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男人都是孩子 > 第三十五章 男人的演戏

第三十五章 男人的演戏

 好书推荐:
    方山木种地养花是一把好手,茄子、辣椒、西红柿、黄瓜、丝瓜,都长得无比茁壮,一到丰收季节,硕果累累,足够一家人食用了。花草也是,不管是难养的君子兰还是好养的罗汉松,或是独具风情的秋海棠,都长势良好,点缀在院子里,一年四季花开不断。

    而现在,院子一片死寂,菜地荒废了不说,花草也死了大半。盛晨不会种菜,她从小在城市长大,对种地完全没有兴趣,对养花也提不起动力,并且也没有相关知识。方山木不常回家之后,她开始时还照顾一二,时间一长就疲倦了,要么忘了浇水,要么懒得施肥,慢慢就都死掉了。

    有方山木在,家里多了不少生机。他一走,似乎连生活的颜色都带走了。盛晨有时也不无悲哀地想,人和人的气场果然不同,即使是夫妻,一家人,也各有各的优点和不足。像她,对家务和做饭、理财非常喜欢,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变着法子可以为一家人做出各种好吃的饭菜,但对于种地养花以及养猫养狗,就完全没有兴趣,也没有天赋。

    不过对于理财,她就比方山木更有远见和规划。

    除了种菜和养花之外,方山木还喜欢小动物。这一点,儿子很随他。

    方山木曾经养过一猫一狗,狗是边牧,猫是折耳猫。他在的时候,也是怪了,一狗一猫像是两个跟班一样,随时守候在他身边。他一不在家,就会时刻跟随在儿子身后,就是不理她。

    为此,方山木和儿子还经常嘲笑她,连小动物都讨厌她,可见她有多烦人。她也就是笑笑,其实内心清楚自己,她确实从小就不喜欢阿猫阿狗,不但不喜欢,还有几分怕狗和讨厌猫。

    冷战后,方山木回家渐少,狗和猫都有几分闷闷不乐,每天守候在门口等他归来。后来久了,就将心思转移到了儿子身上,儿子回家,它们才高兴。儿子不在,它们也懒洋洋的没有活力。她也试着去喜欢它们,喂它们,逗它们玩,但总是耐心不足,实在提不起兴趣。而它们似乎也能感觉到她并非出自真心,也很少回应她伪装的喜爱。

    方山木为狗猫起了很平庸的名字——狗叫平安,猫叫喜乐,但自从方山木回家越来越少之后,狗猫都无精打采了,确实少了平安喜乐的氛围。

    到底方山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回家越来越少的呢?盛晨坐在院中方山木经常坐的椅子上,双手托腮,呆呆地望着越来越深的冬天,不由眯起了眼睛……应该是从她认识江边之后!

    本来她和方山木之间恢复了信任,她不再对方山木的行踪时刻关注,并且也不再要求方山木必须几点回家超时必须向她汇报等等,最主要的是,她相信方山木不会背叛她和家庭,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丈夫和爸爸。但自从认识了江边之后,一切就又改变了。

    和江边的认识,源自一场聚会。

    是方山木公司组织的聚会,可以携带配偶出场,方山木就带上了盛晨。盛晨原本不太想去,家里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完,以及儿子的功课她还要检查,并且还要筹备儿子的生日宴会,等等。但方山木强烈要求她前去,还说她多出去走走,见识一下他现在的同事关系,以及认识一下他的朋友们,她应该会对他更放心。

    好吧,盛晨理解了方山木的良苦用心,就欣然赴会了。她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身材依然保持得不错并且容颜不老的她,一出场就成为了众人的焦点。尽管方山木的助理孙小照青春美貌,其他女同事也不乏光彩照人者,但盛晨在众多芬芳之中,不但没有黯然失色,反倒散发出成熟女性的知性美,一时被无数人所围观。

    盛晨的心理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江边也是被盛晨的光彩所吸引,主动和盛晨认识。对江边,盛晨早有耳闻,也清楚古浩和方山木并不密切的关系。由于方山木对古浩的看法也连带影响了盛晨对江边的印象,她虽然没有拒绝江边的热情,但客气之中透露出了疏远之意。

    盛晨虽然对方山木出于维护家庭的原因颇多约束,但也不喜欢如江边一样管控自己丈夫如防贼一样的做法,毕竟以牺牲一个男人的尊严和自由来保证家庭的稳定,其实已经失去了稳定的基础。但让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在被江边一点点灌输女人必须掌控男人的一切的理念后,她不但再次恢复了对方山木的疑神疑鬼,而且还加强了对方山木的控制和约束,甚至还请人跟踪方山木,试图发现方山木出轨的证据!

