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恰王者少年,青莲剑仙 > 第627章 穷奇,神鸠

第627章 穷奇,神鸠

 好书推荐:
    那怪物道:“现在正有外人入网,谁能保它?倘若还有余党,这些话岂是随便说的?就是无事闲谈,也得有个分寸。可见畜生终是畜生,不明事理,还不与我住嘴!”

    另一人似已发怒,刚要回答,忽听远远有极尖锐的哨声传来。

    怪物急忙道:“师父在唤人呢!我们快去,就便看看神寝中被困的那个男子被擒住了没有。”

    咪咪和玄儿,急忙探头往碑后一看,因为近在咫尺,又是以静视动,比昨日自然要看得略清楚些。

    只见金光之下,隐隐约约的似有一个毛人影子。

    那怪物仍和昨日所见的差不了多少,身子比那毛人高出好几倍,两只脚又细又长,看不出它的上身。

    两个怪物并在一处,正一同往前方石洞的深处跑去。

    咪咪和玄儿因知师父李白被陷,好生忧急,当时激于忠忿,也顾不及利害艰危,竟自一提气,急行如飞,跟踪赶出里许之遥。

    前面二怪忽往右侧一转,两小也紧跟在它们身后,没走几步,似是入了一层门户。忽见一片昏茫茫的毫光,目力所及,居然能以之辨物。

    两小定睛一看,屋甚宽大,四壁和中心屋顶,各悬着一根火炬,火焰都有碗大,荧荧欲流,也能见物。

    只是黑氛若云,仿佛甚厚,围着光头数尺以内,尽是一圈赶着一圈的黑晕窝,恍如急漩钊转,无尽无休。

    靠左侧有一扇高大石门,近门贴壁的石榻上坐着一个人,红脸,络腮胡子,生得又瘦又长,坐在那里,比立着的人还高出一头,手里正抱着一个容态妖冶的少妇在说话。

    两小所随的妖人,到了室内光盛之处,才渐渐现出它们的身形。

    那用爪抓地疾行的,虽然口吐人言,却并非人类,是一只略具人形的怪鸟。身高约有两丈,人面鹰喙,目闪碧光,滴溜溜乱转。

    它秃尾无毛,两翼一张,像是人手。两只腿自膝以下,粗才径寸,高达一丈三四,占了身长的一多半,看去坚硬如铁,爪和钢抓相似,厥状至怪。

    另一个通体生着寸多长的白毛,眼圆鼻陷,凸嘴尖腮,身后长尾上翘,看去颇似猴子。身量不高,却能蹑空御虚而行,手里的光也是一根极小的火炬。

    两怪刚一走到男女怪人面前,那红脸胡子就道:“我此时有事,不能离开。刚才袖占一卦,今日来的敌人不止一个,还有两个同党,都是我徒弟的克星,不可大意。

    你两个速往内寝,看敌人是否已经擒住。你二位师伯性情古怪,每次总要把来人戏耍个够,才会下手。今日如照旧行事,大是不妙。

    如果你们见敌人仍在抵抗,一边发暗号请你师伯速起,一边急速退出,将留在法坛上的香点起备用,再报我知。我已嘱咐你的师姐,立即前往坛上行法。

    石门已闭,那个男子不知开启之法,就算他的飞剑再厉害,也须竟日之功,才能攻穿。这里是惟一出口,虽有我在此防堵,但是他那剑光颇非寻常,到底还是无事稳妥。

    你们去时,可隐身甬壁之后,暗中探看行事,不可被敌人看破,以防他发觉,由此冲出……”

