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捡到一本三国志 > 第0154章 张奂之策

第0154章 张奂之策

 好书推荐:
    而切里撤率领羌人勇士,急急忙忙的赶回部落的时候,却看到了安然的牧民们,正在挥手向他们问好,众人惊愕,不解的望向了切里撤,切里撤也是茫然的看了片刻,方才有些极其败坏的问道:“父亲,你欺骗了张将军?欺骗了你的儿子?”,羌人首领无奈的叹息道:“我并没有。”

    “鲜卑与汉朝要开战了,我们不能再待在这里了,我想带着部落迁徙,是将军怕你不走,才故意那般说的!”

    切里撤面色通红,咬着牙,额头更是青筋暴起,他猛地便纵马回身,首领大惊失色,连忙叫道:“你想干什么?你要去哪里?”

    “将军待我不薄,这种时候,我是不会弃将军而去的,我要去找他!”

    “那我们呢?你的部落,你的亲人,你的爱人,难道要我们这些老弱独自去迁徙麽?”首领大叫道,本来已经准备要离开的切里撤,忽然又握住了缰绳,有些犹豫起来,转身,看着那些安安静静望着他们的亲人们,愣了片刻,说道:“好吧,我会随同部落迁徙的....”

    而这个时候,鲜卑大军已经进入了北地诸多郡县之内,在这里,他们受到了极大的阻碍,因为这里靠近长安,是大汉极为重要的军事要点,这里的城墙在历代皇帝的加固之下,极为高大,极为险峻,这里不同于幽州,幽州,并州,远离长安,没有那么被朝廷所看重,可是这里是长安外最后一道屏障。

    而长安,又是大汉古都,这里的高达三四丈的城墙让这些来自草原上的鲜卑勇士们目瞪口呆,尤其是伊尔趿更是震惊的问道:“怎么会有这样的城墙?汉人真是懦弱啊!!这....张奂老匹夫若是待在城内,我们要怎么去消灭他?我们这数万大军,若是没有辎重补充,可坚持不了太久啊!”

    一旁的矻力颏鄀这才叹息着说道:“我早就告诉你了,这里不是幽并,这里是汉朝的中心,你还想去打长安,长安的城墙若是不比这里的城墙高出两丈,我便拿自己去喂狼!”,伊尔趿这才沉默下来,没有言语,矻力颏鄀又说道:“我们进入北地郡也有数日了,可是没有见到张奂的身影,我们最好是做好戒备,我觉得,他已经靠近我们了!”

    “哈哈哈,靠近我们?若是我有这样高大的城墙,我才不会出去呢!”

    “所以,你不是张奂啊...”矻力颏鄀低声说着,便派出斥候四处探查,又将军旅分成了三股,以免在受到袭击下引起部队的大混乱,而且,这样的分开,也能随时通过几支军旅来包抄敌人,从而全灭,而这样的分化,也确实给远处正在远远跟随他们的张奂带来了不少的苦恼。

    他皱着眉头,正在思考,而身边的司马,对他更是恭敬异常,此刻,张奂在他面前恍若神人,这位神人,急行军四五日,到达了北地,却没有声张,而是通过观察马粪,行军的痕迹等,开始跟随在这支敌人的身后,甚至,他还通过马粪的数量,质量,以及灶火,行军痕迹之类,得到了对方的数量和很多的资料。

    鲜卑那两位大将,在这位老人面前,恍若婴儿般无力啊,被他完全玩弄在手掌之间,跟随了四日,硬是没有任何的察觉,反而张奂是对自己的敌人越来越了解,张奂又在一处下了马,认真的观察着地面上的马粪,笑着说道:“看来,连续的急行军,让这些家伙也有些受不了了,哈哈哈,很好,今晚,当破敌!”

    听到张奂如此坚定的说着,尽管他们只有不到三千的人马,司马也没有半点怀疑。

    他令士卒们停下来休歇,等待夜晚。

    士卒们心里也知道,主将是让他们做好最后的准备,当有一场恶仗,可是,对于张奂,他们简直就是盲目的崇拜,不禁没有半点的畏惧,反而都有些跃跃欲试,张奂笑着,坐在士卒们之间,与他们一同休歇叙话,又一同进食,到了傍晚,他看了看身边的司马,低声说道;“你可以在四里之外的草地上纵火,越大越好,定要让那些家伙发现!”

    司马有些呆愣,说道:“我们不是要奇袭鲜卑麽?为什么要在无人处纵火?”

    张奂朝着他笑了笑,说道:“你照办便是!”

    司马领命,张奂则是率领诸多骑士,在此等候,过了片刻,又在张奂的命令下,纷纷上马,等待接下来的大战,张奂领着他们,缓缓到达了那草原的西边,没过多久,那位司马率领几个士卒到达,又四处放起火来,在他们刻意的纵火下,四处猛地都燃烧起大火来,一片火海形成在草原之中。

    而夜间正要准备休歇的鲜卑大军,在夜间自然是很容易便发现了远处的异常,矻力颏鄀有些紧张的站了起来,而伊尔趿朝着那边望了望,笑着说道:“那边发了大火,没事的。”,伊尔趿摇了摇头,说道:“这时,草原都是湿草,哪里会起这么大的火?我想,那里大概是有张奂所部!”

    “什么?张奂?是不是他无意造成了大火?”

    伊尔趿有些诧异的问道。

    “张奂治军极严,定然不会这么简单,我想,那里或许是有埋伏,他在等着我们进攻呢,令士卒们戒备吧,我们只要牵扯住他就好,不必过去!派出斥候去周围打探!”矻力颏鄀有些镇定的说道。

    张奂则是率领部众等待了许久,看到没有什么异常,不禁大笑起来,说道;“看来,矻力颏鄀还是长了些心思,若是他急行军赶到这里,我军以逸待劳,他们操劳久矣,定然能够一战而破敌于此!可惜,可惜啊!”

    一旁的军司马有些无奈的说道:“可惜了我们这场大火啊!”

    “哎,我的疲兵之策,他们是没有办法的,就算他们不来,他们今晚还能好好休息麽?哈哈哈,他们定然是派出斥候四处打探,你去率领一些军中精锐,把他们的斥候给杀了,人头绑在马头上,给他们送回去!”张奂在一旁冷冷说道,军司马点了点头,率领一部善与骑射马术的军中精锐,便飞奔而去,而张奂则是大摇大摆的率领众人在此休息。

    疲兵之策,攻心之策,可惜啊,若是我手中有一万骑兵,我哪里还需要这些雕虫小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