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潜行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埋在地下几十年的毛瑟手枪

第一百四十六章 埋在地下几十年的毛瑟手枪

 好书推荐:
    今夜多云,天空中大片的云彩几乎遮住了全部的月光,只有那惨淡的月光从云层缝隙中投射下来,照着波光粼粼泛着黑水的江面。

    游船不足五米的地方,马龙露出脑袋,双脚连续来回踩水保持身体不下沉,他伸出右手擦了擦脸上,忍不住破口大骂:“真他么不道德,这个制造假酒的窝点一天不清除,他们早晚会把整个淮江污染的鱼虾不生。”

    喘了两口粗气,短暂的休息之后,马龙悄悄往游艇边上游去,游着游着,他突然注意到游艇甲板的位置有个黑影站在那里,马龙赶紧停了下来,只将两只眼睛和鼻子露出水面。

    就看见那人点了一根烟,蹲在那里玩起了手机,马龙静静的看着他,也没敢动,因为此刻四周非常的安静,一丁点的动静都会引起对方的警觉。

    马龙心中想着,等这人抽完烟,就应该返回船舱,可没想到这个时候又从船舱里面走出来一个人,他开门的一瞬间,马龙注意到,船舱里面灯火通明。看来这里就是东海酒吧制造假酒的窝点,八九不离十了。

    “这批货差不多快赶完了,等过几天我给光哥打个电话回家一趟,这边你先盯着。”

    “行,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还有事呢?”

    “一个月左右吧,我回家结婚。”

    “卧槽,那还是算了吧,你也别让我盯着了,我媳妇儿正跟我闹分手呢,你要一个月回来,那她不得躺到别的男人床上睡觉去?”

    “……你那个媳妇儿,不就是从广东过来的吗?玩玩就得了,咋地,你还打算跟她结婚啊?”

    啪!

    话音落下,那人不乐意了,猛的站起身将还未抽完的烟头仍在水里,不满道:“我媳妇从哪过来的,和你有啥关系?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媳妇干啥的吗?坐.台小姐出身,操……”

    “你特么再说一句。”那人也是气的不轻,伸手抓住了后者的衣领子。

    眼看两人要吵起来,马龙的内心宛若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妈蛋的,你们两个因为破鞋的事情吵个不停,能不能想想在水中还有一个瑟瑟发抖的我呢?

    叮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在这寂静的夜里显的格外响亮,马龙吓了一跳,急忙将脑袋潜入水中,以为是自己的手机,可转念一想,自己身上就一个裤衩,怎么会有手机呢,肯定是对方两人的。

    他再次把脑袋探出水面,接着便听到其中一个人接了电话,而另外一个气呼呼转身回了船舱。

    接着便听到那人对着手机说道:“光哥啊,没事,这里一切正常,你放心好了……我跟你说点事,过几天我想回家一趟把婚结了,家里催的急,哥,你找个人过来盯着点呗?……你说小飞啊?他得病了,阑尾炎,明天下午的手术,医院都安排了……嗯嗯,行,你让越哥发来一趟吧。”

    随后双方又聊了一阵,这才挂了电话。

    光哥?越哥?

    如果一开始的时候,听到两个谈话还有光哥,马龙还不怎么确定,但听到越哥,马龙心里就有底了,刚才那人接的电话,肯定就是韩光打过来的,而从这人打电话可以判断出,这里指定就是制造假酒的窝点。

    同时马龙的心中也在暗暗庆幸,幸亏自己提前动手,不然等几天付越来了,这家伙是个难缠的人物,事情也会变得相当费事。

    知道了这艘游船就是东海酒吧制造假酒的窝点,马龙开始返回。

    十多分钟以后,淮江支流边上,马龙拖着湿漉漉的身体上了岸,一直在那蹲着无聊抽烟的青年连忙上前问道:“看清楚了吗?是这里吗?”

    “嗯,就是这里。”马龙穿上了衣服,继续说道:“不过这事情有些难办,水里面太冷了,我怕你们受不了,早知道就准备一些潜水服了。”

    马龙说完这话,青年便“咯咯”捂嘴偷笑起来。

    “你笑什么?”马龙甩了甩脑袋上面的水珠,白了他一眼。

    “老威跟没跟你说,我们以前是干啥的?”青年反问道。

    “说了啊,咋了?”马龙没明白过来青年是啥意思。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我们是真实职业是啥?”

