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乱世鬼影 > 第八百二十六章 山中邪教

第八百二十六章 山中邪教

 好书推荐:
    天机道人虽然胡子头发雪白,但红光满面,皱纹也很少,一点都不显老态,而且身上散发的波动已到了真人境的后期。

    “天机老道,这几年你靠着这些灵草活的可真不错,生机比以前可旺盛了一倍不止啊。”

    天机道人没有吱声,围着岳非转了两圈,突然一拍岳非的肩大笑起来,道:“好,好啊,真不亏是我看中的人,几年不见成就了地仙。”

    岳非身上虽然没有法力的波动,但却让天机道人感觉到危险,而且到了岳非这个竟界,又修炼了仙力,身上自带一股仙气,以天机道人的见识,自然能猜出岳非的实力。

    “你来的正是时候,最近龙虎山不太平,既然你来了,就将此事解决了吧。”

    天机道人坐回竹椅上,端起竹制的水杯喝了口水,道。

    “我是来看你的,不是来解决什么事的,而且万寿宫能人辈出,有什么事解决不了。”

    岳非偷偷看了一眼院中的灵草丛,灵草轻微晃动,仔细听了下还有咀嚼这声,暗骂灰仙忘恩负义,光想着吃了,也不帮着自己寻找灵草。

    “那帮废物若是能解决,岂不是早就解决了,还能留到现在?”

    岳非很是好奇,万寿宫可华夏大地数一数二的修炼宗门,有什么人敢在万寿宫门口做恶。

    根据天机道人所言,在一年前,龙虎山中出现了一个邪恶门派,牢牢的控制着山中的五个村落,每个村落中都有妖兵妖将驻守,村落中的人都被控制,神智不清,成了妖兵妖将的奴仆。

    在进山的悬崖峭壁上也有妖兵反守,外人只要进入就会被扑进村中,就连万寿宫的一些弟子在途经那些山道时,也被抓了去。

    万寿宫自然不会眼看着妖人作怪,数次组织人手想将妖人灭杀,还龙虎山安宁,可去的人都被打的带伤而回,就算是由长老带领,也不过是破了对方的第一道防线,而在第二道防线同样吃了败仗。

    就算宫主亲自出马,也不过是打到那邪教的大门口,由于伤亡过多,宫主不得不退回。

    邪教妖人中有千年树妖,狼妖,还有傀儡师,其教主是个身穿黑袍的人,据说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见过的也都死了。

    黑袍教主修有邪法,专伤人的魂魄,能瞬间将一个活人的鬼魂撕碎。

    几场大战下来,万寿宫损兵折将,而对方的并没有多大损伤,反而将死伤在他们手下万寿宫弟子炼制成了傀儡。

    如今宫主也拿邪教没有办法,正准备着将全国净明观的人招回,并广邀天下修道者共同对付邪教。

    “连宫主大人都不是对手,我去了也是白去。”

    岳非心中很是震惊,龙虎山中怎会突然出现这么多妖人,而且最让你他好奇的还是那些妖人好似凭空出现,而且还与万寿宫当了邻居。

    “以你的实力,若是与宫主联手,定能将那邪教铲平。”天机道人上下看了眼岳非,淡淡道:“当年我真不该传你道法,一点公德心都没有,万寿宫有难,你竟然不管不问。”

    “我也后悔跟你学习道法,否则我的那点公德心可能还能保留,正是因为跟你学了道法,公德心也没了。”

    “这话啥意思,难道是我将你带坏了?”

    “难道不是吗?万寿宫有难,你这位真人境后期的人,还坐在你的灵草中享受,你眼中根本没有万寿宫,只有灵草,自私自利就是你的本性,我跟着你学了一年道法,功夫没有长进,公德心没了。”

    由于竹屋中没有多余的椅子,岳非直接坐在桌子上,天机道人的激将法,对他一点用处都没有。

    “说的好像有理。”

    天机道人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往椅子上一靠,闭上双眼,片刻后竟然传出沉重的鼻声,这老道竟然睡着了。

    岳非很是无耐,本认为天机道人会说些好话,然后借机敲诈一下他,多要些灵草,哪知天机道人竟然睡着了,看样子是不想再理会邪教之事。

    虽然失去了敲诈的机会,但岳非并不着急,反而希望天机道人睡的时间长些才好,灰仙也就有了寻找灵草的时间。

    岳非看着天机道人,偷偷坏笑,暗道:“睡吧,越久越好!”

    半个时辰之后,岳非轻轻走到门口,灰仙正趴在那里打饱嗝,怀里还抱着十几株灵草,岳非怕天机道人知道,急忙将灰仙和灵草一起收进龙镯空间。

    “小子,你拿了我的灵草,总要为我做件事吧。”

    突然间,天机道人的声音传来,岳非急忙转身,见天机道人正一脸坏笑的瞧着自己。

    “那只大老鼠是你的仙家吧,他吃了我那么多灵草,还偷了那么多,总要给我一个说法吧。”天机道人冷冷一笑道:“你以为我老人家真的老糊涂了吗,其实我早说知道你的那些勾当,你在屋内稳住我,主你的仙家偷我的东西。”

    “其实你小子不愿出手就是想给我讨价还价,想要我的灵草,说不定还会狮子大张口,对不?”

    “唉,姜还是老的辣啊!好吧,我去铲除那邪教。”岳非叹了口气,道。

    “我带你去见宫主,让他招集人手。”

    天机道人立马来了精神,拉着岳非向前山走去,好似怕岳非逃跑一样,那手抓的叫一个紧。

    万寿宫内气氛很是压抑,一些弟子看到天机道人都是躬身行礼,却没有人说话,显然心事沉重。

    天机道人在万寿宫的地位极高,拉着岳非一路前行,直接进入万寿宫腹地,那些看守见到天机道人自然不敢拦阻,只是看着岳非有些好奇。

    “这不是那个叫岳非的人吗,好像是上次神殿试炼的第一名,拿到了黑金令牌,好像……是凌山净明观的弟子。”

    “不错,是他,听说他与天机师叔有些关系,今日一见应当不假。”

    “可是天机师叔将净明观的人拉到我们万寿宫腹地可是有违宗门规矩啊。”

    “那又如何,你去拦下他们。”

    “这个……算了吧,我可不想挨揍。”

    “……”

    岳非被天机道人拉着到了一座大堂前,这里是万寿宫的宫主招待客人的地方,虽比不上前面的大殿气派,但还算正规。

    大堂内座着十几人,为首的正是万寿宫的宫主,下面坐着的都是万寿宫的高层,而最末处坐着一个年轻人,神色中带着傲慢。

    而这人岳非认识,正是被万寿宫称为千年一遇天才的孔星,如今也成就了真人境,看其身上的波动,应当不久就会突破到真人境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