,又忽然想起了自己才来到这个世界的事,再道:“我前几天回来的时候,倒是听说山上前一段发生了怪事..”

    “没事。”老道表情又静了下来,摇头,“道听途说、人老胡说。”

    “您没乱说。”江苍抱拳走到近前,“您给个信,我心里也紧。”

    嗒..

    老道转着杯子,看了抱拳的江苍几眼,过了一会,突然压低声音,“江师傅,咱们才认识,我要说让您杀人的话,您会不会心里不对味?”

    “您讲。”江苍抱拳礼不动,“江苍虽满手血腥、但亦会洗耳恭听,更知是非对错。”

    “好!”老道看到江苍信任自己,不作废话、抱拳还礼言道,“如果他们是为了异象来的,要去山上,江师傅就跟着。要是路上他们有别的心思,或是要害您,您就杀了!”

    老道摸了摸草人,“救命稻草需要心头精血凝练。这不管人道、地道,上天自有公道。会用恶人命、换侠义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