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最强圣帝 > 第78章 郡守府

第78章 郡守府

 好书推荐:
    “你小子,很不赖嘛!”

    中年人没有立刻回答林宇的话,反而是欣赏道:“遇事不惊,临危不乱,发生在醉仙楼的事,我现在还记忆犹新,简单地几句话,便将一位学子给收拾了。”

    “大人谬赞了,学生只是在阐述事实,是郡守大人明察秋毫。”林宇躬身道。

    中年人笑看着林宇,心里却是忍不住发笑,这家伙,小小年纪,却是人精一个。

    “好啦,你们跟我走一趟吧!”

    中年人摆了摆手,他不想跟林宇争下去,这小子肯定有无数个理由跟借口。

    林宇抬头,惊诧地看了眼中年人,疑惑道:“去哪?”

    “郡守府。!”

    中年人正声道。

    “呀!”

    林宇忍不住吃了一惊,难道自己犯事了?去郡守府干什么?

    方世玉也是眉头紧皱,沉声道:“这位大人,要带我们去郡守府干什么?我与林宇俱是武陵方家子弟,自认……”

    方世玉的话还没说完,那中年人便似乎有些耐烦,道:“郡守大人要见你们!”

    顿时,方世玉闭嘴了。

    林宇也乖了。

    废话,武陵郡的郡守,土皇帝要见他们,哪里还敢多说废话?就算是方家子弟又如何?

    乖乖去拜见,才是正道。

    况且,很多人想见郡守都见不到。

    在中年人的带领下,林宇与方世玉,被带到了武陵城中的郡守府,但并非是郡守府正门,而是一处侧门。

    郡守府外,城卫军把守,防卫森然,充满了一股肃杀之气,四周静悄悄地,连鸟兽虫鸣声都没。

    “进去吧!”

    中年人冲看守侧门的城卫军使了个颜色,铜门打开,林宇与方世玉以及中年人进入其中。

    此时,门户再次关闭。

    进入铜门后,在中年人的带领下,绕过庭院,进入一处假山飞池的小院中,此刻,一老一少两道身影,正在院中的石桌上下棋,还有一个半弯腰的老者,眼睛盯着棋局,频频点头。

    林宇认得,那老者自然是醉仙楼中有过一面之缘的郡守陈廷均。

    而当林宇看清楚,院中下棋的那个少年面容后,整个人都差点跳了起来。

    这不就是白天带他去御书斋的那个,女扮男装的陈公子吗?

    等等~

    陈公子?

    她姓陈,难道……跟郡守陈廷均有关系?

    林宇一时间呆住了,他想起了御书斋掌柜,面对陈公子时的态度。

    得,这陈公子无疑是陈廷均的什么亲戚,或者说是……孙女?

    院子里的动静,也让得下棋的那位陈公子,微微抬起头,当目光与林宇触及的刹那,也是微微愣了愣神。

    显然,她也认出了林宇。

    但很快,她便全心意投入到了棋局当中,不到几个回合,她便是败下阵来,轻叹了口气道:“我输了……”

    “你棋艺已经很久没有再进步了,那话本当真好看?还有你这幅模样,像什么样子?”

    棋局完毕,陈廷均便是沉声呵斥了起来,像是检查家庭作业的家长,发现了子女功课奇差,而愤怒。

    一时间,院子里的林宇等人,大气也不敢出。

    就连那中年人,也是神色肃穆。

    “我根本不喜欢下棋……”

    那陈公子嘟着嘴轻声说道:“是爹爹你逼我的……”

    “你……”

    陈廷均扬起手,差点就一巴掌扇下去,但最终还是没能下的去手,只是无力地坐在凳子上。

    爹爹?

    然而,听到陈公子对陈廷均的称呼后,林宇整个人的头皮屑都要炸飞了,这来头就有点恐怖了。

    典型的官二代,难怪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御书斋的生死。

    嗯……

    这层关系要处理好,免得被这女人坏了他的赚钱大计。

    林宇心中对此,已经有了应对方案了,关键是……那一百文钱,要尽快赔上,免得被抓住小辫子。

    “恩师,林宇、方世玉我已经带来了……”

    便在这时,那身份看起来同样不简单的中年人,恭声道。

    “哦?”

    陈廷均眉头舒展开来,转过身,目光落在了林宇与方世玉身上,上下打量了起来。

    “方世玉?”

    那陈公子的目光落在了林宇身上,眼中划过一道精芒,低声喃喃道:“原来你叫方世玉,想不到方家外院之主的公子,居然也爱看话本……”

    陈廷均听到中年人的话后,冲他家的‘陈公子’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去。

    陈公子如蒙大赦,溜之大吉,回到了院中的房间,同时手指捅破窗户的纸糊,偷偷地打量院中的场景。

    但大部分时候,目光都落在林宇的身上。

    “学生林宇见过郡守大人!”

    “学生方世玉见过郡守大人!”

    林宇与方世玉作揖行礼,陈廷均微微点头,随后赐座。

    林宇与方世玉入座,面对一郡之长,多少有些拘谨。

    “方世玉,宜川镇那边的生活可还习惯?本郡守很早听说,宜川那边遭旱,如今处理的怎么样了?”

    陈廷均看向方世玉,似笑非笑道。

    方世玉身体微不可查的一抖,连林宇的手心,在此刻也是出了把汗。

    郡守代表的是大夏朝廷,而关于宜川镇那边灵稻的事情,陈廷均至今都还蒙在鼓里。

    但显然……这位郡守大人也是知道一些。

    至于知道了什么,却是没人清楚。

    也正因为如此,方世玉也不知道该如何圆满地回答,最后索性硬着头皮说道:“目前已经解决了宜川镇的旱事,承蒙郡守大人关心。”

    “解决了就好,本郡守以为你们方家子弟,都在应对来年的春季考核,可能无暇顾及,看来外院还是有不错的子弟嘛。”

    陈廷均赞赏了一番方家,但这话,无论是林宇还算方世玉听了,内心都有点发憷。

    “是……”方世玉点了点头道。

    “呵呵!”

    陈廷均笑了笑,浅尝了一口院中那老者沏来的茶。

    方世玉感到喉咙有些干,内心紧张到了极点。

    目前方家对于灵稻的事情,是隐瞒再隐瞒,绝不容许有任何风声走露,尤其是不能让郡守知道。

    否则的话,此事若是被大夏朝廷得知,方家便是欺君之罪。

    林宇见状,知道郡守陈廷均再问下去,方世玉怕会顶不住压力,方世玉就算天分再高,终究也只是个弱冠年纪的青年。

    怎么可能玩的过一郡之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