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在武侠世界开餐馆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年轻有为

第一百四十七章 年轻有为

 好书推荐:
    “仙儿,你刚才所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么?这么多江湖前辈面前,你可不能瞎说。”被江湖中人称之为玉面神尼的钱玉婷,也忍不住开口问道。

    “姑姑,能不能把你前半句话中的那个么字给去掉?别人信不过我就算了,难道你也信不过我?”钱仙儿跺着脚娇嗔道。

    与此同时,熊维乐的二叔熊杰涛也迅速凑到熊维乐的面前,向他这个侄子求证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如果这件事情确定属实的话,那他觉得自己对苍龙门这个新近崛起的门派,必须要有一个重新的认知才成。

    对他二叔,熊维乐肯定不会有所隐瞒,他立刻就把徐扬在马头山上的所作所为,绘声绘色地说了起来。

    之前还一脸难以置信的那些家伙,此时也不免拉长耳朵听起故事来。

    钱仙儿这个才十几岁的小女孩,说话的方式可能有些夸张。

    而熊维乐这家伙已经二十好几了,再加上问话的是他二叔,他总不能满嘴瞎话。

    不过等他们静下心来一听,却更是忍不住翻起白眼来。

    好家伙,还以为这小子人长得成熟一点,说的话应该也比较可信。

    没想成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听起来居然比钱仙儿所说的还更加不靠谱。

    什么烟熏群敌,智吓众匪,再独自一人斩敌酋于鬼门关前。

    这些乱七八糟的桥段,听起来比话本里的故事还要离奇几分。

    听得火起,熊杰涛当场就给他这个满嘴乱说的大侄子来了一个脑瓜崩。

    “你小子才出来几天,怎么就学坏了?要是再这么胡说八道下去,信不信我抽你一个大耳括子?”熊杰涛恨铁不成钢地骂了一句。

    一个撑死都不到二十岁的半大小子,得吃了多少豹子胆,才敢独自一个人在马头山顶上与几十个劫匪对峙?

    而且在这期间,还得秀着各种听起来都不靠谱的骚操作,并最终击毙匪首。

    你说这种不经过脑子的话,说出来会有人信么?

    真当他们这一大群人,是那种啥事不懂的三岁小孩?

    脑门突然遇袭的熊维乐,心里那叫一个委屈,自己明明说的都是大实话,怎么在他二叔嘴里,就成了胡说八道?

    不过所幸,站在旁边的那帮朋友还算讲义气。

    见到熊维乐被骂之后,他们纷纷站出来给熊维乐作证。

    再怎么说,熊维乐也算是他们这帮二世祖的领头人。

    领头人的话都被人置疑,他们也脸上无光不是?

    更何况熊维乐又没说啥假话,最多也就是在某些令人惊心动魄的情节上,稍微作了一点语言上的艺术加工而已。

    有位伟人曾经说过:人多力量大!

    本来那一帮支楞着耳朵听故事的家伙,都已经认定熊维乐这小子肯定是在瞎编故事了。

    可现在看到这十几个年轻人居然纷纷站出来给熊维乐作证,他们心里也忍不住犯起滴咕来。

    正所谓一人私言,三人成虎。

    哪怕他们心里有万般的不信,但是有这么多人敢站出来,证明事情的真相确实如此,那他们也不能无视不是?

    所以此时的玉面神尼钱玉婷,也忍不住用手捅了捅站在她身旁的钱仙儿,低声问道:“仙儿,莫非你们所说的都是真话不成?”

    “反正我们说的话你们都不信,是真是假又有什么要紧?”依然还是气鼓鼓的钱仙儿,有些赌气道。

    相比钱玉婷用曲线救国的方式,再次向钱仙儿求证,余光有这个脸得有三尺厚的老小子,可就直接多了。

    就见他直接走到徐扬的面前,双眼紧盯着对方,然后一脸严肃道:“你小子好好给我们说道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话说得好,生平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这个老小子的眼睛盯得再紧,徐扬脸上也毫无惧色。

    “余伯伯,你们心里对我有怀疑,那我在这里说一千道一万都没用,你如果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很简单,直接派几个人上马头山查看一番不就得了?”徐扬一脸平静道。

    对付这种死活不相信人的杠精,你得让他去实地考察一番,要不然一直站在这里说些车轱辘话,根本就无济于事。

    心里有气的钱仙儿,立马也跟着说道:“对呀,徐哥哥说得没错,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们所说的话,那大可去马头山证实一下嘛,那几个罪有应得的劫匪首级,可还在山顶的乱石堆里摆放着呢。”

    听到他们两人这么一说,即便心里依然还有些难以置信的人,也瞬间沉默了下来。

    俗话说:没有三斤三,不敢上梁山。

    即然人家敢开口让他们上山求证,那这件事情八成是真的了。

    不过事关重大,他们也不敢妄自下结论。

    于是立马派出几个以轻功见长的家伙,飞速往马头山顶上查探一番。

    由于现在根本不需要顾虑行踪会被劫匪所发现,这些一路用轻功疾驰的家伙,很快就在马头山之间跑了一个来回。

    这些跑得气喘吁吁的家伙,一进门,就对余光有等人点了点头。

    马头山顶上的情形,确实有如那些小子所说的一般,除了几个已经发臭的劫匪首级之外,根本看不到劫匪的身影。

    这么一来,余光有等人看向徐扬的目光,可就完全变了模样。

    有嫉妒者,那眼神里已经开始哧溜溜地冒着火光。

    古语有言:不患寡而患不均。

    他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其实想法也与苍龙门的谢长老差不多。

    为的就是携铲除马头山劫匪的劳功,来扬他们门派的行侠仗义之名。

    可现在倒好,他们连半个马头山劫匪的影子都没瞅见,而剿灭劫匪的功劳,却已经全被一个嘴角上都还没长毛的半大小子夺走。

    你说他们怎么能不嫉妒?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欣赏之人。

    就好比来自白云庵的玉面神尼钱玉婷,就对徐扬的作所为欣赏有加。

    “阿弥陀佛,小施主如此年轻有为,往后必将前途无量!”一脸微笑的钱玉婷,朝徐扬施了句佛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