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海贼之祸害 > 第二十三章 解脱

第二十三章 解脱

 好书推荐:
    “废物,全是废物!”

    头戴金冠的中年男人在甲板上怒吼着。

    那愤怒到极致的声音几乎传遍了整艘王船。

    这个中年男人,也即是南德卡内特王国的现任君主——卡内特.罗威尔。

    先前被莫德射杀的熊孩子莱尔,则是罗威尔最宠爱的二王子。

    也正因为这样,罗威尔才会将莱尔带上船,目的就是为了带莱尔去圣地玛丽乔亚见见世面。

    不曾想,连东海都还没出去,莱尔竟然被射杀了……

    尽管已经将那几名护卫不周的士兵扔进海里喂鱼,罗威尔也是难泄心头之怒。

    这种情况,要是不将凶犯折磨个千百遍,他的怒火又岂会平息。

    可事实上,他在问清楚情况后,非但没有指派王船上的兵力去支援负责护航的海军,甚至下达了规避的命令。

    这样做的动机是避免风险,同时还可以让本部来的两艘军舰去对付凶犯。

    毫无疑问,罗威尔确实想要为可爱的二王子报仇。

    但在那之前,罗威尔岂会浪费两艘现成的军舰打手?

    以保全自身资源作为前提,然后不择手段去利用所有能利用的东西,是一个国王所应有的优秀品质。

    罗威尔一贯如此,所以即便怒火攻心,他也不会去做蠢事。

    在甲板上泄一通后,罗威尔看向身旁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

    “菲尔顿,去了解一下情况。”

    “遵命,罗威尔陛下。”

    被称作菲尔顿的侍卫长快步去往瞭望台。

    罗威尔仍是难掩怒意,那脸上的条条青筋,短时间内是消不下去了。

    就算那两艘军舰能够解决凶犯,他说什么也要给那群海军扣上一个护航不利的大帽子。

    这事没完!

    罗威尔在心里咆哮着。

    菲尔顿才走出一段路,就听到了周围士兵们的惊呼声。

    “嗯?”

    菲尔顿意识到什么,猛地转身。

    远处空中,莫德和拉斐特飞快而来。

    菲尔顿见状,脸色大变。

    “保护罗威尔陛下!”

    菲尔顿大吼一声,抽出刀鞘里的军刀,第一时间赶到罗威尔的身旁。

    听到菲尔顿的命令,周围身穿甲胄的士兵们纷纷动员起来,列阵将罗威尔护在中间。

    从船舱内出来不久的一群王公贵族见势不妙,却是第一时间返回船舱。

    “废物海军,连两个人都解决不了!”

    罗威尔也看到了往这里而来的莫德和拉斐特,不禁怒骂几声。

    这种情况,他又怎么可能待在甲板上。

    要早知道那两艘军舰的海军这么没用,他也就不会下达规避的命令了,直接让士兵用火炮击沉军舰,说不准就能将那两个凶犯解决掉。

    “滚开,别挡路!”

    “遵命!”

    在罗威尔的怒喝下,士兵们顿时让开一条能让罗威尔去往船舱的路。

    “菲尔顿,杀掉那两个恶徒!”

    抛下一句命令后,罗威尔快步穿过士兵队伍,躲进了船舱里。

    他表面上看着很是镇定,心里却慌得半死。

    两艘军舰被灭了,要是带过来的士兵没办法解决那两个恶徒,那么……

    甲板上。

    菲尔顿面色凝重不已。

    那两艘军舰可是从本部来的精英!

    可是,却挡不住那两个恶徒。

    “列阵,准备迎敌!”

    “是!”

    士兵们紧握兵器,如临大敌。

    莫德从空中落在卡内特的船头上,低头俯视着甲板上身穿甲胄的士兵们。

    视线一掠而过,最终停在未带头盔的菲尔顿脸上。

    一众士兵,也就这个五官粗犷的男人不像弱者。

    拉斐特收起双翼,落在莫德身旁。

    哗啦!

    士兵们举起制式长矛,斜斜指向船头上的莫德和拉斐特。

    “嚯嚯,气势不错。”

    拉斐特眼中一片冷漠。

    莫德抽出千鸟,视线稍抬,可见一个个全副武装色士兵从船舱内鱼贯而出。

    也在这时,王船的航行度正在降低。

    待士兵集结完毕后,菲尔顿高举军刀,吼道:“进攻!”

