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最强圣帝 > 第103章 大战三百回合

第103章 大战三百回合

 好书推荐:
    林宇献词完毕,宴席上的那些世家子弟瞬间萎了,无论哪方面似乎都没办法与林宇看齐了。

    既然比不过,那就拉好关系,这总不会吃亏,于是不少世家子弟开始端着酒杯去敬酒。

    来往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敬酒的行列,仿佛今天的寿星公不是陈廷均而是林宇似得。

    但陈廷均对此并不介意,只是一个劲的盯着林宇,不断的捻须浅笑,似乎很是满意。

    而那三大望族的龙子,陆浩林、唐子陵跟方世杰,却是极其的不甘心,武陵郡的文人士子都在拉近与林宇的关系,反倒是他们三大龙子,却成了陪衬。

    岂有此理。

    三人相视一眼,眼中掩饰不住的妒火与愤怒。

    林宇最后实在不胜酒力,也幸好这个世界的酒纯度不够,并不怎么醉人,否则林宇都要被喝趴下。

    陈郡守见差不多了,也挥退了那些想要再度敬酒的人,嘴角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味道,对林宇轻笑道:“林公子怕是不胜酒力了,曹工不妨陪林公子到内院休憩一时半会?”

    曹柏酒还没喝够,刚想拒绝这个荒诞的提议,但瞧得陈廷均嘴角的那抹笑意,陡然惊醒了过来,赞许的看了眼陈廷均,点了点头道:“也好,其实某也有些醉意了……”

    说着,他一手便是拍在了林宇身上,轻声道:“去内院,某要跟你大战三百回合。”

    “咳~咳”

    听到曹柏这句话的林宇,差点被呛昏了过去,要是陈郡守的女儿陈嫣说要跟他大战三百回合,他可能会半推半就从了……

    关键曹柏这孔武有力的魁梧身材,说要跟他大战三百回合,而且他脸上荡漾着暧昧的神色,林宇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道:“这怕是不好吧……”

    “怎么?难道你要拒绝某?”

    曹柏眉头一挑,他随后想到了林宇是个钻进钱眼里的俗人,轻声道:“某身上可有两千两银票。”

    林宇身体颤抖的愈发厉害了,他不搞基的啊,给钱也不好使,这事没得商量。

    此刻林宇恨不得跳起来,指着曹柏的鼻子大骂,好你个文道修士,居然好这一口,我林宇誓死都不会从的。

    “晚生宁死,也绝不会从了你的。”林宇硬气道。

    “什么从了?”

    “你刚才拿两千两银子,说要晚生陪你去内院……行那种龌蹉的事,曹工,晚上虽然生的俊俏,但绝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林宇义愤填膺,同时下意识地远离了曹工,难怪这家伙一来就让自己做到他旁边来。

    原来是个同志。

    曹工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但看到林宇暗中搞的小动作,跟那鄙夷的神色后,终是领悟了过来,一张英气十足的脸,硬是憋得通红,身体都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你……你,某要宰了你这小崽子。”

    曹柏脸色涨成了猪肝色,气的差点吐血,他性取向正确的不能再正确了,却被林宇当成是断袖之人。

    斯文扫地,斯文败类。

    气煞某了。

    “曹工,威逼利诱对晚生没用的?”林宇就站在原地,誓死不从的样子。

    席间的众人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似乎就听到陈郡守让曹柏陪林宇去内院醒酒。

    怎么突然间,这曹柏居然要宰了林宇。

    一切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某是要跟你下象棋,大战三百回合,你却以为某要与你行那龙阳之好,今日,今日某要替天行道,宰了你这混账糊涂小子。”

    曹柏爆发了,一世英名,差点就毁在了这个混账小子手里,此刻欲哭无泪,下意识地就想抄起凳子,欲将林宇毙之。

    “不可,曹工!”

    陈廷均吓的浑身一哆嗦,连忙开口喝止。

    方如龙也动了,徐姓中年人也动了……

    “误会了……”

    林宇听到曹柏歇斯底里的咆哮,跟涨成猪肝色的脸色,便明白自己似乎会错了意思。

    曹柏带了两千两银票,是打算跟自己在象棋上,大战三百回合,而不是自己想的那种……

    冤!

    “曹工且慢!”

    林宇心思电转,后背意境被冷汗湿透,连忙脱口而出道:“梦入神机……”

    唰!

    曹柏抄起的凳子悬在了半空,硬是没有砸下来,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所有人到屏息凝神地注视这一幕,全都惊出一身的冷汗。

    唯独三个龙子,幸灾乐祸的表情。

    林宇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刚准备说一些这是误会之类的话,但还没来得及整理语言,曹柏却是怒气消了大半,迫不及待道:“要将梦入神机的棋谱给某?”

    “东西放下来再说这个。”林宇指了指曹柏手中的凳子。

    曹柏脸色一红,这才发觉到自己失态了,同时深深地看了眼林宇,似乎很多年来都没人能够让他这般失态了。

    这小子,还是头一个。

    有意思。

    随后放下凳子,沉声道:“什么时候给某送来?”

    林宇见曹柏手中没了凶器,松了口气道:“等晚生慢慢编著,好了,就给曹工送去。”

    不付出点什么,就想要?等个三年五载吧!

    “看你表情,似乎打算等个十年八年……”曹柏的手再一次摸向凳子。

    “三个月!”

    林宇眼睛的余光看到了曹柏的小动作,顿时认怂,嘴角微抽,他知道曹柏不会真的毙了他。

    但有时候,骂架是拉近两人关系的最好捷径。

    就像他跟曹柏之间的误会,只要两人最终不是大敌,那必然会是关系最好的往年之交。

    事实上,曹柏确实非常欣赏林宇,怒意消了后,他发现林宇虽然混蛋,但起码还算是个不错的人才。

    况且,他也是没将事情说清楚,情有可原。

    “好,三月后你不送来,某亲自去拿,但现在,你得跟某下两局,家中管事一窍不通,教了他半宿都不入门路,只能过来找你过过瘾了。”

    曹柏是个很直接的人,从不拐弯抹角,也不忌讳他自己的修士身份,十分随性。

    与此同时,陈廷均见曹柏公然说要跟林宇下棋后,便觉得这事也没必要藏着掖着,就让武陵郡的这些世家众人,一起观摩观摩这天下第一棋。

    同时,他也能够在一旁学而时习之……

    岂不妙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