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魂魄碑 > 第210章 模拟场景

第210章 模拟场景

 好书推荐:
    灰衣的剑直指玄衣,剑刃缭绕着寒光,竖起的剑身在太阳的照射下留下一个斜斜的影子。

    玄衣左手持着剑鞘,右手中的单星剑尖斜指下方,同时剑身是一个斜着角度,剑刃正对着斜射在这里的太阳,薄薄的剑身几乎没有半点影子,乍一看就像剑身消失了一样。

    这是玄衣自己领悟的起手势,虚虚实实,缥缈无踪,配合上单星剑特有的剑身,挥舞起来就像穿梭在空气中的魅影。

    灰衣认真起来,不再像之前与侍卫交手时那样散漫,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遍,他见过玄衣出手,那一路上不知有多少杀手惨死在这把单星剑下,看似单薄的剑身,锐不可当。

    玄衣第一次接触单星剑时也是感到诧异,据他所了解的史料,这时期金属冶炼还是以青铜为主,而青铜剑因为材质限制只能是略宽,且剑身较厚。但这把单星剑剑身三指宽,厚度竖起在阳光下几乎微不可察,可见这把剑绝对是高手所铸,材质也肯定掺了其他金属。

    “我就说大哥赢了嘛。”方圆眯着眼睛,看着已经对峙有一会儿的两人。

    第三人使劲看了看玄衣和灰衣,然后又转头看方圆,问道:“还没打呢,你怎么就看出来了。”虽然第三人对玄衣也是十分尊崇,但是他现在怎么也看不出来玄衣赢了。

    “这你就外行了,”方圆指着场中的两人,“你看他们俩,大哥一身的轻松样子,再看那黄衣服,瞧他那剑拿的笔直,很明显面对大哥他紧张了。”

    第三人皱眉,虽然觉得方圆说的不一定对,但他自己看看的确如此,玄衣左手持剑鞘背在腰后右手持单星剑,剑尖随意的向下,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甚至这个姿势让人看了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反观黄衣剑客,剑鞘紧紧的握在左手贴在身侧,右手持剑直直而立,仿佛全身都凝结成了一体,像一支蓄势待发的利箭。

    “嬴公子,白公子,不是这样的,你们可能还不知道那黄衣剑客的身份。”一个面目英俊,棱角分明的青年站在第三人和方圆身边,身姿修长,若不是身穿“诛侯”服饰,两人几乎以为他是哪家公子。

    “哦?何以见得?还请阁下赐教。”方圆问到,诛侯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是玄衣挑选,人中精英,对于他们的话,方圆还是抱着受教的态度,他虽然性格活泼,却不是狂妄自大之辈。

    看着第三人和方圆两人都投来询问的眼光,那英俊男子开口说道:“黄衣剑客是游历七国赫赫有名的剑客,无人知道他来自何处,只知道他剑法狠绝高超,与他对决之人至今为止无一生还。”说到这,男子顿了一下,“现在两位公子应该猜到他的身份了吧。”

    “他是,舍命剑灰衣?!”

    灰衣不愧号称“舍命剑”,剑出即舍身而往,锋利的剑撕裂着空气,剑身裹挟着剑啸声一往无前,几丈远的距离几乎一瞬而过,眨眼间,一人一剑便来到玄衣身前。

    这一出手,旁边警戒观战的一众“诛侯”高手脸上变了颜色,这一剑的威势凌厉无匹,他们都是久历江湖的老手,但是这一剑大大的超乎他们的认知,自问若是自己对上没有把握能够接下。

    灰衣此刻也是竭尽全力,他不断地挑战剑术高峰,一步一步将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磨练自己的意志和剑法,为这一战,他等了十年,十年中他疯狂,他孤独,他期待。

    玄衣面对这一剑,脸上没有丝毫变化,眼中却有华光闪烁,手中从容,面对欺身而上的灰衣,他抬起手中单星剑,斜上而击,同时身子斜后,脚尖轻点地面,向后滑去。

    此时的玄衣,若说剑术动作与真气调动上的造诣不及前世玄衣,但是若说剑道领悟却是不弱于人,人的领悟来自经历,灵魂,与眼界。

    如果你看到的是一个小水洼,那你的眼界也许就局限于这一湾浅浅的水。如果你能看到的是一片汪洋大海,那你的眼界也许就了无边际。

    当然也有人能冲破眼界的局限,思想遨游于九天之上,正所谓“金麟岂是池中物”。如老子这般圣人,超凡入圣,他们的眼界完全拘束不住他们的思想。

    玄衣是不是这样的人不清楚,但是他自信单论眼界,当今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及的上他。

    试问当世谁人晓得天上星辰,试问当世谁人解得海中深秘,试问当世谁人通得上下千年!