    “进攻!”

    “进攻!”

    “进攻!”

    士兵们气势汹汹攻向船头上的莫德和拉斐特。

    然而,只有真正交手之后,士兵们才会明白什么叫做差距。

    莫德和拉斐特各自冲进敌阵,带起一阵腥风血雨。

    那坚固的铠甲根本无法阻挡他们的斩击。

    二十分钟后。

    战斗结束。

    菲尔顿躺在尸堆里,半边脸庞全是鲜血。

    他还没死。

    莫德撤掉猎人笔记,抬起千鸟,指着菲尔顿的脖颈。

    菲尔顿沾染鲜血的脸上一片狰狞,低吼道:“敢对加盟国的王族出手,世界政府不会放过你们的!”

    “哦。”

    莫德一刀刺穿菲尔顿的脖子。

    菲尔顿出呜呜声,片刻后没了声息。

    收掉菲尔顿的经验值后,莫德收刀走向船舱。

    拉斐特微笑瞥了眼菲尔顿的尸体,紧跟在莫德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船舱里,金钱气息顿时扑面而来。

    看着船舱内极致奢华的装潢,莫德感叹道:“不愧是王族,真舍得砸钱。”

    “船舱里的人数比预想中的还要多。”

    拉斐特用见闻色扫了一下船舱,现船上还有将近五百人。

    除掉外头甲板上的那些士兵尸体,这个数量有点不正常。

    莫德闻言,也是用见闻色大概感知了下船舱里的气息数量。

    “的确多了点。”

    莫德看向不远处的一个房间。

    单那个房间里,就有五六十道气息。

    “过去看看。”

    莫德来到房间门口,直接推门而入。

    这是一个金碧辉煌的房间。

    在房间左侧靠墙的地方,摆放着一套套镶金刻银的桌椅。

    桌子上,是吃到一半的佳肴,以及倾倒漏出酒液的酒壶。

    在地面乃至于椅子上,可以看到不少造型精致的手弩。

    而在房间右侧靠墙的地方,却是伫立着一根根白色的木质十字架,共有十二根,并成一字型排开。

    每一根十字架上皆是捆绑着一个赤着身体的男人女人,他们身上插着为数不少的细小袖箭。

    缕缕鲜血从那袖箭刺进的位置流出,顺着身体落向地面,汇聚出一滩血泊。

    只要有心观察那些袖箭,就会现,那些袖箭多是避开要害,聚集在这些人的四肢上,甚至能看到有几支袖箭钉在指头上。

    在十字架的不远处,则是两个铁杆式牢房。

    里面分别关押着二十几个成年男性和十几个成年女性。

    他们无一例外蜷缩在牢房角落里瑟瑟抖着。

    “这些人……是奴隶?”

    莫德眉头一蹙,冷冷瞥了眼其中一张桌子的底下,旋即走向离得最近的一根十字架。

    在那上面,捆绑着一个低垂着头,气息微弱的女人。

    “杀了我……杀了我……”

    走近后,莫德听到女人声若蚊鸣般的自语声,来来去去就是一句话,在不停重复着。

    莫德的目光掠过女人鲜血淋漓的身体。

    六十二根。

    这是女人身上的袖箭数量。

    莫德沉默看着那些袖箭,大抵也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无非,就是王公贵族在奴隶身上的取乐方式。

    而这女人,显然已经……

    “杀了我……杀了我……”

    “好。”

    莫德一声应下,抬手用最快的度扭断了那女人的脖子。

    女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帮女人解脱后,莫德顷刻间感受到从身侧望过来的道道祈求目光。

    那些目光的主人,是被绑在另外十一根十字架上的人。

    他们也想快点解脱……

    莫德无视他们,转身径直走向那摆放着佳肴烈酒的桌子。

    在其中一张桌子的底下藏着一个人。

    莫德来到那张桌子前,扬手将桌布掀开。

    “不要杀我啊!!!”

    随着桌布掀开,一道惊恐的声音从桌底下传出。

    莫德隐约嗅到了一丝尿骚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