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潜行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陵园和游船

第一百四十五章 陵园和游船

 好书推荐:
    到了晚上的时候,马龙在二院和大家一起吃了个饭,随后单独找了张小东交待了一番,但绝对没有跟他提及在机场看到耿浩的事情。张小东见马龙一身利索的出门,便问他去哪里,马龙回答说,好久没有回家了,先回家一趟,说完马龙便出门了。

    从医院出来以后,马龙没有回家,而是上了一辆出租车,先是给大力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把带来的兄弟带到约定好的地方,随后又打电话询问了一下远在上海的宋运来。电话里面,宋运来告诉他,小伟明早就进行手术,圣玛利亚医院的医生对这次手术信心十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让他不要担心。

    挂了宋运来的电话,马龙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江城市烈士陵园而去。司机是个大腹便便的胖子,笑呵呵的跟马龙聊天,问他是不是马上到中秋节了,去陵园拜祭死去的亲人,马龙也不反驳,点头说是。司机比较健谈,又问马龙的哪位亲人埋在这里,马龙撒谎说是他爷爷,是对越反击战的烈士,立过二等功,曾经还接受过军中某位高级将领的接见。

    在中国哪个地方都是一样,出租车司机肯定是最健谈的一个职业。随后这个胖子司机又问马龙结婚了没有,家里买房了没有,还说要给马龙介绍一个对象,最后马龙实在是被问的不耐烦了,没好气道:“你开你的车,再多说一句话,信不信我打电话投诉你。”这下司机果然老实了。

    江城市烈士陵园位于江城市的郊区,这里三面环山一面环水,空气清晰,站在山顶放眼望去,都是一片绿油油的景象,陵园周围是大片的冬青,此刻天色已经黑了,大片的冬青看上去黑乎乎的一片。一阵冷风吹来,冬青在黑暗中左右摇摆,发出簌簌的摩擦声,再加上附近不远处就是一座座墓碑,使得整个陵园看起来更加的肃穆和庄重。

    到了陵园附近,马龙坐在出租车上,让司机靠边停车,甩给司机一张五十的说不用找了,然后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子,便朝陵园内部走去。

    到了一处墓碑前,马龙停了下来,借着月光瞅了一眼墓碑上的名字,随即蹲下身来,将黑色塑料袋子放到地上,开始从里面拿出不少纸钱,还有香烟和白酒来。

    墓碑上的名字叫郭爱国,上面有他的照片,眉宇之间跟郭大爷长的很像。

    没错,这人正是郭大爷在对越反击战中牺牲的儿子。有次两人聊天的时候,郭大爷提过一嘴,说爱国就埋在江城市的烈士陵园,而这次马龙顺路过来拜祭他,郭大爷也是完全不知道的。

    也不是啥好烟,马龙拆开以后点了两根,一根自己抽,另外一根则是埋在墓碑前的土里。

    随后马龙打开了白酒,自己喝了一小口,五十多度的二锅头入口,马龙吧唧吧唧嘴巴,顿时觉的浑身暖和起来。

    “我不认识你,但我认识你老子,他是个好人,帮了我不少忙。”

    “你要是活着,我指定叫你一声大哥,你在那边好好的,缺啥了就托梦告诉我一声,我给你送来。”

    马龙一边说,一边开始往墓碑前倒酒:“郭大爷现在身子还算硬朗,再活个二十年没有问题,你在那边完全可以放心,等他老了,他的后事我给他操办。”

    “咱们生活在不是一个年代,你们打下的江山,表面上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其实背地里已经腐烂不堪了,呵呵,其实我今天要干的活跟你一样,都是去清除某些蛀虫。”

    马龙往四周看了一眼,突然发现不远处的冬青后面似乎有人影晃动,他呵呵一笑,对着墓碑道:“行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我再过来看你。”

    说完之后,马龙用一次性塑料打火机,将纸钱全部点着,然后将剩下的酒水全部慢慢倒在纸钱上,连同那盒只抽了两根的香烟,也扔到了火堆里。做完这一切之后,马龙站起身,拍拍屁股上面的泥土,随即往黑影晃动的地方走去。

    一排冬青后面,算上大力在内,总共十一个人正蹲在那里,无聊的夹着烟卷。

    “没事,一个朋友而已,人都到齐了吗?”马龙出声问道。

    “嗯。”大力扔了烟头,用脚尖碾灭:“龙哥,你把我们叫到这里来,是要干啥活啊?”

    “来,咱们先合计合计。”马龙招呼着众人蹲下:“其实不是什么大事,不是我信不过你们,因为关系重大,对于今天晚上的事情,你们一定要保密,不能对任何人都不要提及,明白吗?”

