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布衣天国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皇贵妃的口谕

第二百二十一章 皇贵妃的口谕

 好书推荐:
    第二百二十一章·皇贵妃的口谕

    行宫

    饶是这青城行宫不过是几件院落,也被徐亮识趣儿的分了个偏殿正宫,皇帝嘛,睡过再小的床也是龙榻,住过再小的屋子那也叫寝殿,

    不用妃嫔侍寝的时候,徐亮倒也是省心,把那安神香一点,便缓缓地退出了殿外。

    “舅舅!”

    王三从后面刚刚开口,就被他舅舅徐亮转头瞪了一眼,然后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紧接着朝着两旁的侍女使了个眼色,压低声音道:“陛下爷好不容易睡个早觉,你们手脚都给我轻着点儿,我就在那边办些事儿,有事及时告诉我。”

    “是~”

    俩小宫女儿朝着徐大公公躬身作了作手,听话的一左一右守在了崇正这寝殿的外面。

    而后徐亮转过身来朝着王三把眼角一挑,“那边说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绕到一处屋檐阴影的角落,徐亮警惕的左右看了看,确认四下无人之后,方才低声的俯到王三的耳边嘀咕了起来,说了约有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来盯着自己侄子,眼眸之中满是阴翳。

    “舅舅,这......这让我们动手?”

    王三的眼神看起来有些惊慌,像是被徐亮的话刺激到了什么神经一般,说话的嘴唇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徐亮面容坚定的点了点头,“这是贵妃娘娘的原话。”

    “这样看来,贵妃娘娘她已经是急不可耐了?”

    徐亮冷不丁的轻笑了一声,跟王三说道:“可不是嘛,我听说雍王在南边的已经是有所动作了,这不,贵妃娘娘肯定是为德王着急了呗。”

    西北夜里的寒风确实是有够冷的,冻得王三是直跺脚,他听完徐亮的话,在心里计较了一下,然后才开口问他:“舅舅,你打算就这么办了?”

    徐亮若有所意的瞟了王三一眼,“你是什么意思?”

    王三好像生怕是萧瑟的北风把自己的话吹走了似的,又往徐亮的面前凑了凑,

    “咱们这是要把宝全都压在德王的身上?”

    徐亮却是冷哼了一声,答道:“这种搏命的买卖,谁还没有两把刷子?不到最后的时候,谁能拿得准最后谁站在王京城里?”

    “所以舅舅的意思?”

    “先做事!然后把遗旨捏在手里,皇上的那套笔迹,我闭着眼都能模仿出来,到时候无论是德王还是雍王,但凡想要个明正言顺的,都得看我们的脸色。”

    “可是......”

    王三却仍旧有些担心:“这兰州城里可不止咱们一家儿,若到时候真的是雍王得势,都督府和伯爵府那边能一点儿动静没有?”

    徐亮倒是很是不以为然,眼神朝着城西的方向挑了挑,“你道他们还真是铁板一块?孙大都督一心为着德王我信,那个安逸心里装着谁谁能看的见?你我怎么知道雍王的手有没有伸到兰州来?再说了,到时候就算安逸也是德王的人,他跟德王可是没有血缘关系吧?德王能有多大的恩惠让他安逸死命的效忠而不去做雍王的从龙之臣?就算他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蜀王府考虑考虑。”

    王三点点头,应承道:“舅舅说的是了,不过听您的意思,好像是对雍王蛮看好的?”

    徐亮这下却摇了摇头,轻轻的出了口气,带着夜空中一阵的白雾飘散而去,

    “这种事儿咱们都别妄下结论,不到最后一刻谁都别小看谁,不然准吃跟斗。咱们现在算是这个大漩涡里距离中心最近的了,最危险,机会也最多。不用急着跟谁示好站队,只要能够耳听八方,在这儿稳坐钓鱼台,到头来自会有人找我们的。”

    王三听完一脸谄媚的拍了拍徐亮的马屁,“倒还是舅舅拿得稳啊!等到最后从龙功成做了那位极人臣的九千岁,侄儿可就跟着您沾光啦。”

    徐亮听着倒是很受用,双手往后一背,颇有些傲意道:“废话,不然我怎么当你舅舅?”

    他说完这话之后眉头忽然皱了皱,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又开口问道:“对了,你可有那李进的消息?”

    王三挠了挠头,想了一会儿方才答道:“有倒是有,不过都是些小太监传过来的,说这李进最近跟王京里的护国寺主持方丈走的挺近乎,又是捐银子又是修庙宇的,时不时还得空去念几通经文,旁的也就没什么了。”

    徐亮听得是一声冷笑,嘴角阴恻恻的朝上挑了挑,“老狐狸!怎么着?这是再给自己捐功德吗?哼,做给鬼看,鬼都不信!你继续让京里的人打听着,耳目不要断,我就不信他能一直藏住他的狐狸尾巴!”

    所谓捐功德,就是宫中尚还在供职的中下等太监们,趁着自己年轻力壮,能捞些或者能再多挣些个银钱的时候,择一处寺庙,捐钱捐物捐香火,等到了老了不能再宫中服侍的时候,便到自己所捐赠的这处庙宇里做个长老甚至主持,安度晚年,

    不过这些都是大部分低等级的太监为自己留的后路,他李进堂堂司礼监掌印太监,位尊可比首辅,就算是年老体衰之后,家中的银资也足够他的奢华富贵晚年了,何至于沦落寺庙?徐亮才不会信。

    “先不管他了,咱们先把手里的事儿办了再说。”

    王三应着点点头,接道:“好,我去班房那边看看,应该还有不少鹤顶红留在那儿,我去沾些来。”

    王三说着就要转头去弄那鹤顶红,却刚一转身就被徐亮拉住了,“站着!”

