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从超神学院开始征服万界 > 第351章 三方云动

第351章 三方云动

 好书推荐:
    “老板,卡塞尔学院派来的人。今天晚上9点左右会秘密抵达东京沿海一个废弃许久的机场。”

    “我们要去接机吗?”

    套房内,夏弥拿着一份传真文件走了过来。

    “去看看那几个小家伙吧。”闻言。楚墨轻笑了一下,从椅子上起身。

    “那八岐大家呢?那边需要通知一下吗?”夏弥又问道。

    现在三方的关系异常的微妙,维持这份微妙平衡的,完全依靠楚墨强大的实力。

    “另外,老板这段时间,八岐大家的活动很多,并不只是为了白王。”

    夏弥从手中厚厚的文件中抽出一叠,递给了楚墨。

    “他们要是想来,自己会去的。就算我们不通知,估计他们也知道卡塞尔学院的动作。”

    楚墨有了几分兴趣,一边回答一边接过了文件,仔细看了起来。

    这段时间,犬山家,龙马家,宫本家,三家似乎在整个日本寻找着什么人。

    如同茫茫大海里捞针一样。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

    “算了,让他们胡闹去吧。”楚墨把文件丢到了一边,这些小孩子把戏,他根本不在乎。

    夜晚黑色的“湾流g550”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声,撕裂云层。

    这种超远程商务机专为身价数十亿的商人、巨星或者政要设计。乘坐这种私人专机,他们能在几个小时的睡眠中飞越太平洋,登机时还是纽约的黑夜'睁眼时已是巴黎的凌晨。它被设计得极其静音,通常在平流层中飞行时,vip们甚至觉察不到发动机在运转,设计师说它飞起来便如“巨大的蓝鲸在深海中游动”。

    但这架湾流的噪音极大,除了发动机的轰鸣,乘客们居然能听见机翼撕裂空气的尖锐啸声。

    这明显是卡塞尔学院的飞机,只要秘党装备部的那群疯子。

    会把任何东西,改造成武器,这架商务机的性能,甚至碾压了不少战斗机!

    东京都以南,神奈川县,横滨市郊外。

    这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海岸线,二战之前这里是连绵的渔村,现在渔民们都已经迁入横滨当起了市民,只留下他们当初停泊渔船的码头,被海水日复一日地拍打。

    车灯割裂了夜幕,一辆黑色悍马从公路的路肩上翻过,穿越盐碱滩驶向目的地。

    楚墨自如的操控着方向盘,悍马疾驰过了沙滩。

    “轰~”

    上空,‘湾流g550’巨大的轰鸣已经接近。楚触与飞机同时到达,时间掐的刚刚好。

    不远处,在荒无人烟的盐碱滩上出现了一条跑道,或者说半条,另半条已经被海水淹没了。

    “某人的驾驶技术,真的是不想评价。”夏弥吐槽道。

    颠簸的乡间小路,楚墨硬生生保持在160迈以上的车速。悍马的防震性能再好,夏弥的屁股也遭不住了。

    “呵呵……”

    楚墨一笑而过,悍马已经踏上了跑步,海水已经漫过了轮胎一半的高度。

    悍马不断加速,溅起寸高的水浪,在行驶到跑道尽头的时候,悍马的轮胎猛的打转,形成了漂移,几乎是擦着跑道稳稳停住。

    触及海水的瞬间,‘湾流g550’号忽然亮起全部的照明灯,在水幕中这架黑色湾流就像起从夜幕中浮现的魔鬼。它滑上了还没被海水覆盖的跑道,轮胎和煤渣跑道摩擦,带着刺眼的火花。

    楚墨与夏弥一起下车。

    ‘湾流g550’号几乎直冲着两人而来。

    湾流停在悍马前方,就像一头发狂的公牛冲向斗牛士,但在最后一瞬间被拉住了尾巴。只差几米它就会撞上悍马!

    楚墨和夏弥就夹在两者之间。

    楚墨穿着一身手工衬衫,而夏弥穿着经典的秘书装,一双雪白的长腿套着丝袜,性感中带着几分俏皮。

    “疯子!”机师对楚墨竖起中指。

    舱门缓缓打开,楚墨却没有急着上去迎接,楚子航,凯撒他们,在他眼里还是孩子。

    哪有让长辈迎接的道理?

