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乱世鬼影 > 第六百三十四章有窝大老鼠

第六百三十四章有窝大老鼠

 好书推荐:
    如果能独占平阳城及周边区域,可说是一方帝王,这种诱惑骆师长自然挡不住。而且他还听说松下正雄本就是钟大帅的人,楚大帅现在是凶多吉少,骆师长已感觉大势已去,便答应了那道人的提意,不过,暗中却留了一手,将那道人暗中监视起来,如果楚大帅回来,便将那道人杀人,继续跨着楚大帅。

    杨海涛说的那些话,老成精的骆师长自然知道,投靠了钟大帅也不会得到重用,即便是许下的承诺,也未必实现。

    而且那个道长能过暗查,发现了杨海涛身上没有阳气,自然猜到杨海涛可能是个行尸,便画了这张专门针对行僵尸的符箓,只要僵尸一类的邪祟碰到必会喷出大火,将其焚烧。

    不过,杨海涛这个行尸有些特殊,他体内有松下正雄布置的天符纹,任何法力的攻击都能抵挡,当初楚大帅身上的天符纹能挡下已达真人境巅峰的白骨精,可想天符纹的威力。

    而藏在骆师长府上的那位道人不过是普通的法师,连天师位都未踏入,画的符威力也有限,自然伤不到杨海涛。

    在杨海涛一巴掌拍到那符箓上时,其掌心突然涌出一道红光,将正想燃烧的符箓给压了下去,那符箓也随之碎裂。

    不过,那红光以骆师长等人的肉眼凡胎根要看不到,因此,在他们看来,杨海涛一巴掌拍下,符箓安然无样,并没有任何变化。

    杨海涛知道身上的天符纹,见起了作用,暗中松了一口气,为防被骆师长看穿,直接将符箓抓在掌心,双手一阵乱搓,将那符弄了个稀巴烂。

    “骆师长还有何手段?”杨海涛将撕碎的符扔到骆师长面前,冷冷问道。

    骆师长望着碎裂的符双眼发直,如果按那个道人所言,杨海涛现在应当被烧成了灰才对,难道那道人没有什么本事,只是钟大帅派来了个嘴皮子?

    此时骆师长对那道人多了一层怀疑。

    骆师长有所不知,钟大帅手下有些实力的道人都去了青明山研究那个古墓和古墓上的阴纹去了,来这里的道人却实没有多少水平,对付一般的小鬼还行,可对付有着天符纹的杨海涛根本没用。

    “钟大帅不是傻子,他也知道来平阳城是有危险的,当然不会将得力干将派来,只会让一些无足轻重的小喽啰来传个话,许下些好处,这些人其实就是江湖骗子,嘴皮子好而已。”杨海涛淡淡一笑,道。

    唐旅长此时看着骆师长的神色也有些怪异,因为他家也有个道人,不过不是钟大帅派来的,而是东南方的吴大帅。

    唐旅长知道平阳城有杨海涛和骆师长在,他一时半会也不会得手,便韬光隐晦,不动声色,待别人斗的两败惧伤之时再出手。

    因此,他很愿意看着杨海涛与骆师长内斗,如今见到骆师长的手段的无效,又听着杨海涛的讽刺之言,他心里突然想到自己家的那三位是不是也如杨海涛所言,只是江湖骗子。

    会议室内立时静了下来,好半晌后,一位团长方才说道:“杨参谋,我是平阳城土生土长的人,家人都在城内,我不希望平阳城出事,在楚大帅坐镇的这些年,平阳城一向平静,百姓生活安定,如果其他人想将平阳城送给别人,我第一个不答应,杨参谋有何吩咐,我赵不二绝不含糊。”

    “对,我钱衡也支持杨参谋,寻找楚大帅。”

    第三位团长也点了点头道:“打仗就是为了夺资产,如果平阳城被人抢去,税收肯定会增加,百姓生活苦不堪言,我倒是愿意维持现状,我听杨参谋的。”

    “我也听杨参谋的!”

    突然门外传来一道宏亮的声音,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大步走了进来,正是张团长,当年他与杨海涛和岳非碰过面,还因为王清莲的事将自己的小姨太给休了。

    原因是小姨太的爹要拿王清莲配阴婚。

    张团长知道杨海涛身后有岳非,而岳非将不可一世的摩云观都废了,观内的人可都是修道者,手段极多,可岳非凭一人之力废了所有人。

    而且后来他还打听到,让楚大帅都头痛的丁震也是死于岳之手,还有平阳城的冥王以及他们的师父梅道人,以及鬼灵,都载在岳非之手,这样的后台,可不是其他大帅嘴皮子上许下的好处可比。

    因此,张团长看的很清楚,其他们根本斗不过杨海涛,如果杨海涛愿意,两年前他就能坐上大帅的位置。

    杨海涛闻言,微微一笑,赵不二本是他的人,由他打头技持自己,还带动了三位团长,成事又多了一些把握。

    只是他的人查到平阳城新来的道人不少,想要坐稳自己的位置,首先要清除这个些,军心才会稳,至于楚大帅只能装模做样的派人去找。

    ……

    在平阳城暗流涌动的时候,岳非和明玄及明元两位道长已到了青明山下,根据明玄道长的弟了提供路线,三人进入青明山。

    青明山最高峰也不两三千米,并不算高大,也不是明山大川,但地形确很复杂,而且绵延数百里。

    那座古墓就座落在大山的中心区域,一般人很难到达,而且山中野兽众多,很少人愿意深入大山,即便是山下猎户,也只是在山外围转转。

    青明山也许是地理位置的原因,山内终年有雾,又因山石林立,树木茂盛,很容易迷失在山中。

    岳非三人虽然有明玄道人提供的路线图,但也被困了数次,在原地转圈,有几次,三人都认为是中了小鬼的鬼打墙。

    好不容易理清了路线,又进了雾区。

    不过,他们却找到了大部队走过的痕迹,钟大帅让几十名修道者带着一千人的队伍进山,行迹也不容易隐藏。

    三人顺着痕迹寻找,倒是省了不少事。

    “师弟,你这是干什么呢,我们可不知道你还有本事啊?”

    行走间,岳非突然提鼻子闻了起来,让明玄与明元两人想到了观里喂养的狗,于是戏谑的说道。

    “我只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岳非翻了翻白眼,便回了过去,显然是说两人是老狗。

    “我有灰家仙,因此灰家的气味我比较熟悉,在这里我闻到了灰家身上的气味,而且还很多。”岳非接着道。

    “也许这是里有窝大老鼠,在山里并不奇怪,而且有很多。”明玄道长淡淡道:“师弟不会太敏感了吧。”

    “一窝大老鼠不奇怪,只是这窝大老鼠跟了我们很久了,而且味道越来越浓,显然数量是越来越多。”岳非看明玄道人,道:“你说它们跟着我们干啥,难道是看上你个老光棍了?”

    “滚!”明玄骂了一声,道:“这倒是奇怪了,难道这里也有和你一样有个能控制灰家仙的人,要对付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