    “怎......怎么?”

    “没怎么,你去弄吧,到时候滴到皇上的茶杯里,只不过回头凌迟处死的时候,可别带上你舅舅我。”

    “那......舅舅意思?”

    徐亮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低声斥道:“没脑子吗?净想些个昏招。现在这个时候,疫病如此猖狂,这才是最好的手段!”

    他顿了一顿,朝着周围又警惕的瞧了瞧,方才接着说道:“太医院那边儿我是打点过的,到时候你过去找那顾总旗,就说是自己远房的外甥在里面,家里托你前去瞧瞧,到时候你弄个根银针只管弄些血来即可,旁的莫问。”

    “好!侄儿明白,明儿我便去太医院走一遭!”

    徐亮冲他点了点脑袋,却又很不放心似的拍拍王三的手背,叮嘱道:“万事小心!一定不能让人看见,一定不能让人看见!”

    “放心吧舅舅,那太医院里面的人一个个木讷的很,我心里有数!”

    ...................

    夜深

    安逸将床上的绣罗锦被轻轻的掩住柳思意凝脂玉般的肩背,俯下身来亲昵的在她微闭的美眸上吻了一口,惹得那修长的睫毛都是湿漉漉的,

    只不过刚才被从情深处送出来的小野猫现在已然是没有了一丝力气,趴在床榻上沉沉睡去,墨绸缎般的三千青丝随意披散在肩头,每一根发丝儿都透着癫狂过后的慵懒。

    安逸将绣床前的纱帘放下,却没有留下来欣赏这好一幅香艳的美人图,自己垫着脚步倒退而出,然后从外面把屋门轻轻掩上,

    “哥~”

    安欣的声音虽然是轻的不能再轻了,却还是从背后吓了安逸一跳,

    “你......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来的?”

    高慈懿见他慌的嘴都不利索了,也是忍不住的“扑哧”一笑,答他道:“我们早就来了,是你让我们晚些时候来找你的啊,现在还不够晚么?”

    说着他还若有所指的朝着安欣使了个眼色,安欣会意的掩唇笑了笑,然后凑到哥哥的耳边低声道:“思意姐的声音太大啦,我们只能在门口等你了。”

    “你!”

    “好好好,我们没听见什么都没听见!”

    安欣看哥哥作势就扬起了手掌,赶紧两只小手轻拽着耳垂讨饶起来。

    “行了,你们两个跟我来。”

    安逸也是略微无奈的出了口气,然后朝着后宅一指,带着安欣和高慈懿往前走去。

    这后宅有个书房,书房还不小,而且是那种正当间儿一个高坐主位、下面两侧则是两排客位的官绅人家设计,这还是柳思意最近让宁儿收拾出来的,刚好今晚就派上了用场,

    安逸带着他们两个进去之后,很出乎意料的没有坐到主位上去,而是拍了拍高慈懿的肩膀,往上一指,示意他坐上去。

    “哥,你这......”

    倒是妹妹安欣一脸的不解,望向安逸,

    安逸却没有接她话的意思,而是偏过脸看向了同样脸上表情惊讶的高慈懿,

    “王爷,风雨欲来,有些事情还是跟自己家里人说个清楚吧。”

    “王爷?”

    高慈懿听完这话,脸上的表情就趋于平和了,他偏过头又看了看完全被安逸的话弄得云里雾里的安欣,然后重重的出了一口气,迈开大步朝着主位上高坐而去,

    安逸脸庞上却是微微一笑,等着高慈懿在主位上坐稳之后,两步走上前去,一撩这下摆,俯身跪地,

    “静远伯安逸参见淮王千岁!”

    然后又转头看向妹妹:“欣儿,淮王殿下在上,还不跪拜?”

    安欣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一直跟她你侬我侬的阿懿竟然是......淮王!

    “民......民女安欣参见淮王千岁!”

    倒是主座上的高慈懿被这兄妹两个弄得也是好不自然,赶紧站起身来将二人扶起,

    “你看你们这是干什么呀?”

    安逸却笑着对他道:“有些事情还是早些知道了好,难不成淮王殿下要给欣儿做一辈子的阿懿吗?”

    此时安欣的脸上已经是开了酱料铺似的五味杂陈,一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顾低着头也不言语。

    看她这个样子高慈懿倒是心急了,一步走上前去欲要攥住安欣的柔夷,却没想到竟然被安欣往后撤了一步,躲开了!

    “欣儿,你......”

    安欣仍旧低着头,半晌才开口道:“阿......淮王殿下,之前你是不是说过,永远都不会骗我。”

    安逸在一旁不作声,只是静静的瞧着这两人,

    高慈懿当然是听出了安欣声音中的不悦,忙解释道:“是的,不过当时是有原因的,我......”

    “是不是?!”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安欣的追问给打断了,再抬起臻首的时候,高慈懿已然是看到她眼眶里面悠悠打转的那点晶莹,

    “我知道是我不好,可是......”

    “骗子!”

    安欣根本就没有打算听高慈懿的解释,而是冷冷的丢下了这么一句话,然后转脸就跑出了屋子,

    “欣儿!欣儿!”

    高慈懿见她往外跑去,便顺势就要追出去,却被一旁冷眼相观的安逸一把拉住了,

    他转头看向安逸的时候,脸上是又急又气,埋怨他道:

    “好歹叫你一声姐夫,你......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