    两怪领命,应了一声,便往门中飞去。

    ………………

    两小因时机紧迫,难得知道师父下落,无暇再听下去,连忙跟踪而入。

    进门是一座高大甬壁,两小随定两怪沿壁前进,约行十多丈,一边的石壁忽断,现出外面的星光。只见两怪已止步,往外探头偷看。又听金石交触之声,汇为繁响。

    两小急忙绕出去,到了李白受困之所,一眼看见李白身剑合一,正与许多长大妖人力战,时不时往石门上冲去,似乎十分危急,不由大惊。

    他们正烦恼无法近前,忽见甬道内似有一线光华,朝当中石榻上的长大古尸射去,不一会儿,古尸便自渐渐坐起。先前动手的妖人都停了战,过来朝着榻前拜倒。

    突然,榻上古尸竟将榻旁弓箭拿起,对准李白便射。

    咪咪救师情急,忘了使用法宝,竟由左侧飞身上去,对准箭杆就是一掌打去。这时箭刚离弦,榻上古尸并未发觉暗中有人,吃这一下,将箭挡歪,失了准头,竟往斜刺里射了出去。

    虽未将李白射中,可是咪咪的手一触到箭上,立时凉气攻心,浑身颤抖,暗道一声:“不好!”强自挣扎纵开,已支持不住,滚落榻下。

    幸好玄儿本要上前,紧跟在后,一见咪咪晕倒,急忙一把抢抱起来,先向东路纵开,出声示警之后,再向右纵去。

    古尸一见那箭离弦,只觉得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便行射歪,方自奇怪,忽听有人小声喝骂,向敌人报警,才知道还有余党隐身在侧,心中大怒。

    他一边仍持弓箭去射敌人,一边抓起一把石子,朝语声来处打去。

    玄儿早知有此,早已抱着咪咪纵向一旁,觅好隐身避险之处去了。

    李白也已警觉,施法看出两小所在,便身剑合一,飞上前去,挟抱过来,向玄儿问知就里。

    一听说墓中尸灵是古昔凶顽,他不禁大怒,厉声喝道:“大胆妖尸,无知腐骨,竟敢如此猖獗!”说着,将手中飞针发出,一溜火光,夹着殷殷雷声,直朝榻上的古尸飞去。

    玄儿见师父动手,也将归元箭发出。

    眼看两件法宝先后飞到,忽然一阵怪风,两边釜油中的灯光全都熄灭。光华倒映处,榻上古尸已不知去向。接着一片玉石相触之声,琤琮杂鸣。

    先前那些旁立尸灵,都在黑暗中持着器械,蜂拥杀来。

    李白便运转飞剑、飞针迎敌,剑光雷火所到之处,那些尸灵连同所使器械,纷纷伤亡断碎。

    杀了好一阵,虽觉步履奔腾之声逐渐减少,可是那残余尸灵甚是顽强,尽管遇上剑光便即伤亡,仍是不肯逃退,一味奋勇杀来。

    墓穴奇黑,除却剑光照处丈许方圆以内,简直不能辨物,也不知敌尸还剩多少。

    后来发觉还有六七个未倒的,却是狡狯异常,不似先前的那么鲁莽,灭裂得快,追东西来,追西东来,仗着地黑,李白竟难得手,好不容易才能伤着他一个。

    李白略一沉吟,不想再跟这些尸灵纠缠,知道出路就在榻侧不远的壁间甬道,便悄悄命玄儿收回飞箭。

    因为路口还有妖人在那里埋伏,他故意大骂:“不将妖尸斩尽杀绝,决不退出!”同时运转飞剑、飞针,去追寻敌尸,自己却渐渐飞向榻侧,借着剑上光华端详出路。

    骂声刚刚落下,便听外面又是几声极尖厉的冷笑。

    不知怎的,李白每次听到那笑声,总觉得有些肌肤起栗,剑光照处,影绰绰见壁间的墙果然有一段凸出,再一拐便是甬路出口。

    他一招手,收回飞针,倏地转身,连人带剑飞出去,居然通行无阻。眨眼间见有光明透进,便循着有光之处飞出。

    他刚一飞进两小来时所经妖人的居室以内,便见迎面一座法台,法台上站定一个红面妖人,正对着一座炉鼎下拜。

    刚才见过的榻上古尸和一个赤身披发的女子,都在那儿。

    那油釜中的几朵星光,也移向台口,高悬在上,照得四壁通明。妖人一见李白逃出,好似大出所料,又忙又惊,伸手便向炉内去抓。

    说时迟,那时快,李白一见这般情形,料知妖人是要行法,一照面便将飞针先朝古尸打去,接着飞剑光直取妖人。

    妖人猝不及防,手正伸向炉内,法宝还未抓起,李白的飞剑已绕身而过,将妖人斩为两段,尸横就地。

    那赤身女子见势不佳,刚纵妖风飞起,被玄儿冷不防一箭飞去,当场结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