    楚墨从怀里摸出了一包香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摸了摸口袋。

    才发现自己出来的急,忘记带打火机了。

    将目光投向夏弥。夏弥立刻转头,闷闷不乐的答道:“没有。”

    好吧,他平常都是用君焰点燃,已经很久没有随身带火机的习惯了。

    “卡塞尔学院的小家伙们,有谁带打火机了吗?”

    楚墨干脆冲着‘湾流g550’号喊道。

    话音刚落,从舱门方向,就扔出了某个金闪闪的物件。

    楚墨随手接住,是一个纯手工打造的煤油打火机,少说数万美金的天价。

    不用说就是凯撒扔来的。

    “叮~”楚墨点燃了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三道身影从舱门走了出来。穿的极其精神,清一色的黑色西装,带着墨镜,有种黑帮大佬的感觉。

    当然,除了路明非。这货知道要来见楚墨的时候,就紧张的很。

    一路上,凯撒都在说,要如何给那个杀了校长的男人一个下马威。

    但路明非心里想的是,他怎么敢在老大面前装逼?所以现在缩着脖子,表情僵硬,如同有人拿着刀架在脖子上一样。

    “楚墨,这是我的秘书,夏弥。”楚墨淡淡一笑,开口介绍道。

    显然他们三人的装逼亮相,因为有颗老鼠屎,不攻自破。

    “咳咳……”

    摆BOSS的确很累,凯撒知道装不下去了,伸手和楚墨握了握。

    “凯撒·加图索。”

    这就是杀了校长和两头龙王的人?凯撒真的被惊讶到了。

    因为对方年轻的过分,两头龙王的战绩并不算什么,凯撒自己就是无比骄傲的家伙!

    他自信自己也能屠龙!

    不过他却不敢轻视昂热,他来自加图索家族。叔叔更是学院的校董,三人里他算是最了解昂热过去和实力的家伙。

    至少昂热校长能把他吊起来打,他还没有任何办法。

    短短的一瞬间,凯撒的心里有了一丝挫败感,不过很快就被抹去了。

    “路……路明非。”路明非第二个介绍自己,声音都显得不利索。

    楚墨假装和他并不认识,两人互相握了握手,轮到楚子航介绍自己了。

    “楚子航。”他是三人中,敌意最明显的,他的立场清晰,已经把楚墨放在了对立面。

    如果不是碍于校董会的决定,他说不定已经开始动手了。

    “呼……”

    一阵海风吹来,楚子航双眼一眯,眼睛里带了沙子。

    这次任务太突然了导致他这样机械般精密的人也犯了点小错误,他把左右眼的美瞳戴反了。

    他被迫摘下了自己的美瞳,此刻那对永不熄灭的黄金瞳是直接暴露在空气中的。汹涌的龙威透过双眼射入楚墨的脑海,更何况楚子航本来就带有敌意。

    “呵呵……”楚墨轻笑了一声。

    楚子航的目光,简直就像是是来自一条森严的古龙!

    换做任何混血种,都应该被吓得不轻。可惜,楚墨和夏弥都是龙王!

    “轰!”

    这种对王的挑衅,不可饶恕。楚墨点燃了自己的黄金瞳,眼眶中已经不只是金色,而是夹杂着如同炙热岩浆的赤红!

    楚子航双眼一睁,恐怖的龙威如同浪潮般,将他淹没。

    楚子航只觉得控制不住地要后仰要闪避,一连退了好几步。

    楚墨也很快收起了黄金瞳,面对王权的挑衅,他会反击。但他也没无聊到用这种办法针对几个孩子。

    三人里,除了路明非,凯撒也受到了一些龙威的压力,因为他对视了一眼那双黄金瞳。

    此刻他的额头密布着细腻的汗水,只不过他不是龙威的主要承受者,所以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佩服。”凯撒鼓起了掌,拿出了加图索家族继承人的气魄来。

    只不过他没注意到,楚子航暴露黄金瞳到被楚墨龙威压制的全过程。

    镇定自若的可不止楚墨一人,还有夏弥。

    “上车吧,酒店已经安排好了,明天正午你们会作为代表去与八岐大家,谈合作的事项。”

