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 > 第1787章 一团散沙

第1787章 一团散沙

 好书推荐:
    迎客楼,天玄城的一座普通的酒楼。

    虬髯仙一行人住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是外城,而且早有探子过来驻扎。

    整座酒楼,被他们全部包下。

    他们回去后,圣笔书生一进门就大笑道,“师兄,果然不出所料,这个天玄城不干净啊!”

    虬髯仙大笑,“这还用说,九天城下面的哪座城池敢说自己干净?他们干净,咱们不就没有油水捞了吗?”

    圣笔书生紧眉道,“你说,这个叶擎天是不是个懂规矩的人?他敢烧了账房,难道是想与我们顽抗到底?”

    虬髯仙摇头道,“不会,他不过是想让我们不要漫天要价而已。烧了账房,以为咱们就抓不到他们的把柄了。他哪里知道,咱们早就派人进驻天玄城。这里的矿场,每天大概的收入咱们都一清二楚。他要是敢顽抗到底,那咱们就要跟他亮亮底牌了。”

    圣笔书生点着脑袋道,“但愿如此,也不枉费咱们兄弟辛苦运作一场。那个莫谷子要是知道咱们在背后捣鬼,肯定要找咱们兄弟拼命不可。”

    虬髯仙不屑笑道,“莫谷子算个屁,他再折腾也是个外来户。咱们九天城土生土长的人,还能让他给欺负了?”

    圣笔书生大笑,“这倒也是,现在外九族和内九族的争斗越发激烈,咱们可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从里面渔翁得利。”?

    “说的正是。”

    虬髯仙喝了口酒,一阵感慨道,“咱们在宗门里地位虽高,但是手里面没有油水啊!倒是这些外来户,一个个有地方上的油水进贡,势力是一天比一天大。要是让他们再继续折腾下去,那九天城哪里还有我们的容身之地?”

    圣笔书生道,“大哥所言极是,千好万好,不如灵石在手的好。有了灵石,才可拉拢下面的弟子。没有灵石,谁会正眼看你。”

    虬髯仙阴阴笑道,“这次就看这个叶擎天懂不懂事了。他要不懂事,那就别怪咱们兄弟乱来。”

    “正是,正是!”

    圣笔书生大笑,与他端起酒碗大喝了起来。

    城主府里,一群老头子闷声坐着。

    叶擎天拿出了一封书信,放在了桌上道,“诸位,莫谷子师兄已经来信了。九天城的内外之争愈演愈烈,现在九天城的本地势力结成一股,外面去的势力结成一股。这次查账,便是本地的势力故意从中作梗,把这活抢了过去。他们临时被换,也是事出无奈,让我们随机应变。我看,这次的肉是不得不割了。”

    张家族长张仲文道,“行云来信,也是这么说的。不光是内外势力争斗,九天城的新旧势力也在争斗。年轻一代,全部奉凌霄宫的四殿下为首。老一辈,全部奉八殿下为首。这原本的九天城势力,全部支持八殿下。外部的势力又全部支持四殿下。现在的九天城,已经乱成一片,好像是一处火药库。”

    王家族长王越山道,“这都怪陛下,太子之位虚悬,迟迟不肯立太子之位。这才导致朝堂纷乱,争斗不休。”

    张仲文道,“怪来怪去,还得怪太子太心软。当初提什么不好,提议废除罪血后裔的罪名。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岂能随便更改?”

    姜振坤听得头大道,“你们说这些做什么,还是讲讲怎么送走那两尊瘟神吧!”

    大家一下安静下来,全部看向叶擎天。

    叶擎天道,“我跟隔壁的城主打听了,这两人并非是什么良善正义之辈。他们步步紧逼,也不过是想给我们施加压力而已。隔壁的天佑城花了一千亿灵石了事,咱们的势力比天佑城大一倍,起码得两千亿灵石。”

    “两千亿?”

    “乖乖哦,他们还真敢开口。”

    “这两人不是狮子大张口吗?”

    “他们是不是疯了啊?咱们九族加起来,一年才产出多少灵石?”

    “……”

    各家族族长心疼的直叫,一个个的脸上都写满了不情愿。

    叶擎天叹气道,“事有轻重缓急,躲是躲不过去的。咱们这些年少交了多少供奉,大家心里面都有数。眼下这两人来势汹汹,咱们是指望不上别人了。我今晚过去跟他们好好商量一下,争取让他们少收一点。大家好好商量一下,把这钱分摊一下吧!”

    他一提出钱,各家族长全都闷下脑袋。

    姜振坤第一个道,“城主,你也知道,咱们姜家和赢家刚起冲突,家里面又被盗贼霍霍了一顿,手里面早就没有闲钱了。”

    赢啸城跟着道,“是啊,城主。咱赢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族长刚走,他的纳戒也不知所向。而且族里面的库房,藏宝楼全部被人给偷了,哪里还有闲钱啊?”

    白家族长白宗汉叫苦道,“你们两家被偷,咱们也没有幸免啊!”

    萧家族长萧朝天道,“我们萧家与姜家是同一天被盗的,这盗贼还没有抓住,哪里还有闲钱给他们?”

    “对对,谁家有钱让谁平摊,反正我们姜家是没钱。”

    姜振坤一脸坚决。

    场上,只有张家,叶家,王家,姚家,姬家没遭贼。

    他们冲着这几家连忙道,“你们什么意思?咱们九族同在天玄城吃饭,难道把这供奉交给我们承担?”

    “是啊,要摊一起摊,要么就一起扛着,怎么能把事情推给我们呢?”

    “你们虽然遭了贼,但是并未动根基啊?我可听说了,你们那库房和藏宝阁装的都是些平常的物件,关键物件,你们谁不是带在身上,藏在别处的?”

    “……”

    屋里面,立马争吵起来。

    叶擎天黑着脸听了一会,站起身子道,“你们吵吧!外地压境,一点都不团结,咱们天玄城迟早散了不可。什么时候吵出个结果,你们再叫我过来商量。”

    他一摔门,大步离开。

    大家看的一瞪眼,低声叫道,“他还急了,这天玄城,就他们叶家赚的最多。现在可好,有事了想起我们来了?”

    “别说了,人家是城主,咱们都是跟着人家吃饭的,说这些有什么用啊?”

    “城主怎么了,咱们在九天城也有人,未必做的比他要差。实在不行,咱们就重新选举城主。这个天玄城不姓叶,也照样能过下去。”

    “……”

    屋里面的人平时看着和气,关键时候遇到事情就乱了。

    叶擎天这个城主当得窝火,打算先去迎客楼找虬髯仙和圣笔书生谈谈价钱再说。

    若是能少交点,那就再好不过。

    若是不能,那再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