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真龙 > 第199章 超级流窜犯

第199章 超级流窜犯

 好书推荐:
    结束了修炼,心事重重。

    “你没事儿吧?”姚秦好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秦尧笑了笑,心道或许是自己多疑了。龙魂显然一直在帮助自己变强,怎么会对自己形成威胁呢。只不过身体里面多了点非可控的存在,换谁都会心里发毛吧,适应了就好。

    这段时间里,愤怒之主也始终没有对大家出手,估计也是忌惮了孔维泗和宇文星海的联手。而大家背后的断龙石却越来越薄弱,那个洞口半个小时之内肯定可以打通了!

    只要将通道打通了,真以为大家会逃?笑话!到时候孔维泗和宇文星海杀进来,大家配合一起来一个关门打狗,非得把愤怒之主这老孙子给抓住!

    然而就是这个时候,一个人忽然悄悄走——确切说是爬了过来,竟然是魇魔!

    被愤怒之主吞吸了大部分的血气之后,她已经离死不远了。因为她的身体已经和常人差不多,而常人的体质无法承受魔魂的强大压力。

    可以说愤怒之主等于是杀了她,只是下手没有那么干脆而已。

    刚才愤怒之主一直堵着通道口,魇魔当然想过来也不可能,还不如趴在地上装死,免得被愤怒之主回过神来再杀了她。直到现在愤怒之主已经去了山洞深处,她才寻机爬了过来。

    “牠走了,你们还在这里傻等!”魇魔气喘吁吁地说。她对大家显然没一点好感,但却对愤怒之主充满了恶意。

    秦尧他们顿时一惊——走了?王八蛋,大家在这里死撑到这时候,就是为了活捉愤怒之主呢,眼看都已经要成功了。

    秦尧大恼:“你不是说这山洞只有两个出口,而且都被断龙石堵住了吗!”

    魇魔艰难地点了点头:“但是石棺下面有个简单的通道,通往对面断龙石的外面。那时候你们连石棺都打不开,等石棺打开时候意味着愤怒之主出棺了,所以当时对你们来说,那个通道根本没意义。”

    她说得也没错,当时大家对石棺一筹莫展,所以不能算是一条通道。

    而现在愤怒之主眼看着自己的爪牙全无,实力又无法达到巅峰,偏偏外面赶来了孔维泗和宇文星海……这么多的条件凑在一起,牠不走更待何时?

    “追不追?!”姚秦有点着急。

    秦尧按住了她的情绪:“咱们这才侥幸逃生多久,你就又飘了?要不是背后有孔伯父和宇文前辈的保护,咱们都得完蛋。现在追上去,而且又在那狭窄的棺底通道,等于是去送死。”

    除非等背后的断龙石通道打开,让孔维泗和宇文星海带着一起去追才算稳妥。只不过,那时候已经是半小时之后,愤怒之主肯定跑远了。

    魇魔:“我可以把对面通道出口的大体位置告诉你们,你们可以让圣教的高手围堵一下。堵住的可能性不大,只能说尝试一下。”

    消息给了孔维泗,这就简单了。虽然不是执法者部门的,但他这样的圣教大佬一开口,整个圣教的可抽调人员都行动了起来,连受伤之中的朱云从也得给面子。

    秦尧他们倒是清闲了,静等着通道打开。

    看着勉强坐起来、捂着脑袋头疼不已的魇魔,宇文述学叹道:“是不是很怨恨那个负心汉,竟然吸干了你的血气。”

    秦尧:“搞不懂这些魔族大佬都是什么玩意儿,当初暴食之主也是这德行,试图霸占魔侣媚魔的宿体。”

    魇魔苦笑:“魔族如同人族,魔心类比人心,都是最不靠谱的东西。”

    你现在才醒悟已经晚了。

    不过在生命最后的时刻,她也交代了整个事件的大概——

    他们确实和公孙兄弟有勾结,而且就是让公孙兄弟作为内应,通过朱世铎来掌握圣教方面的所有行动。可以说,圣教也好、遗族警方也罢,乃至于猎人公司方面的一些部署,人家天理会早就知道了。

    至于绍延峰到火葬场吞吃死人心脏,其实也是一个局,反正公孙兄弟随时通风报信。那地方没有警方派驻的人员,而且距离市区偏远、距离北部山区很近,只要警方一旦行动,公孙兄弟一个电话过去,绍延峰就能及时撤离。

    所以当时警方和秦尧他们出动到半路的时候,绍延峰就“非常警觉”地溜掉了。

    至于说绍延峰故意现身,则是为了吸引圣教、遗族警方乃至猎人公司的觉醒者都杀过去。一来可以趁机干掉一批,比如公孙兄弟联合梁小刀他们杀死了朱世铎等人,还有伏击朱云从等人。二来,趁机把公孙兄弟陷害小须弥山僧人的事情,嫁祸栽赃给秦尧等人。

    秦尧打断了魇魔的话:“他们为什么要杀害那么多小须弥山的僧人?”