    她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不相信自己丈夫的话,非要相信一个非亲非故的外人?

    平心而论,盛晨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或许是江边告诉她的有关丈夫背叛家庭的例子太多,其中有不少与她和方山木的情况类似,又或许是江边对古浩的防范以及古浩的所作所为让她意识到男人天生就有出轨的潜质,只不过有人只是想想而有人一边想一边付诸行动罢了。

    但往往人都会受环境影响,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方山木公司,据江边讲,出轨的男人有好几个,其中有两三个还是方山木关系最好的同事。方山木天天和他们在一起,听他们大讲特讲年轻貌美女孩的好,替他们打掩护,久而久之,经常在河边走的方山木不湿鞋才怪。

    不湿鞋就不是男人了。

    江边还以方山木和盛晨性生活的质量和数量来为她分析,初步得出结论,方山木肯定出轨了,如果不是外面有人,方山木不会对她兴趣大减,也不会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少。

    虽然盛晨也想过同样的问题,方山木的要求是比以前少了许多,但也是年龄增长的原因,身体机制在下降。在家的时间虽然不如以前多,是工作太忙担子太重,毕竟升了副总,事情更多了。但就算是在家里的时间比以前少了许多,家里的菜地和花草,依然被他照顾得长势很是旺盛。而且每次回来,他都第一时间为平安和喜乐洗澡,还喂它们食物。

    他对家庭投入的感情和热度,丝毫未减,家,还是他牵挂的地方和休息的港湾。

    江边却再三告诫盛晨,不要被方山木的假象所欺骗,男人在外面越花心,回到家里也越会演戏,他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心里愧疚而流露出来的表演,是为了弥补他在外面做下的错事。不是有个段子说,有个男人在外面每偷情一次,就觉得对不起媳妇,就会给媳妇买礼物。结果几年下来,媳妇收到的礼物比以前十几年都多了几十倍。

    盛晨慢慢动摇了,尤其是江边拿出了确凿的图像证据——方山木出差时,和助理孙小照同行,他替孙小照拉着行李箱,而孙小照抱着他的胳膊,二人俨然像一对情侣。

    尽管是背影,并且拍摄的角度不太正常,是从侧面跟踪偷拍,盛晨也问到了照片从何而来,江边的回答说是被她的一个朋友在外地无意中发现。她表面上不信,也想过为什么会这么巧被江边的朋友拍到,江边的朋友又怎么认识方山木?心中却有了裂痕,方山木在她心中的形象矮了几分。

    她拿出照片质问方山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方山木并没有如她想象一样惊惶失措,而是很平静很不以为然地笑着解释,当时他确实是和孙小照一起出差,也是他和她唯一的一次出差。他是替她拉行李箱,因为她在接男朋友电话。通话时没注意看路,差点摔倒,他扶了她一把……

    方山木的解释合情合理,盛晨信了大半,江边却不信。为了让盛晨弄清楚真相,江边特意找了个机会邀请孙小照一起吃饭。饭间,江边问到了孙小照和方山木出差的事情。孙小照立刻明白了什么,解释了一番。但是她的解释和方山木的说法有细节上的出入,比如她当时是在接听电话,但不是男友的——她还没有男友——是爸爸的,她也没有差点儿摔倒,而是有一辆行李车驶来,她没注意,方山木拉了她一把。

    盛晨相信了江边所说的“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气得几天没理方山木。方山木还不知道发生什么,回家后种菜养花,和儿子聊天,逗猫遛狗,硬是没察觉到盛晨在和他冷战。

    等他意识到盛晨在生气时已经是三天后了。

    一问才知道盛晨为什么生气,方山木比她更生气,告诉她如果孙小照说得和他的话一模一样,是两个人统一过口径。他当时压根就没注意是谁在和孙小照打电话,只是听她口气亲昵,还在撒娇,以为是男友。说她差点摔倒也没错,如果他不拉她一把,她肯定要被车撞上然后摔倒。

    方山木不明白为什么盛晨非要在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上非要纠缠不清,而且还是没有任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