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叫大丈夫 > 第六十三章 栽赃(第二更)

第六十三章 栽赃(第二更)

 好书推荐:
    063

    胡宗宪是在一片群情汹涌中来到校场的。

    此时,沈郁被愤怒的吃瓜群众们包围了,要不是军士们拦着,估计已经被一人一口分尸。

    当然,在这种危急时刻,他依旧是面带微笑地昂然而立。

    不过,落在吃瓜群众们的眼里,他这叫“用微笑掩盖惊慌”,想要故作镇定。

    胡宗宪看着那个军士,他双手捧着糕点,露出一张薄薄的纸片,头低着,将东西奉了上来。

    取过糕点,那军士正待转身回转,却听到胡宗宪道:“留步。”

    “大人有何吩咐?”军士脚步迟滞了一下,转过身,一脸恭敬。

    “你叫什么名字?”胡宗宪温和地笑着,“两次查出舞弊,足见你认真用功,本官会为你好好记上一笔功劳。”

    吃瓜群众们轰然叫好。

    居然是同一个人啊,揪出来沈郁这个祸害,的确该赏。

    “贱名王四,大人谬赞了。”

    王四的头越发低了下去,恭敬的样子又圈了不少粉。

    胡宗宪颔首致意,不再多言,转而看向沈郁:“沈茂文,你有何话说么?”

    “大人,学生冤枉。”

    “哦?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搜出这等物事来,你还能冤在何处?”

    两人一唱一和,倒真像是要公开审问一般,看得吃瓜群众们兴奋不已。

    沈郁不慌不忙,指着书箧道:“大人是知道的,学生为证清白,入场前已先将书箧内的物事一一交由大人看过了,里头的糕点,每个底下都有印字,写的是‘沈’字。”

    还有这一出?

    细心的吃瓜群众已经发现了,那名叫王四的军士已经面色发白。

    果然,胡宗宪点头道:“是有此事。”

    “那大人且看你手中的糕点,一样么?”

    胡宗宪察验了一下道:“字是有字,可却是个‘张’字。”

    “不错,学生上一次带的糕点,底下印的就是‘张’字。”沈郁笑道,“这可就奇了,莫非学生对张家的糕点尤为念念不忘么?”

    已经有反应快的吃瓜群众琢磨出滋味来了:敢情这所谓舞弊的糕点,居然是这个军士栽赃?

    王四立刻跪下,哭喊道:“大人,属下也冤枉啊!虽说大人之前察验过书箧,可这途中呢?万一这位郎君后来又悄悄放了块糕点进去,又如何能知道?”

    沈郁微笑。

    对方的表现正一步步掉入自己预设的陷阱里头。

    “这个嘛……”胡宗宪道,“本官一路命两位资深的捕快尾随其后,直到进校场,可以问问他们路上有否动手脚。”

    王四隐约觉得不对,怎么对方像是算好了似的,处处针对自己的辩解?

    两位捕快到场,分别证明沈郁并无什么动作后,吃瓜群众们的眼神已经彻底变了。

    如果说,沈郁舞弊威胁的是一时公平的话,那么,军士的栽赃可就关系到所有人的科举了。一旦此事风行,那么,但凡有什么仇家的,大可以在这种事情上做手脚,令人一辈子不得翻身。

    沈郁笑道:“如何?这位大哥,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王四咬了咬牙,忽然狰狞笑道:“一伙的!你跟胡知府是一伙的!对,就是这样,你们系出同门,狼狈为奸,所以胡知府才要包庇你!这是枉法!我要上诉!”

    沈郁看他的眼神有些怜悯。

    既然算到他会耍赖,又岂能不防这一手?

    “此事,就请陈同知作个证吧。”胡宗宪摇摇头,叹息道,“本官与沈茂文乃是同门师兄弟,自当避嫌,又岂会专断?”

    陈同知陈虬,是胡宗宪的副手,堂堂的正五品官员,由他作保,自然是有相当可信度的。

    毕竟,胡宗宪初来乍到,不至于已经连一府的二把手都已经笼络到肯为其圆谎的程度了。

    陈虬的表情很是复杂。

    他当然希望胡宗宪跟沈郁确实是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甚至,自己现在只要出口栽赃,两人就都逃不过了。

    奈何他真的是个堂堂正正的清官,干不出这种下作的事情,胡宗宪应该也是认准了这一点才放心请他出面作证。

    当他出口证明的瞬间,吃瓜群众们再一次哗然。

    而王四已经面如死灰,显然,做出这种事情的他,没有一丝生机。

    胡宗宪的神色冷了下来:“带走!”

    然后转身道:“此事,本府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还我永嘉府科场一个朗朗乾坤!同时,也正告心存侥幸之徒,若有不法,一律严惩不贷!”

    ……

    “茂文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可喜可贺。”结束科考,张炳晨笑着同沈郁贺喜。

    不知为什么,现在的沈郁相当畏惧张炳晨的笑容,总觉得里头藏着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哲学内涵。

    “这话还早,也不知能不能中呢。”

    “以茂文的才华,自然是手到擒来来。”张炳晨说着,压低了声量道,“听说,那名军士被抓后不久便中毒身亡了,此事,胡知府很是震怒,正在严查……”

    沈郁心中一凛。

    显然,自己惹到的这个对头能量不小,连知府要讯问的人都能不知不觉地暗杀,显然在永嘉府渗透极深。

    但是,他似乎也没有什么结怨的仇家啊,更不曾惹到这种级别的大佬。

    这让沈郁颇为郁闷,对手在暗他在明,各种手段都不知该向谁使出,相当憋屈。

    而且,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如此活得小心翼翼,那也太不痛快了。这次是在科考上陷害,那下次呢?会不会进一步威胁到身边家人亲人朋友的生命安全?

    正锁着眉头,只见一个衙役来道:“沈郎君,留步,知府大人请你过去一叙。”

    沈郁点点头,跟张炳晨告了个罪,便去了。

    他大致能猜出来所为何事,无非就是跟他通报下那个王四的情况,以及跟他保证定会揪出后头的黑手来,否则,胡宗宪这个师兄也忒没面子了。

    果然,一见面,胡宗宪就懊丧道:“茂文,那王四待我回府衙,便身中剧毒而亡,想从他口中问出幕后指使者也就落了空,哎,你说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