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觉醒——不朽的灵魂 > 第七十六回 观战

第七十六回 观战

 好书推荐:
    想到这里,霸王双拳一紧,“砰砰”两步跨出,饿虎一般飞身扑向了申包胥和花木兰的所在。

    申包胥原本不痛不痒的跟花木兰耗着,只等霸王被飞卫射翻后,再三人合力拿下花木兰。岂知半途杀出个荆轲,当即便知要糟,可他也不敢放下花木兰去追荆轲,能否追上姑且不说,就算追上了,即便能缠住荆轲,但花木兰也一样能追着飞卫杀,他擅长力与技的集合,可论速度,却远不及花木兰和荆轲。

    于是,他将希望寄托在了谢安和飞卫身上,希望他俩能想到办法同时制衡住霸王和荆轲。不过希望归希望,现实归现实。从荆轲第一招刺向飞卫开始,己方的另两人便完全乱了阵脚,别说制衡对方两人了,便是这两人联合起来能不能保住飞卫的性命,都打上了问好。

    至于霸王……申包胥正想到这里,便陡得听到一声怒吼:“吼!——”

    天色顿时暗了下来,一个巨大的身影如乌云般遮住了朗朗晴空,挟着“呼呼”得劲风从天而降,看威势,若不小心应对,就这一下便能要了他的命。

    申包胥不敢怠慢,手上猛一发力,逼退了花木兰一步后,脚下猛得一踏,向后激退两步。

    “轰!——”巨影砸下,顿时将刚才申包胥所站的位置砸出个大坑。花木兰反退为进,轻轻一跃,站到了霸王肩头。两人一上一下,看着申包胥。

    申包胥看了看地上的大坑,咧了咧嘴:这尼玛咋打?

    “上。”花木兰不二话,从霸王肩上腾空而起,率先出手,自上而下发动了进攻。

    霸王见花木兰动手,也不甘落后,一步踏出,一拳直愣愣朝着申包胥扫来。

    申包胥知是生死关头,深吸一气,重刀一横,朝着霸王迎面扫来的拳头劈了去,同时,身形再向后退了一步,以期避开花木兰的长棍。按他的想法,先用重刀逼退的霸王的拳头,再半躲半架应付花木兰的来袭,应该不成问题。

    可是,他一开始便想错了,霸王,不是躲的人。

    “嘭!”霸王似乎看不见那刀一般,根本不为所动,一拳重重砸在刀上,拳头如万斤巨石一般,连着重刀带着申包胥的人,一并砸飞了去。

    “你!”花木兰剑眉一皱:这个大蠢猪,你把他砸那么远,我怎么够得着?唉,没办法,谁让他是霸王呢,哪会管什么配合?花木兰撇了撇嘴,长棍一点,人已化作一道靓影,射向了被砸飞的申包胥。

    霸王也没想到申包胥这么天真,居然硬接了自己一拳,这下可好,一下被砸那么远,搞得自己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话说申包胥那边,没想到霸王下手居然这么黑,刚第一回交手,便被拍苍蝇般拍了两丈多远,好歹自己也同为力量型的觉醒者了,居然一点面子没给留。

    他也不想想,先前霸王被谢安和飞卫吊着打,本就憋了一肚子火,现在好不容易遇上个能够得着的对手,那还不铆足了劲来一下?更何况,虽然同是力量型选手,可那毕竟是霸王,那个千军万马都不可逆其行的霸王,他会看得上你一个人和你一个人手上握着的那一柄刀?

    就地滚了两圈,卸去大部分力后,申包胥迅速站起身来,胸口和胳膊还有点酸,应该是刚才挨那一下的后遗症,不过还好没受什么伤。

    眼见花木兰已杀到身前,而霸王也跟在花木兰身后急追猛赶,申包胥知自己根本无法以一敌二,当即大声喊道:“鱼玄机!你还等什么呢?!还不快出来帮手!”

    “鱼玄机?”花木兰心中一闪:怎么?对方竟还藏着一人?

    确如她所料,此时,鱼玄机正悠闲的躲在暗处,看着场上的五人厮杀,根本没打算出手。

    原本,她只是怀着好奇的心态,义务帮申包胥和飞卫等人找到霸王所在,顺便看看这个传说中最男人的男人,究竟是个什么样。岂知一见之下,发现霸王就是一个木呆呆的大直男,顿时大失所望,没了兴趣,自然也就不愿参合进去了。

    听见申包胥道破了自己所在,鱼玄机便从暗处摇曳着性感的身躯走了出来,看着在场的人,冷哼了一声:“哼,你们打就打呗,管老娘什么事?老娘就是来看热闹的!”说完,还打量了花木兰一眼,似乎也看不上这个穿得正经八百的女将军,最后才又将目光投向了那个大个子。

    “威猛倒是挺威猛,就是脑子不好使,唉……”鱼玄机摇了摇头,居然劈开腿,就地坐了下来。摆出一副谁死谁活都完全不关老娘事的姿态。

    鱼玄机刚走出来时,花木兰还留了个心,现在见鱼玄机是这么个态度,顿时放心了不少,长棍也毫不停滞的缠上了申包胥的刀。

    霸王也终于赶到,看了眼犹自坐在地上玩石头的鱼玄机后,又是一拳砸向了申包胥。不过,这次霸王学聪明了,避免又将申包胥砸飞了去,这次选择了从上向下砸。

    申包胥那个憋屈啊,原本以为鱼玄机会帮忙出手,虽然不知道她本领咋样,但多一个人,好歹也能分散对方的火力,现在可好,这娘们儿跟啥事儿没有似得,居然自己搁那儿跟自己玩儿上了?!

    “锵!”重刀刚卸开了花木兰的一记突袭,“嘭”得一声,连人带刀便被霸王一锤锤翻在地滚了好几圈,差点没被打断气。

    “不行,得先应付霸王。”申包胥发现霸王的拳头太硬,根本扛不住,于是便调整了下战略,将主要精力和力量放在招架霸王上,可这样一来,花木兰的长棍就拦不住了。

    只见一根长棍在花木兰手中被舞成了九条龙一般,劈,点,扫,弹,切,抹,刺,挑,如打地鼠般,招招追着痛点来,怎么狠怎么打,怎么快怎么打,怎么准怎么打。

    “啪!”申包胥的腋下挨了长棍重重一挑:“哎呀!”

    “啪!”腋下还没缓过来,小腿梆子上又挨了一棍:“我擦!”

    “啪!”话还没骂出口,粗壮的脖子又被平平扫中,疼得申包胥直咧嘴。

    这边申包胥虽然被打得够呛,但也只是皮肉之苦,霸王虽强,毕竟徒手迎刀,又经验有限,每每有致命的机会,都被申包胥躲了开去。花木兰虽技艺精湛,怎奈对上申包胥这种猛将,杀伤力不足。所以虽然以一敌二,可一时半会儿申包胥还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另一边却又是另一番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