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叫大丈夫 > 第四十五章 引荐

第四十五章 引荐

 好书推荐:
    045

    县衙。

    沈郁的脸上带着谦恭的笑意,杨岳的眼里充满了欣赏的神情。

    “杨大人明察秋毫,雷厉风行,实乃我大楚一等一的顶梁柱。”

    “沈郎君年少有为,精通实务,不愧为罗阳新一辈的好二郎。”

    这种商业互吹俩人都很熟稔,各种但凡有良知的人听了能钻到地洞的不要脸对话一套一套地往外甩,不仅不带重样,还能直接变成对联。

    乍一看,他们应该是惺惺相惜,彼此敬重的死党,事实上,各自都在心底骂了一声“呸”。

    “就你也配?”

    不约而同地感觉自己一身演技不能棋逢对手,委实可叹可惜。

    沈郁是亲自来送一千两银子,以便落实海瑞的事情的。

    “不过,沈郎君呐,京城一向米贵,这一千两银子看个风景还行,若想登堂入室,那是门都找不着啊……”

    杨岳装模作样地叹着气,沈郁哪里不清楚他的意思?什么米贵,无非就是说自己送的银子还不够,办不成事情罢了。

    “哦?那……京城到底米贵到了何等地步呢?在下从来足不出户目不窥园,这方面委实孤陋得很。”

    杨岳没有正面回答,反而开始陷入追忆:“记得那是十年前,本官还在京城,年关的时候,天降大雪,有一个人牙子在路边叫卖。我看其中一个男子委实被冻得可怜,就买了下来,花了足足三千两……咳,老了,喜欢讲旧事,跟你说这个干嘛?”

    沈郁心里一片清明。

    说这个干嘛?还不是为了暗示自己得花多少银子么?

    人标价标的清清楚楚的,从人牙子手中买个仆役都要三千两,更何况是海瑞这种县官?你要给少了,等于是暗示海瑞在你心目中还不如人牙子手里的仆役。

    当然了,沈郁不会白目到去追问杨岳,十年前还只是个县里小官的他哪来的一掷千金的豪气,可以花三千两买仆役。

    “若能登堂入室,便是万两白银又有何不舍?”沈郁一脸的向往之情,“不怕杨大人笑话,草民如今正潜心苦读,为五月的童子试做准备,最终也不过是想去趟京城赶考,体验一番御街纵马的滋味罢了。”

    两只狐狸默契地笑了起来。

    杨岳要更为吃惊一些,沈郁是个十六岁的少年,这份谈吐应对居然比在官场摸爬滚打多年的老官僚还圆滑,他敢打赌,被自己搞下去的那个海瑞绝对没这种功力。

    莫非,有人天生就是做官的料子?

    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沈郁在暗示,自己将参加童子试,海瑞的事情上,银子没问题,可以给一万两,不过,童子试需要得到他的保证能通过。

    对于暂时坐领罗阳的杨岳而言,这不是什么难事。

    童子试本就是科举里头最为宽松的一关,基本上,分数与名次只由县令说了算,而在大部分人只要文字通顺过得去就能晋级的情况下,也没什么人去理会个中的不公平现象,除非是有意一路夺魁,达成六案首成就的那种变态。

    笑盈盈送沈郁出门,杨岳回来便道:“取笔墨来,本官要上书京城!”

    “京城?”

    徐良族狐疑道:“你有这么大能耐当初又为何会被干掉?”

    如果沈郁在场,一定要大吃一惊。

    因为坐在徐良族对面的男子正是罗阳县前任的县丞——陈王良!

    “你可知我犯了何事被海瑞拿住了把柄么?”陈王良似是冷笑又似是愤怒道,“贪赃五十万两白银,手中人命上百条,冤狱几十。”

    徐良族做梦都没想过,当个县丞能这么潇洒,不禁露出佩服的神色:“哪条都够凌迟处死了。”

    “不错,但我却安然无恙活了下来。”陈王良颇为自负道,“若非证据确凿,我没准还能反告他海瑞罗织罪名,诬陷于我。可惜……”

    徐良族心有戚戚焉:“莫非是你京城里那位的关系?”

    陈王良颔首道:“如何,肯做否?”

    咬咬牙,徐良族重重地点了点头:“干了!”

    朝中有人好办事,更好做官呐,这种大腿,一定要抱得果断。

    “痛快!识时务!”陈王良激赏了一句,面露笑容道,“你绝不会后悔这个决定的,因为,我要给你引荐的人,乃是当今内阁首辅——徐阶!”

    “你真没骗我?”这下轮到徐良族不淡定了。

    内阁首辅徐阶,公认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并且对当今圣上有从龙之功,当初正是他力排众议,确立了如今天子的皇储地位。

    这种人,只要不造反,可以说是没什么办不成功的。

    而陈王良居然夸口说能把他引荐给徐阶?

    不怪他会怀疑,因为这情况就好比后世冒出来一个三无人员跟你说有途径让你认识zong理一样,不是疯子就是骗子。

    但结合陈王良犯了那些事还可以安然无恙来看,这又极有可能是真实的事情。

    试问除了徐阶,还有谁能够有这么大能量把这些罪行给淡化?

    “有亲笔信为证。”陈王良拿出了一封书信。

    “我又不认识徐阁老的字……”徐良族嘀咕着,还是乖乖拿过来看了,越看眼睛瞪得越大,直到最后无法继续,浑身发抖起来,指着陈王良道:“我这县丞的位置……是……是……”

    “没错,是我给徐阁老的建议,不然,你这种资历,怎么可能压过去海瑞的提名?”

    徐良族一脸的后悔:“枉我一直以为是那间宅子的关系呢,还被沈郁借机骗了……”

    “他骗你,你也可以找他弱点下手。”陈王良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老夫听说,他开了个酒坊与你争生意……”

    说起酒坊,徐良族就暴跳如雷:“也不知他从哪儿得来的方子,居然比我家的酒好喝许多,罗阳县的生意都被抢光了,否则,何至于来找你?”

    “老夫还听说一个消息,此次的单子里,他那元平春便是入选的贡品之一。”陈王良道,“你若有办法让他交不了贡品,惹了皇宫里的人,下场如何,自不待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