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富明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招揽之险

第一百一十八章 招揽之险

 好书推荐:
    尤其是在陈四四和苗秋即将大举来犯的时候,来了这猛人,简直是前世几辈子修来的福报!

    若是四下无人,宋兴定会仰天大吼,“天不亡我!”

    稍稍平复了激动的心情之后,宋兴给休六打了个眼色,后者会意,走到门口把哥几个都招呼过来了!

    这一切,自称曹炳的男人完全无视,他的眼里只有自己的老母亲,即便是在屋里,也只给老母亲掰碎馒头、喂水!

    “大哥哥,你也吃一点儿,让我给婆婆喂!”可可从来都是热心肠姑娘,从桌上拿起一个馒头,半蹲在地上说道。

    男子看了可可一眼,然后又看了看老母亲,这才点了点头!

    他的确也饿了,不等宋兴招呼,自顾自的拿起馒头大口的吞咽,一口气吃了七八个馒头,这才喝了一杯茶!

    宋兴左右看了一下,自己的人都在,这才缓缓开口,“曹总兵,曹文昭将军、、、、”

    话还没说完,被识破的曹文昭“蹭”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探手捏住了宋兴的脖子提了起来!

    “唰!”

    “唰!”

    早就有所戒备的祝三和林七八同时出手,拔刀砍向曹文昭的后脑!

    “滚!”

    曹文昭俯身躲刀,同时后踢,刀还没砍下来,祝三和林七八已经被踹到了墙角!

    “嗯?”祝三和林七八这速度已经够快了,但是连人家的衣服都没挨上,就飞出去了,可见这速度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休六一咬牙,拔出匕首切向曹文昭的捏着宋兴脖子的手腕,此时的宋兴已经脸色涨红,即将陷入昏厥!

    “唰!”

    休六的匕首刚刚挥起,原本属于祝三的那把刀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甚至切进去了一些,鲜血直流,但不危及性命!

    几乎就是一瞬间,三个战斗力最强的已经倒下了!

    反应稍后稍迟钝的高十七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知不是打架的料,一大步冲到宋兴身前,两手抓住曹文昭手指,使劲儿掰,可他用尽全力,也未能动曹文昭一根手指!

    万三全和丘八刚要扑上来,曹文昭转身看了一眼,两人当即止住了脚步,万三全甚至一个屁墩跌坐在地上,丘八虽然没跌倒,但是也一脸的惊恐,退了两步,靠在了墙上!

    这是充满无限杀意的眼神,这是从尸山血海中淬炼出来的死亡气息!

    “别伤我哥哥,求求你别伤我哥哥、、、呜呜、、、”本给婆婆喂水的可可看到如此变故,惊慌之下,垫着脚,够不着曹文昭的胳膊,只能是死死的抱住曹文昭的大腿!

    曹文昭不为所动!

    “婆婆,婆婆,求你了,你说句话啊、、、”

    可可哭求曹文昭无果,又跑到了老婆婆身边!

    “别伤人、、、”老婆婆开口了,虽然声音不大,但是曹文昭松手了!

    “咳咳、、、”宋兴瘫坐在椅子上,过了好半天,才咳嗽了两声,总算是还活着!

    “你就算杀了我们几个,你能杀得了院子里的所有人吗?我从来都认为一生都未曾战败的当朝第一武将居然是个对平民肆意杀戮的人,如此行为,连流寇都不如!”

    “一身武艺,不能为国征战,却苟且偷生,我若是你,早都一头撞死了!”

    “堂堂七尺男儿,连老母亲都养活不了,让老人家跟着你颠沛流离,挨饿受冻,你算是什么男人?”

    “你、、、、、”

    打,是绝对打不过曹文昭的,别说他们几个了,放眼整个大明朝的官军、贼寇,就算上山海关外的建奴,有一个算一个,单挑能打赢曹文昭的,估计不超过五指之数,而且,几乎都是建奴的人!

    但是说,那可是秀才的强项,虽然宋兴是个冒牌秀才,可他这幅口舌,也不遑多让!

    前一句,宋兴几乎引爆了曹文昭的杀心,若不是老母亲不让他杀人,就算宋兴有十条命,也都死透了!

    但他不傻,知道曹文昭心底的软肋是什么,果然,后两句话一出,曹文昭的杀心全无,看了老母亲一眼,底下了头,显然他自己也很内疚自责!

    “我什么?我虽然是个破落秀才,但是我能让我妹妹吃饱穿暖,我能让杨家沟的老百姓娶的上媳妇,能让无依无靠的老人们有饭吃,让他们生存下去,不像你一样,孔武有力,却落得乞讨为生,你以为你伸手就能借到钱?”

    “、、、、、”接下里,宋兴一口气儿骂了小半个时辰,曹文昭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因为每一句,宋兴都戳中了他的软肋!

    “你要杀我,我挡不住,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会让杨家沟的人照顾老母亲的,至少,粗茶淡饭能让她老人家不再颠沛流离!来啊,动手啊!”

    前面一席话,虽然都是占了曹文昭孝子的便宜,虽然有道德绑架的嫌疑,但是也说的过去,但最后这句话,可就有些飘了,明知道曹文昭这个时候绝对不会动手了,还特么装出了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虽不是读书人,但是比读书人还要“可恶”!

    “还不谢谢人家!”老婆婆的确是受不了逃荒的折磨,一路上,他们也找过一些大户人家求收留,可人家不要啊!

    这兵荒马乱的年月,谁敢要来路不明的人,曹文昭一个人尚且罢了,还带着一个随时都要伺候的老母亲,地主老财家也不愿意白养活一个啊!

    再者说了,曹文昭虽有一身武艺,不敢展示,也没有其他的本事,人家也看不上他!

    良久,曹文昭仰天叹了一口气,双手抱拳,“文昭谢过公子,方才多有得罪,也是身不由己,还请多多包涵!”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曹文昭何尝不是如此!

    现在有机会安定下来,他内心是接受的,老母亲也是愿意的!

    “呵呵,没事,没被掐死,就万幸了,赶紧扶老母亲到炕上,我们谈一谈如何?”前面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至少,曹文昭已经对他们没有杀心了,也有安定下来的意思,后面,就好办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