    “不就是盗墓贼吗?”马龙蹲下身来,浑身发抖,这会他已经有些感到冷了,一阵冷风吹来,身上水分的蒸发,吸走了他身上的热量,他点了一根烟,猛裹了一口,以此来驱赶身上的寒冷。

    “既然老威什么都给你说了,那我也就没有什么好避讳的了。”青年蹲下身来,摸出手机:“我告诉你,干我们这行的,除了要具备专业的盗墓技能,一些野外生存技能也是不可缺少的。”

    青年指了指淮江支流,脸上带着不屑:“就这还用什么潜水服?扎个猛子的功夫。”

    说完这话以后,青年拨打的电话也通了:“集合了,都来我这里。”

    等青年挂了电话,马龙脸上泛着疑惑,目不转睛的盯着青年:“你告诉他们具体位置了?”

    “告诉了啊。”

    青年明白过来,咧嘴笑了:“我们每个人的手机上,都安装了定位软件。”

    “原来如此。”马龙恍然大悟。

    大概十分钟以后,大力带来的人全部都到齐了,马龙指着江面不远处那艘游轮迷迷糊糊的大致轮廓,轻声道:“看到了没有,就是那里。”

    众人纷纷点头,接着又听到马龙继续说道:“游船上面的人恐怕不比咱们少,所以一会行动的时候,千万要小心。另外,对方手里可能有家伙。咱们这次的目标,是摧毁,让这个制造假酒的窝点,不能再继续运转下去,都明白了吗?”

    “明白,就这点活也别墨迹了,赶紧吧,干完活找个地方吃饭,我饿了。”

    大力心不在焉的说完,便开始脱身上的衣服,另外那些人也都开始准备下水了,一分钟以后,就看见十多个汉子,穿着裤衩子,在黑夜中,迈步朝江中走去。

    马龙先是叹息一声,感觉这帮人有点太不重视这件事了,不过随后转念一想心中也就释然了,这帮人是什么身份,那可是盗墓贼,他们连死人都不怕,怎么会害怕活人呢!

    跟在这些人的后面入水,马龙惊讶的发现,这些人的水性不是一般的人,连自己都望尘莫及,看来自己的担心真的多余。

    渐渐的,众人距离游船的位置越来越近。

    ……

    同一时间,距离江北烈士陵园不远的郊区,某处农家院。

    外面的小路上,一辆车身上贴着专修屋顶漏水广告的破旧昌河车停下,车子熄火,透过车窗,可以看到驾驶室烟头晃动,猩红的烟头映着男子的半边脸庞,不多时,男子拿出手机发了一个短信出去,随后车内陷入了短暂的平静与黑暗。

    三分钟以后,农家院门由于年久失修的原因,被人从里面嘎吱一声打开,胡子拉碴的张家涛穿着拖鞋,肩膀上披着一件半旧的西装走出,到了昌河面包车前,他敲了三下车窗玻璃。

    随后车窗摇下,李威扔了烟头:“你叫什么名字?”

    张家涛不假思索道:“我家屋顶漏雨,我花钱请你来修,你问我名字干啥?咋了?总共百儿八十的交易,还用签个合同啊?”

    听到这话,车上的李威呵呵一笑,满不在乎道:“这个时节雨水多,我不得问清楚了吗?哎,你哥哥的感冒好了吗?”

    “你哥才感冒了呢,我哥胃病犯了。”张家涛张嘴说道。

    李威没再说话,开门下车,绕到车身后来打来后车门,从一堆还未烧融的沥青堆里面,拽出一个不大的帆布包。

    张家涛扫了一眼帆布包,咧嘴笑了,转身进了农家院,李威将帆布包甩在肩膀上,跟在张家涛的后面。

    前者走进院子停了下来,单手放在门板上,等李威进来之后,他关上了木门,并且从里面锁死。

    在张家涛的指引下,两人进了屋子。

    屋内,一盏昏黄的钨丝灯散发着昏暗的光芒,张家伟坐在破旧的沙发上抽着旱烟,他面前的破旧折叠圆桌上,放着一小碟花生米还有半瓶雪花啤酒。

    “来了兄弟?请坐!”看到李威进来,张佳伟精神顿时一阵。

    “嗯嗯。”李威应了一声,想都未想将手中的单肩包仍了过去。

    同时他打量了一眼屋内,地上满是饭盒,方便面袋子和烟头等生活垃圾,墙角布满了蜘蛛网,忍不住咂嘴道:“你哥俩生活的挺艰辛啊?”

    “没办法,身上没钱没家伙,不过你来了就好了。”

    张家伟说完,嘿嘿一笑,将帆布包放到床上打开,张家涛也忍不住凑了过来。

    “这玩意质量没问题吧?”张家涛迫不及待的拿起一把,只能在影视作品中看到的毛瑟手枪,道:“建国前的东西,就怕这玩意关键时刻掉链子。”

    “你完全可以放心。”李威说道:“你看这手枪都用油毡纸封着,埋在地下几十年了,一点锈迹也没有,怎么可能会出问题呢,你哥俩若是实在不放心的话,咱们就找个没人的地方试射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