    玄衣没有选择一开始就正面硬抗,毕竟自己练剑也才半年多,虽然身体具备绝顶高手的资质,现今也是如臂使指,但要说这种高手对决方面,还是缺乏经验。

    更为尴尬的是,内力修炼是实打实的停了一年,这一年中他没有修炼之法。并不是江湖人士都有内力,或多或少的区别,而是只有少数的高手才有。

    当然,偌大的秦朝王宫,以玄衣如今的权势,要找出一两本内力修炼方法也不是不可能,但偏偏没有一本与自己修炼的合适,玄衣总不可能散去已经有的雄厚内力重新修炼。

    没有修炼方法,自己又不能擅自修炼,他曾经尝试过一次,却没有把握好,整个经脉都疼的痉挛起来。好在现在自己的内力虽然一年没有增长,但总归是自己体内,通过不断的练剑,终究可以调动起来,没增却也没减。

    玄衣退,灰衣的剑却还在跟进,这蓄力一击,自然不会是后退便能轻松躲过的,剑刃携带着锋利的气息,始终紧随在玄衣胸前半尺处。

    玄衣透过衣料,肌肤都能感受到灰衣剑尖的气息,他可以确定眼前这名剑客同样也是一名绝顶高手,至于内力深厚和自己相比,也不好判断。

    两人从城墙中段开始,一掠之下过了十丈远,玄衣横在胸前的单星剑动了,身子就着后退之势向右后方回旋,剑护在身边,与灰衣的长剑一阵交击,剑身碰撞之声不绝于耳。

    之前给方圆和第三人两人讲解的青年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能站在这里的人,除了方圆和第三人,都是有几分本事的人,能看到两位江湖上的绝顶高手过招,对于他们不仅是眼福,更是难得的借鉴机会。

    方圆关注着两人的战斗,但是他内心的想法却让自己感到奇怪,明明他更佩服的是大哥玄衣,但是相比于玄衣的剑法风格,方圆觉得内心却是更喜欢灰衣的剑法。

    第三人也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中的剑影交错,他没有师父指导剑术,甚至在之前遇到袭击时他能做的只是握住剑,但他从来不缺乏挥剑的勇气。

    所有的人都被两人的战斗所吸引,但是之前那英俊的青年“诛侯”却是在想着另外一件事,他在数年前见过玄衣出手,但却不是这种风格。

    大概五年前,他见过玄衣出手,那名从魏国去的高手,直接被玄衣废了一只左手,那时的玄衣剑法凌厉,杀伐果决,有种睥睨一切的霸气。

    现在来看,玄衣的剑术似乎跟以前大不相同,没有了杀伐之气,但是却有一种玄之又玄的缥缈感,也没有见玄衣身法有多灵巧,但是一动一静之中,让人觉得有种飘飘欲仙之感。

    灰衣心中也是诧异,十年前他一路跟踪,见过玄衣杀人,没想到十年后的玄衣剑术风格居然有这么大的变化,似乎还不弱于前。

    玄衣单星剑在右手借助反旋之势,避开灰衣直冲而来的长剑,脚尖轻点一跃而起,玄衣整个身躯在空中一扭,旋转起来,单星剑横斩在舍命剑上。

    灰衣急忙变招,将直刺改为上挑,只见他双手持剑,向上猛撩,此时的玄衣在空中凌驾于灰衣头顶,如张开双翅的飞鸟,将横在空中的身体竖直向下。

    玄衣右手反握单星剑,剑柄抵住腰间,左手负后,剑柄在左右手中不断倒换,在身边形成一片剑幕。

    脚尖点地发力,转守为攻,身法如流星划过,剑法狂风卷云,席卷而缥缈,一步一剑。

    一时间城头剑光缭绕,剑气四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