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 第2104章 不如叫山鸡好了

第2104章 不如叫山鸡好了

 好书推荐:
    “方展博?方进新的儿子?你怎么会招惹他?奶奶不是告诉你们不让你们骚扰方家人吗?你难道想气死奶奶?”丁孝蟹听到这个马上火了,丁蟹坐牢没出来,丁家现在就这一个长辈了,丁孝蟹绝对不想惹奶奶生气。

    “老大,是我被打了啊!”丁益蟹委屈极了,被方展博打了一顿不算,回来还要被老大骂,“而且也不是我招惹他的,他当着我的面说要让老爸去坐牢啊,老爸在宝岛坐了那么长时间牢,好不容易快放出来了,难道你忍心让老爸流落在外,回不了香江?我忍不住才和他动手的,没想到……没想到……”

    丁益蟹不好意思说下去了,难道要说自己五个人打一个还没打赢么?他当年也是和丁孝蟹一起在街头打拼出来的啊。

    “你怎么会遇到他?他现在在干什么?他真要让老爸去坐牢?”丁孝蟹的脸色马上严肃起来,而丁旺蟹和丁利蟹看到老大这幅神情,立刻收敛了神情,认真听了起来。

    他们俩现在一个是律师,负责处理社团的法律事务;另一个是医生,除了给忠青社受伤的社团成员看病之外,还负责开发软性毒品,为社团开拓财源。

    “老大,方家现在似乎又发达了,我今天原本去观塘工业园找哪家电子厂,谁知道方展博那小子也去了;哇,大哥,这小子还开着平治、带着女秘书,就好像中环那些大富豪一样,气派可足着呢,好像是真发达了!”丁益蟹挨打后还找了附近的人打听情况。

    “怎么可能?听奶奶说玲姐刚申请上公屋,这么快他就成大富豪了?”丁孝蟹下意识说道,虽然方家和丁家有颇多恩怨,不过这些恩怨都源于丁蟹,和贱婆婆无关,再加上小时候相处过一段时间,所以方婷平时经常会去庵堂看何贱,何贱也从她那知道了方家的近况,然后把这些消息告诉了丁孝蟹,想着让丁孝蟹去回报方家当年对他们的恩情。

    然而丁家几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想法,说得多了,丁益蟹反而起了逆反心理,所以一见方展博就想收拾他,没想撞到了铁板上。

    “是真的,我都亲眼看见了,我们看好的那家电子厂也被他买下了,大哥,要不我去防火把这家厂子烧了吧!”丁益蟹现在可是憋屈的不行。

    “烧,烧你个头啊!你也不想想,那不是荒郊野外的破工厂,那是十几层的工业大厦,你烧了他们,楼上楼下的工厂就全完了!闹出这么大的事,条子会发疯的!”丁孝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怒骂,“而且奶奶知道了肯定会气坏的!”

    “这件事先放一放,我先找人打听下他们现在的情况,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打算让老爸去坐牢;如果不是,那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要是他敢,我绝对饶不了他!以老爸的性格,就算我们不让他回来,他肯定还是会偷偷跑回来!”现在距离丁蟹出狱没多少时间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这件事。

    丁蟹在香江还挂着通缉令没有撤销,一旦回到香江,被人举报的话肯定会坐牢,所以丁孝蟹在宝岛买了房子,想让丁蟹待在那里别回来;但是以他对丁蟹了解,丁蟹肯定不愿意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宝岛。

    而一旦丁蟹回到香江被警察抓住,要是方家人出来作证起诉他的话,那丁蟹几乎肯定又要坐牢了,说不定还会被判决死刑。

    当然,自从1966年开始,由于英国已经废除了死刑,所以香江尽管在法律上保留了死刑,但所有被判刑的死囚,都会一律自动由英女皇伊利莎白二世赦免,改为终身监禁;看就算是终生监禁,丁孝蟹也不愿意承受。

    他们兄弟四人从小就没了母亲,然后父亲远逃宝岛,只剩下他们四人孤苦伶仃,因此丁孝蟹格外看重家庭,为了一家人能团团圆圆,他什么都愿意做,所以他才会在方家提起诉讼之后,亲手将他最爱的方婷从楼上丢下去。

    “以后,没我的话,不准你再骚扰方家!有什么消息马上告诉我!”又警告了丁益蟹一番,丁孝蟹开始拨打电话,让人搜集方家的消息了。

    “哦,我知道了!”丁益蟹耷拉着脑袋,他这顿打算是白挨了。

    沈隆的资金到位之后,李家兄弟就立刻忙碌起来,联系供应商购买设备和元件,组织工人进行生产,拿着新生产出来的游戏主板去向那些街机厅的老板推销。

    沈隆也不干涉他们的正常经营,只是排出一名可靠地财务经理来管理公司的日常账目,顺便和李家兄弟聊聊电子业未来的发展趋势,面试几个高级人才,督促他们尽快成立研发部门,自己研究新的游戏。

    剩下的时间就带着阮梅开车在香江街头到处晃悠,一边寻觅发财的机会,一边寻找能帮自己管理社团的人才。

    这天路过铜锣湾的时候,沈隆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于是让司机停车,“阿梅,你先坐车回公司去吧,我有点事情。”

    “哦,知道了,那老板你今天还会不会公司啊?我下班了要不要等你?”阮梅乖乖地问道。

    要,最好是一块儿和我去酒吧玩,当然,沈隆知道阮梅肯定不会答应,所以也就没开口,最近这段时间俩人的关系虽然增进了不少,可还没到这一步,摆摆手让她准时下班。

    阮梅走后,沈隆在路边找了家摊子坐下,点了一份干炒牛河,然后慢慢地等着,不一会儿两个烂仔就过来收保护费了,沈隆招招手把他们叫了过来,他俩看着沈隆穿着的高档西装,手腕上戴着的劳力士,有些紧张,不过依旧做出一副什么也不怕的样子,“干嘛啊,有事赶紧说,我们还忙着呢!”

    “你们叫什么名字?”沈隆笑眯眯问道。

    “我叫赵山河,这是我大哥陈浩南!”俩人中瘦小的那个说道。

    “你又瘦又小,那有山河的气势,我看不如叫山鸡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