    楚墨缓缓说道。

    事实上,不用他说。三人就已经开始不停的往车上放行李。

    路明非是心有成竹,知道楚墨是自己大哥,有这么个狼人罩着自己,自己高枕无忧。

    而楚子航和凯撒,恐怕来之前。连遗嘱都准备好了。

    事实上,这次的行动原本没有凯撒的,他的叔叔,加图索家族在校的校董,根本不会同意家族的继承人,去做这种冒险的事。

    不过当凯撒听到楚子航会去的时候,他就去校董会大闹了一番。

    理由是,楚子航去,他就必须去。

    路明非对此,只能直翻白眼,他想赖都赖不掉。

    他们又不是去日本度假,是去玩命的。

    “为什么是我们?”楚子航已经恢复过来,他对楚墨还是充满警惕。

    “我知道你在脑补什么,借刀杀人,幕后黑手之类的。但我想要你们死,其实刚才就可以。”

    楚墨淡淡的说道,车速肆意的飚到了一百八十迈。

    而且是在前往酒店的闹市里,管他的,就算第二天一早,悍马车被传来无数罚单。八岐大家的人,也会赶忙来擦屁股。

    凯撒和楚子航都没有反驳,刚才小小的接触,他们就知道楚墨的实力。

    楚墨丢给了凯撒一张黑白的照片还附带一个文件袋。

    上是一艘雄伟的巨型破冰船,它有白色的船身和黑色的舰桥,舰艏镶嵌着红色五星。

    资料就是这艘船的档案,从档案看来这艘功勋战舰‘列宁号’是世界上第一艘核动力破冰船,原属苏联北方舰队,在服役期中。它曾多次获得嘉奖’堪称满载荣誉,但在苏联解体后它悄无声息地从北方舰队的战舰序列中消失了。它的档案生硬地中断在1991年12月25日,北方舰队也不追查它的下落’仿佛有人用橡皮把这艘钢铁巨舰生生地从世界上擦掉了。

    “我来和你们详细解释一下这次的任务。”

    楚墨缓缓说道,“功勋破冰船‘列宁号’被称作极地的红色巨兽,足全世界第一艘号称全海域的极地破冰船,因为没有它到不了冰海。苏联解体前夕,他违背北方舰队的命令,进行了一次米的航行,航向日本海域。在接近日本领海的地方,它发出了海难呼救信号,然后便沉入了深海。”

    “这艘船有问题?”凯撒追问道。

    “没错,列宁号有疑似龙类的违禁物品,龙王级别。”

    楚墨说的很模糊,“之所以要和八岐大家合作,是因为他们有具体坐标。日本救援队曾经去过那里。”

    “所以我们与八岐大家的第一次合作,肯定是下潜数千米的深海,去找寻龙族的踪迹。”

    “那种地方,发现了也没法屠龙,这种工作不适合我。”

    楚墨耸了耸肩,悍马车已经到站了,停在了一栋五星级酒店前。

    “所以我可以理解为,脏活累活都归我们吗?”

    凯撒问道。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就算你是加图索的继承人,也没下潜过数千米的深海吧?”

    楚墨换了一个角度说道。

    “你说得对,没办法拒绝。”凯撒‘投降’了。

    “那祝你们好运,八岐大家早就在准备了,只是差人选。说不定你们明天一见面,就相见恨晚,一方出人一方出力,就把龙屠了。”

    楚墨夸张的说道,打了个哈欠,“不过我得去睡觉了,明天会有人来接你们。”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过来喝一杯呢?”楚墨从冰桶里取出香槟。那是一支1998年出产的酩悦香槟,对于香槟收藏家来说也是难得的好酒。

    屋里弥漫着优雅的白檀香气,桌子上,摆满了水果。

    来自台湾的莲雾、泰国的金芒果和从中国南方空运的名种荔枝“挂绿”。

    随手捏起一颗荔枝丢进嘴里,取出两个高脚杯。斟了半杯香槟,对着身前的空气做了个请的手势。

    “多谢。”

    一道身影凭空出现,从桌子上拿起了另外一杯香槟。

    路鸣泽穿着一身燕尾服西装,彬彬有礼的样子像极了贵族。

    “初次见面,我那个不成器的哥哥,多谢关照了。”

    “算不上关照。他可是我小弟。”楚墨抿了一口香槟,淡然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