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 > 第1926章 无能为力

第1926章 无能为力

 好书推荐:
    龙飞跟冯全聊了一夜,把这里的事情大概了解了一遍,这才放冯全回去休息。

    大早上,有人突然过来传话,说是千户沈怀恩在监察大牢里自杀了。

    李家来了人,在大牢里又闹又骂,监官李元庆要龙飞赶紧过去。

    “形势不容乐观啊!”

    龙飞叹了口气,跟着传话的人去了监察大牢。

    牢房里,冯全的身子挂在房梁上,双脚垂地晃来晃去。

    一个女人披麻戴孝,跪在下面哭的跟泪人似的。

    她的身边围着一群人,一个个神色不善,手里都握着家伙。

    龙飞一到,里面的气氛骤然紧张。

    一群人纷纷冷目盯在了龙飞身上,女人更是站起来,冲着龙飞哭叫打去,“你还我丈夫,你个狠心的恶人,你还我丈夫命来!”

    龙飞身后的人,连忙将她拉扯住。

    她盯着龙飞,满脸梨花带雨,哭的眼睛都是通红。

    龙飞瞧着她抬眉道,“你是沈怀恩的夫人?”

    女人哭叫大骂,“你说呢!”

    龙飞哼笑,“不错,到底是贤惠的妻子。他前脚刚走,你第一时间就备好了孝服,他在下面一定会感激你的。”

    “你什么意思?”

    沈妻的眼珠子一转,说话都有些不自然。

    龙飞不理她,只是盯着尸体看了一眼道,“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元婴境的人上吊能把自己吊死的。你丈夫这招金蝉脱壳用的真好,肉身死了,元婴逃走了。怎么,打算找个倒霉蛋夺舍重生,再与你双宿双飞吗?”

    沈妻紧张的一时都抓住了拳头,指着他急喝道,“你血口喷人,恶人先告状!”

    她带来的人同样作怒色道,“大人,你无凭无据,为何要在这里欺辱一个已经死了丈夫的妇道人家?”

    “大人,难道你真是铁石心肠吗?”

    “姜大人,死者为大。沈怀恩已经为他所做的事情伏法,你还想怎样?难道还想逼的他的妻子也死在你面前,你才肯善罢甘休?”

    “……”

    他们的话还没有落下,沈妻就一头往墙上撞了过去,嘴里还大喊着,“让我死吧!沈郎一死,我活着也没有意思了!”

    有人急忙配合着拉住她,一个个都是戏精上身的模样。

    龙飞任凭有天大的本事,此刻也只感觉有些无语,有些压抑,有些力不从心。

    他叹了口气,冲着他们吩咐道,“你们也不用在我的面前做戏了,我是主管医药的首领,本就与这监察部门扯不上关系。这事情由监察大人负责,我不做过问。”

    他说完独自离开,留下一群人在监牢里,一个个露出了一丝胜利者的笑容。

    府院里,龙飞坐在凉亭下喝了口茶,掏出一把长剑用布擦了擦。

    管家冯全上来,见他面色阴郁,担心宽慰道,“大人,官场里就是这样。一个人的能力再大,也不可能对抗整个官场的潜规则。您消消火,很快就习惯了。”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龙飞看着他。

    冯全笑道,“这事情再简单不过,他们怕沈怀恩坏事,所以就弃车保帅,让沈怀恩自己了断呗!况且,这沈怀恩只是肉身自杀,元婴不是还在?出去后,找副身体,可以继续逍遥法外。”

    “这么说,沈怀恩不光是参与了克扣马夫福利的案子?还参与了其他的大案子?”

    龙飞抬眉。

    冯全道,“大人明鉴,这马场从上到下,一路关系都要打通。要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这里的问题不就早就曝光了?”

    龙飞举着长剑,叹了口气道,“可悲啊!堂堂的修士,竟然也腐败至此。”

    “我想有一把剑,斩尽天下负心人。”

    他的长剑落下,剑气一荡,咔嚓将石桌一劈成了两半。

    冯全吓得咽了口唾沫道,“大人,在这官场里,可千万不要动用武力。你本事再大,只要不按规则办事,这里的人马上就能找到借口把你赶出去。”

    龙飞手提长剑,突然惨笑,“放心吧!我是来度假的,又不是来当官的。这里的事情再黑暗,只要不招惹到我,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他一个人收了剑,进了屋里把自己关了起来。

    冯全盯着大门,掩嘴偷偷一笑,得意的出了门,还哼起了小曲。

    很快,整个马场都知道了这个驸马爷的感慨。

    一群人暗中得意大笑,“不管上面派来的是什么天兵天将,到了咱们这个大染缸里,定会让他们染成牛鬼蛇神!”

    “一个驸马爷,势单力薄,有什么本事敢来挑战咱们?兄弟们再努力一下,争取一个月时间把他排挤出这里。”

    “一个月太长了,咱们得想办法让他赶紧滚蛋。三天时间,大家的动作要快一点。”

    “一个医师长不称职,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哈哈,那肯定是要从战马的健康问题着手了?”

    “……”

    三天时间,马场的人都在议论驸马爷的事情。

    他把自己关在门里,三天都没有露面。

    大家心说驸马也这是心死了,自知惹不起这里的权贵,打算跟这些人同流合污了。

    马夫们一阵感慨,本以为驸马爷可以为他们做主,谁知道面对这伙恶人也是无能为力。

    千户换了人上任,竟然是沈怀恩的堂弟。

    他把兄长死的恶气,全部发泄在这些马夫的身上。

    每天故意找借口责罚他们,三天时间,把马夫们折磨的惨不忍睹。

    大白天喂马的时候,眼睛都打瞌睡。

    老马更惨,被他用鞭子抽打了一顿,现在滚在床上都不能起来。

    大家齐声叫苦的时候,一个更惨的消息传来。

    马厮里,十万匹战马,有一大半腹泻难止,从昨晚一直拉到天亮。

    大早上,马厮里的战马躺倒了一片。

    马夫们的心一个个都提了起来,战马得病,而且还是这么多战马。

    这可是大失误,搞不好是要出人命的。

    一群人急忙去了马厮,医师门的人已经在里面紧急诊断。

    他们查看了当晚战马吃的草料,喝的水源,暂时没有查到任何问题。

    这些战马已经拉的没有了力气,滚在地上嗷嗷惨叫。

    若是再找不到问题的根源,它们可就要全部暴毙身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