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 > 第1925章 坐在了火山上

第1925章 坐在了火山上

 好书推荐:
    来人根本不搭理沈怀恩,纷纷从战马上跃下,疾走到龙飞前面,取出了一张圣旨传令道,“帝君有命,升御马监马夫长姜恒远为御马监副监官,兼三品医师首领。即刻上任,不得有误,钦此!”

    场上的马夫一听直接惊得趴在了地上,沈怀恩更是一脸懵逼,一声嚎叫,“怎可如此?我辛辛苦苦做到现在,为何要给一个初来的百夫长升职?这不公平,这不公平啊!”

    传旨的人纷纷跟龙飞抱拳行礼,把升职和大印给了龙飞,一个个翻身上马离去。

    刚才还准备打杀龙飞的仆从,全部紧张的给他跪了下来。

    龙飞冲着他们喝令道,“方才的事情,本官不与你们追究。沈怀恩犯上作乱,先把他抓起来候审!”

    “是!”

    一群汉子马上过去,取出绳子将沈怀恩五花大绑了起来。

    龙飞抬手一点,一股法印打进了沈怀恩的脑子里,把这人的元婴给一下封印。

    沈怀恩拼命挣扎,嘶声大叫,“姜恒远,你不得好死,老子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龙飞盯着他轻笑道,“你这个人真是有趣,为何偏偏要逆势而动?一个小小的千户,为何非要跟当朝驸马爷叫板呢?”

    沈怀恩的眼睛都瞪出了血丝,谁能想到这个驸马翻身的这么快。

    他本以为龙飞已经失宠,才被帝君贬到此地。

    要是早知如此,他哪里还敢找龙飞麻烦?

    只因为判断错了形势,才走到这一步。

    他被人带下去后,所有马夫全部振臂欢呼了起来,终于见他这个吸血的千户被扳倒。

    一会,马场的各大小官员纷纷上来。

    有管账的,有管人事任命的,还有负责监察的。

    龙飞把沈怀恩交给了这些监察官,让他们来调查处理这个千户。

    身在官场上,可不能跟以前一样。

    凡事,全都得按照规矩来办。

    按照龙飞对帝君的理解,这老头儿无非是想考验他的为人处世的手段,甚至是考验他为官的能力。

    他为了给他女儿找个合格的夫君,也真是够不容易的。

    龙飞猜的不错,帝君不光是为了考验他,更是想借机处理马场的问题。

    马场是李家的地盘,一直有人反应马场的问题。

    帝君有心处理,只是没有合适的人选。

    龙飞像是鲶鱼一样,被帝君扔进了这里。让盘根错节的马场,一下翻腾起了波浪。

    沈千户敢得罪驸马,可不是因为他自己有多厉害。

    而是他深知这里的关系,可以层层把事情压下。

    他被关在马场的监察司大牢里,还不服气的大骂,“你们别得意,老子迟早会出去的。到时候,所有嘲笑得罪老子的人,老子要找你们把账全部要回来。”

    马场的管理部门跟马夫不在一起,有自己独立的衙门。

    每个官员,还有自己单独的院子。

    龙飞走马上任,住进了自己的独门院子里。

    这里伺候的下人有十几个,全都在院里一字站好,等着他安排。

    天色已黑,龙飞让他们全部退下休息。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没走,笑着躬身奉承道,“大人,小的冯全,以后就是您府上的管家,有事的话您尽管吩咐。”

    龙飞点头,把他叫进了屋里跟他询问了下这里的情况。

    这一打听,还真让他一阵头大。

    马场不大,但是却五脏俱全。

    他们这里住了一圈的管理层人员,光是各种官员称呼就听的龙飞一阵迷糊。

    先不说别的,光是这衙门里就有主薄,文书,六房等,相当于办公室公务员的配置。

    加上马场的各类官吏,总数都有上百人。

    龙飞问冯全道,“我这个官需要做什么?”

    冯全笑道,“大人说笑了,您是帝君亲封的医师首领,自然是分管整个马场的医师事物。监察有监察首领,账房有账房首领,马夫有马夫首领,护军有护军首领,杂役有杂役首领,大家各司其职,全部听从监官的管辖。”

    “那我这不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闲职?”

    龙飞喝着茶,跟冯全套话。

    冯全一见表现的机会来了,急忙介绍道,“怎么会是闲职,医师官可是个油水很大的行当。多少人想做,还坐不到这个位子。您想想看,整个马场的草药,战马看病的问题,全都要通过你来调度。你在中间随便动点手脚,那就是一大笔的收入啊!”

    龙飞好奇道,“那上一任医师首领是谁?”

    冯全道,“当然是李家的人,叫李世仁,他现在是你的副手了。”

    “这么说,他以前做了什么事情,怎么捞的油水,你全知道了?”

    龙飞眯眼笑着看着他。

    冯全搓着手心干笑着不说话,这么重要的事情,他怎么可以乱说。

    龙飞取出十个灵石,放在了桌上道,“你若知道,就把灵石拿去,以后你还是我府上的管家。要是不知道,你卷铺盖马上走人,我想找个机灵一点的帮我,你懂吗?”

    冯全没有任何犹豫,一把抓了灵石,连忙道,“老爷放心,这里面的门道小的全知道。您看啊,拿给战马喂养的人参来说。本来按照标准,五十年参龄,一个灵石。主人可换成二十年的,这样一个灵石就可以购买三根人参。其他的一样,主人可算算一年能从里面匀出多少钱?”

    龙飞喝着茶,好奇道,“你说的容易,即便我做了手脚,那负责药材采购的部门会听我的?账房会听我的?监察的人都是死的吗?”

    冯全嘿嘿笑道,“老爷,这都是互惠互利的事情,历代都成了潜规则了,他们为何不做?你开出报价单,采购部自然会偷换各种药材,账房会按采购单购买,到时候检查机构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药草到了你的手里。你说没问题,那自然就没问题。”

    龙飞揉了揉脑袋,心道这里面的油水还真不是一点啊!

    帝君不是给了个闲职,是让他坐在了火山上。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他一个人对抗整个马场的潜规则,那不是找死来了?

    要是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老老实实的养马放牧。

    一个月后,仙门开起。

    他一拍屁股走人,管这么多闲事干嘛?

    若是放手整顿这里,那就相当于把李家得罪个遍。

    他得罪九族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得罪李家无利可图啊?

    他想起了李道勋,不知道这个大将军是否知道此事?

    说实话,他对李道勋印象不错。

    这个案子要是把李道勋卷在里面,那就更是对他不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