    魇魔一愣:“他们杀了很多?不对啊,他俩说只是在麟城杀了一个叫慧成的僧人,夺取了他的图腾笔,为的就是陷害你和猎人公司,让沸沸扬扬的小须弥山案件的黑锅扣在你们头上。”

    不可能!至少秦尧当初就从公孙兄弟的身上,找到了一个叫慧定和尚的图腾笔。

    这说明公孙兄弟虽然天理会合伙儿,但却根本没有与之交心,重要的秘密依旧有所保留。

    而现在,孔宰予在石头后面说了,公孙兄弟已经一死一脑残,没有了调查的价值。

    刚刚确定了公孙兄弟和魔族勾结、并且暗害小须弥山僧人,但线索却由此断掉了。

    这是多么背的运气?

    “那么公孙兄弟做这些事是为什么?”秦尧蹙眉,心中好多疑问,“而且就凭他们两个,也不可能杀死十好几个僧人,而且他们在很多案件上面都没有作案时间。”

    疑问很多,但魇魔也不清楚,她毕竟不是天理会的真正核心,或许愤怒之主才会有所了解吧。现在魇魔的时间不多了,秦尧也不便在她不熟悉的事情上过多浪费时间。

    魇魔继续说:“另外绍延峰故意出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伏击了圣教执法者之后,吸引更多的圣教高手前来,包括猎人公司的觉醒者能来也更好。你们都傻乎乎地跑进了这片山区,到时候只能被愤怒之主不停地袭击。说到底,牠会成为一个恐怖的猎人,而你们都是猎物。”

    试想一下,一个上等嫡裔的强者潜伏在黑暗之中,而且牠对这片山区已经经营熟悉了几百年,那将是何等可怕?打得赢就打,打不赢退到山洞里面,谁能找到?

    愤怒之主又不可能想到,绿加黑竟然误打误撞找到了牠的洞府,而且又巧合地告诉了白加黑。没有这一因素的话,圣教和猎人公司只能傻眼,在这里傻等货傻转。

    在这种形势下,来得觉醒者越多,愤怒之主可以吸收的强者也就越多,实力也就变得越强!

    魇魔:“苏醒之后,牠对血气的选择就比较挑剔了。我这样的上等嫡裔对牠而言还算有点用,但更弱的就没多大用处了。真正用处最大的,还是真裔级的强者。”

    所以牠需要吸引更多真裔级的强者来到这片山区,一个个的诱杀,最终实现牠自身实力的暴增。

    魇魔:“吸收九个真裔强者的血气之后,牠就有可能打破真裔境界的天花板,完成至强突破,触碰神圣境界。到时候除了教尊,恐怕没人能是牠的一分钟之敌了。”

    竟然把这片山区当成了狩猎场,吸引大批强者源源不断地杀过来!

    而且这种想法很容易成为现实,至少截至目前才一天时间,不就已经吸引到了韩大爷、朱云从、孔维泗和宇文星海四位真裔了吗?而且现在朱云从受伤,孔维泗亲临,想必圣教将会派出更多的真裔级高手前来呢。

    韩大爷怒了:“好狂妄的家伙,当我们真裔遗族是大白菜吗!”

    秦尧咕哝:“别人是不是还不好说,但作为真裔境界里的弱波一,感觉您老人家确实有点像大白菜。”

    面对受伤的愤怒之主,你都怂成那样子了。

    总之愤怒之主的计划很可怕,成功的可能性也非常大。牠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绿加黑竟然早就发现了牠的洞府,又告诉了白加黑以及秦尧等人,最终导致牠的魔魂和真魔之躯非但没有完美融合,反倒让真魔之躯受伤颇重,而且那么多的手下也都死了个净绝。

    回想一下,还挺可怕。

    只不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能说牠点子背。

    秦尧:“对了,据我所知前些天你们到龙城之前,愤怒之主还受了伤,导致体重都严重下滑了,怎么回事?”

    魇魔:“这你都知道?功课做得挺细致。没错,当时我们在麟城遭遇了一个很强的真裔级强者,愤怒之主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受伤之后仓促逃离。据愤怒之主猜测,那个女高手可能是失踪多年、最近才露面的‘玄妖’宋慈音。这个女人太强了,输给她也不意外。”

    咦,想不到宋老师竟然来到东一区了。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到这片山区,甚至直接到龙城学院去找秦尧。

    秦尧:“那么现在,假如圣教没有在出山通道口堵住愤怒之主,你认为牠会去什么地方?”

    这种可能性事实上非常大。

    魇魔:“应该会躲在暗处,到处找上等嫡裔及以上境界的遗族进行偷袭,拼命吸收他们的血气,促使牠自己实力的暴增吧。”

    这么说,这家伙会成为遗族世界的一位超级流窜犯,专门对强者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