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最强圣帝 > 第290章 走漏风声

第290章 走漏风声

 好书推荐:
    当锦衣卫大军还在汨罗河上航行的时候,京城坊间,已经传出失踪十余年的太子,将要回宫的消息。

    谁也不清楚消息的源头。

    弘文天子从大太监刘靖那里得到坊间的消息后,龙颜大怒,原本大好的心情一扫而空。

    太子殿下秘密回京,然后突然出现在朝堂上,给朝中百官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当然也不一定是惊喜,也可能只有惊。

    但太子回京的消息泄露,这一路就充满了不确定性,谁能肯定,那些从来不奢望太子活着,活着太子回京的党项,会不会干出什么阴暗的勾当。

    半路截杀?

    阴谋,阳谋?

    都不确定。

    但确定的是,大夏朝堂格局发生了变化。

    “北镇抚司调查出了吗?是哪个爵爷,或是哪位大学士散播的谣言?”

    弘文天子看着刘靖。

    刘靖腰弯的很低,眼睛都快跟胯下消失的小丁丁平齐了,恭声道:“那帮锦衣卫杀才虽然调查出了是哪些人散播谣言,但人却早已经离开了京城……”

    “那些人什么身份?”弘文天子道。

    刘靖腰再次一弯:“都是些不得志的穷酸士子,锦衣卫也没查出他们跟京城中的哪位大人有牵连……”

    弘文天子眼中迸射出一道寒芒,冷笑道:“不知你们是真知道太子归来,还是假知道,也不管你们存的什么心思,别让朕知道你们是谁……”

    “上朝!”

    弘文天子更衣上朝,在大太监刘靖的陪同下,在无极宫乾坤殿中开始一天的朝会。

    大夏朝廷百官,清一色都是道骨仙风的老头,也有几个眼睛半眯,冷艳漠视这些文官的中年人。

    自从读书能够修行的时候,文官集团掌握了真正的话语权,天下大势也在他们手中掌握。

    当然,这些文官大佬们固然有些膨胀,但不管如何,他们读书修行的书籍,遵循也都是诸子百家中的孔孟之道。

    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哪怕修为位及大宗师境界,依旧改变不了这个思想,谁让孔圣人与孟圣人,乃是文道先贤第一圣。

    而后世中出来所谓圣人,也就亚圣,始终无法达到圣人的高度。

    圣人言,圣人行,影响了历代王朝中的君臣与读书人,包括天下的黎民百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弘文天子身穿五爪金龙明黄袍,端坐在乾坤殿中的帝座上,睥睨天下的气态,打量着殿中站立但却微微躬身的百官。

    “诸位爱卿,今天有什么要上奏的吗?”

    按照弘文天子以往的尿性,文官集团的这些宗师们不说话,他绝对会让大太监刘靖高唱‘有事起奏,无事退朝’的话。

    但今天,他显然并没有这个打算。

    殿中窃窃私语声响起,弘文天子也不急,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朝中百官。

    “臣有事启奏!”

    一个身形枯瘦如柴的老臣,脚穿皂靴,双手持笏站了出来,朝着弘文天子躬身揖礼道:“锦衣卫指挥使吴亚斌,已经连续数月未曾上朝,而北镇抚司的锦衣卫,却愈发的没有约束起来,近日来,闹得京城鸡飞狗跳……臣等连说话的机会都没,臣以为,指挥使吴亚斌应当革职,而锦衣卫亦是要裁撤……”

    老臣话刚说完,朝堂中的其他老家伙们,纷纷点头,纷纷附议。

    弘文天子的脸色没来由的一寒。

    前些时日已经不痛不痒的惩罚一些官员犯下的错,这才几天?不念及他的好,仍然拿锦衣卫说事。

    北镇抚司之所以设立,其意义就是天子监察天下的耳目。

    而这些老东西,却是想方设法的要挖掉他的双眼跟双耳,做个一心只理朝政,而不知天下事的天子人皇。

    “李大学士的意思,是让朕裁撤北镇抚司?”弘文天子看着那老臣。

    作为大部分都是两朝元老的大学士,本是大夏内阁的成员,充当着弘文天子处理政务的顾问。

    顾问就是虚职,譬如在一些问题上给出看法,而不能做任何决断的。

    但自从这些老东西们的修为越来越高,门下士子也都一步步进入朝堂,胸襟博大的弘文天子于是给了内阁大学士们很多权力。

    此后,内阁几个大学士加起来,就相当于前朝的丞相。

    何为丞相,那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这李大学士李启明,如今还兼任礼部尚书,负责整个大夏的典礼,教育,科举的高官,权倾朝野。

    也就内阁之首的大学士王明阳,能够压他一头。

    但李启明这老匹夫很不甘心屈于人下,作为礼部尚书,用他私下里说的话就是:全大夏的文人士子都是老夫的弟子,这大夏除了陛下,谁能跟我刚?

    很诛心!

    但李启明活的很滋润,因为弘文天子……真的是胸襟博大。

    因为……朝中还有一个奇葩的言官,是整个大夏唯一敢指着弘文天子大骂的人。

    偏偏他也活的很滋润。

    一个辱骂人皇陛下不肯娶他女儿,不肯开三宫六院,就是性无能表现的人都能活下来。

    不过是建议陛下裁撤锦衣卫的大学士,怎么可能活的不好?

    “北镇抚司可以存在,但锦衣卫必须裁撤,否则以锦衣卫的行事手段,连京师重地都这般胡闹,更何况是京城之外的地方……”

    “民间都说锦衣卫是一群食人魔,择人而噬,手段凶残……”

    李大学士身形微微颤抖,情到深处挤出了两滴眼泪,然后一副同情天下人的悲天悯人的样子,令朝中百官动容。

    纷纷劝谏陛下,裁撤锦衣卫。

    弘文天子额头青筋时不时顽皮地跳一下,但也可见他的心情正越来越差。

    “锦衣卫指挥使与其麾下锦衣卫,对大夏立有稀世之功,朕不能裁撤!”

    弘文天子正色道。

    李大学士眼珠子圆瞪:“何为稀世之功?无非就是缉拿案犯,替陛下监察朝中百官?可臣等对陛下是忠心耿耿,奈何锦衣卫捏造事实,陷害良臣……”

    “朕的皇儿要回来了!”

    李大学士还想继续说下去,然而弘文天子却是冷不丁的一句话,让得整个朝廷都是寂静无声了起来。

    落针可闻。

    PS:虾米也好心急……来了,还有三更,兄弟们不要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