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羽化浮 > 第522章 红珠求种

第522章 红珠求种

 好书推荐:
    裴政在屋子里四处观瞧之时,发现幔帐后面的床上似乎是躺着一个人,而且此人正侧躺在床上看着自己。裴政瞧不清楚此人的身形相貌,便厉声喝道,

    “是谁?别在这装神弄鬼的!”

    “呵呵呵呵!”

    躺在床上的人慢慢地坐了起来,然后下床朝着裴政走了过来。裴政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双臂再次向外撑了一撑,还是没能将这蛛网撑破。

    此人来到裴政的身前,说道,

    “阿政,我等了你这么久,终于把你盼来了!”

    裴政听着此人说话耳熟,仔细一看,不是那姬红珠又是谁。此时的姬红珠上身仅穿着一件半透明的薄纱,*****事物隐约可见,下身穿着一条百褶裙,也是十分的宽松。

    裴政见姬红珠如此穿着,不禁脸上一红,又往后退了一步,说道,

    “妖女,你害得我好苦,若不是有高人助我,我这条手臂差点不保,如今又将我绑到此处,意欲何为?”

    看着裴政一脸的怒相,姬红珠赶忙上前两步扶住裴政说道,

    “阿政,你不要误会,我怎么舍得害你呢!我回到教中后想你想得是寝食难安,这才提前让蛊毒发作,让你提前到我五仙教来找我,没想到你却找旁人解蛊。”

    姬红珠说着用指甲在裴政手臂位置的蛛网上轻轻一划,裴政被缚住的手臂就露了出来。姬红珠拉出裴政的右手,将右臂的衣袖往后褪了褪,看到裴政胳膊上被松油烫出的疤痕,不禁心疼地说道,

    “阿政,你,你都不怕疼吗?为何要让别人来解蛊,为何你不能早点来五仙教让我给你解蛊呢?你难道不明白我对你的一片真心吗?我怎么会害你呢…”

    姬红珠还要进一步对裴政倾诉自己的相思之情,怎奈裴政突然伸出右臂一把掐住姬红珠的脖子,手上微微用力,那姬红珠整个人便被裴政提了起来。

    “妖女,我裴政自问从未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为何要如此害我?!你我本是萍水相逢,根本谈不上有什么男女之情,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一厢情愿而已,为何你要一直对我纠缠不清,为何要下蛊毒害于我,为什么?你们这些邪教,与那幽冥教又有什么区别?!”

    姬红珠被裴政掐着脖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且窒息感也越来越重,双手抓着裴政的手臂,双脚在半空中胡乱扑腾着。裴政看着姬红珠这副样子也怕将她掐死,当即松开手将她放了下来。

    坐在地上的姬红珠双手撑着脖子剧烈地咳嗽着,过了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然后眼泪汪汪地看着裴政,说道,

    “阿政,你,你难道真的对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没有!”

    “那你到底喜欢谁啊?难道是喜欢幽冥教的那个鬼玲珑吗?”

    “我喜欢谁不用你管,也没必要告诉你,快快替我解蛊!”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幽冥教的那个妖女?”

    裴政见姬红珠一脸不肯罢休的神情,沉吟了一阵,说道,

    “没有,我没有喜欢过任何人,最近这段时间我的心思一直放在如何营救父亲上,没有心情考虑其他事情。”

    姬红珠眼睛一亮,又问道,

    “你说的是真的?你父亲被何人捉去了,我可以帮你救他啊!”

    “我父亲的事与你无关,也不需要你操心,快快替我解蛊!”

    姬红珠擦了一把眼泪,站起身来,说道,

    “给你解蛊没有问题,只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何事?”

    姬红珠脸色微微一红,有些腼腆地说道,

    “我,我想让你给我留个种。”

    “什么?你说什么?”

    见裴政没听明白,姬红珠又将声音提高了几分,说道,

    “我,我想让你给我留个孩子,你不在这里,有个孩子陪着我也好。”

    裴政听完姬红珠的话想了一想,这才明白姬红珠说道是什么意思,当即大怒道,

    “妖女,你好不要脸,这种话你都能说出口,你脑中可还有礼义廉耻吗?胡闹,快快替我解蛊!”

    姬红珠见裴政立时拒绝,知道裴政此时正在气头上,也不想激怒裴政,眼珠一转又说道,

    “我们五仙教的女子没你们这些官宦世家这么多规矩,这么顾及礼义廉耻,我们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就留在五仙教中陪我半年,只要你答应,我立即给你解蛊,如何?”

    裴政此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将身上的蛛丝撕扯干净后,本想用武力强逼姬红珠就范,又考虑到这是在五仙教中,若是伤了这姬红珠,不但蛊毒解不了,还可能让自己难以脱身。考虑了半天,说道,

    “我最多留在此处一个月,在此地耽搁太久会影响营救我父亲的计划。”

    “嗯…,一个月时间只怕是太短了吧?”

    姬红珠本不想答应,但觉得此时不好把关系弄僵,心说,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让裴政爱上我了,等过几天趁着裴政心情好的时候我再下点药粉,促成我和裴政之间的好事,等我肚子里有了孩子,不怕裴政他丢下我不管,嘿嘿…”

    想到此处,姬红珠问道,

    “阿政,你说留在这里陪我一个月,你说话可算数吗?”

    “我裴政行得正坐得端,说话向来是言出必行,我说出来的话你难道还不相信吗?”

    “信,我当然信,裴大公子这样顶天立地的人物说出来的话我敢不信吗?呵呵,我这就给你解蛊。”

    姬红珠说着走到一边打开了一扇柜门,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罐子,用手抓出一些白色的药膏抹到了裴政的胳膊上。待药膏抹匀之后,裴政面带疑虑地问道,

    “难道这样就解蛊了?”

    “哪有这么简单啊,你手臂上的蛊毒需要用七种不同的药膏连续涂抹七天方能彻底祛除,而且这药膏每天涂抹的顺序还不能出错,否则就会刺激蛊毒,引起更大的反应。”

    “解蛊还要这么麻烦,看来你们五仙教的人真是够阴毒的,居然研制出这种邪恶的蛊毒,就你们还有脸去攻打幽冥教,估计你们做的恶事比那幽冥教也少不了多少吧。”

    姬红珠听裴政嘲笑自己的门派倒也不发怒,说道,

    “我们可没有幽冥教那么大的实力,也不会无缘无故去骚扰中原的各门各派,所以西山部的大智寺也不会主动找我们五仙教的麻烦。好了,阿政,今晚你是跟我睡在这里呢,还是单独给你找住处呢?”

    看到裴政又要发怒,姬红珠急忙笑嘻嘻地揽住裴政的胳膊,说道,

    “跟你开玩笑了,看把你气得,走,我带你去找房间去。”

    姬红珠拉着裴政走出屋子,裴政突然想起了杨天朗,问道,

    “跟我一道来的那个小子被你们带到哪里去了?可不要伤害他!”

    “放心吧,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会派人好好招待他的。”

    裴政半推半就地被姬红珠拖走了,而此时金吾四煞和鬼玲珑还在骑马赶来的路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