    “明白,放心好了。”

    “哥,你是老威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面好了,这次我们过来只干活,别的什么都不会问,更不会多说。”

    “如此甚好。”马龙点点头,扫视了一圈众人:“距离咱们现在所在的陵园不远,有条淮江的支流,而在这条支流上面,有一条废弃的旧船,而这条旧船,从外面看破破烂烂,实则里面却是酒水加工厂,咱们今天晚上的任务,就是把这个酒水加工窝点摧毁,明白了吗?”

    大力顿时惊愕:“卧槽,怪不得几年前我来江城找一个朋友喝酒,他带着我去酒吧玩,我说那酒水咋不对味呢,原来是假酒啊?”

    “你朋友带你去的酒吧叫什么名字?”马龙下意识的问道。

    “就好像叫什么东海龙宫……我也忘了。”

    “那就没错了。”马龙点点头:“这处制造假酒的窝点,就是东海酒吧的,他们不仅在东海酒吧销售,还批发给其他娱乐场所,一瓶五千多的皇家礼炮,从这个制造假酒的窝点出来,成本也就几十块钱。”

    “几十块钱?”大力伸着两只手掰算着:“纯利润接近百分之一万了,你们将江城人都这么麻木吗?喝了这么长时间假酒,难道就没人发现这酒有问题?”

    “我不知道啊,反正我不经常去那种地方。”马龙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时针已经指向了八点:“咱们现在开始行动,就顺着淮江的这条支流开始找。咱们现在一共十二个人,两人一组,通讯设备时刻保持通畅,遇到危险不要硬来,安全第一,明白了吗?”

    “明白。”听到马龙的话,众人纷纷点头。

    “好,现在开始行动,等成功了,我请你们大保健一条龙。”

    “欧了!”大力斜眼一笑,偷摸拉着马龙的胳膊:“一会大保健的时候,我想找个大洋马玩玩,你给我安排,国内的妹子玩腻了,想换换口味。”

    “行。”马龙表面上答应,心里面却是对大力的人品质疑起来。

    马龙和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一组,马龙是土生土长的江城人,对这一块比较熟悉,两人率先到达淮江边上,顺着江边往下游走了二十多分钟,很快便发现了江面上漂浮着的一艘游船。

    此刻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只能在惨淡的月光下,看清楚那波光粼粼的水面,而漂浮在江面上的那艘游船,根本看不清楚,只能模模糊糊的看清楚大半个轮廓。

    马龙犹豫了一下,对同组的青年说道:“你先在这里等着,我潜水过去看看,先不要告诉其他人。”

    一边说,马龙一边将钱包手机等物拿出来递给了青年,青年接过嘿嘿一笑道:“你就不怕我拿着你手机和钱包跑了?”

    “呵呵。”马龙脱了身上的衣服,只穿着个四角裤衩迈步走进水中:“手机不足千元,钱包里面就不要五百,银行卡里面倒是不少,关键是你能破解开吗?”

    “不能。”

    “哦,那我就放心了。”

    两人开玩笑间,马龙已经走到了江水中埋没膝盖的位置,同组青年将马龙仍在草丛上面的衣服捡起来,抱在怀里轻轻喊了一声:“小心点。”

    “知道了。”

    马龙回了一声,又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脚上一个趔趄,像是踩空了,马龙顺势往前一扑,水面上泛起一阵水花,只不过这片水花很快来就恢复了平静,岸边的同组青年看着平静如玻璃的水面,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同时心中暗暗惊讶,如果这家伙去参加奥运会啥的,就没孙杨啥事了。

    ……

    明亮的月光透过层层云彩洒在波光粼粼的江面上,变的惨淡起来,一阵微风吹来,江面上泛起阵阵涟漪,周围一片寂静,突然一阵水花声响起,一个黑影从水面上露出半个脑袋,他摸了一把湿漉漉的脸上,随即眯着眼睛看向远处。

    此刻他所处的位置距离游船还有三十多米的距离,这人不是旁边,正是潜入水底的马龙。

    现在正值秋季,恰好又是夜晚,江水的温度已经跌到五度左右,泡在冰冷刺骨的冷水里,马龙非但没有感觉到寒冷,反而觉的很舒服,只不过越往前游,江水愈发变的浑浊,马龙心中猜测,肯定是制造假酒的窝点将废弃的污水排到江水里。不过马龙没有立即返回,因为他对前面的那艘游船到底是不是制造假酒的窝点,心里面还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