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游戏之狩魔猎人 > 第九百七十章 阿布舍克的悲剧

第九百七十章 阿布舍克的悲剧

 好书推荐:
    “还有人活着么?”在恒河人的营地中,阿布舍克捂着自己的腹部喊道,在之前的战斗中无数从暗处冲出来的怪物瞬间让营地中所有试图维稳的行为都失败了,加拉姆昌德和他更是被七八只怪物围困在了一起。

    那位恒河雄狮不愧是高价订制的勇者,在最后一刻毫不犹豫的将阿布舍克举过头顶,扔了出去,然后就和那些怪物纠缠在了一起。

    阿布舍克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另一伙陷入苦战的黄金团士兵夹杂着一起开始了突围之路,身边不断的有活人加入,但是也有更多的人战死。

    在这一刻,不管是零散的战争猎犬还是有组织的大佣兵团,都成了生死相依的兄弟,因为他们都是人类,而且他们面对的敌人是那么的危险,那么的诡异。

    阿布舍克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伤口中蠕动,这种感觉不仅让他疼的更厉害,更让他心神不定。

    在之前的战斗中,有不少之前还在血战的战友突然就发了狂,把武器对准了自己身边的同僚,还有几个伤员受了伤之后没走几步,就发生了变异,让人恶心的触手或是不属于他的肢体沿着伤口蔓延出来,那场面足以让阿布舍克在五十年后都从噩梦中惊醒。

    在如此激烈的战斗中,阿布舍克这种没什么战斗天赋的人,在缺少了恒河玩家的保护后,很快就被一只怪物触须贯穿了腹部,他之前的战友们更是果断的遗弃了他。

    他记忆中最后的画面就是不断接近的剑柄,以及那句冷冷的:“抱歉,我们决定不带上你了。”

    当阿布舍克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他正处于营地边缘的位置,曾经热闹无比的佣兵营地此时彻底安静了下来,似乎所有的敌人和幸存者都已经离开了这里。

    但是阿布舍克知道不是这样的,隐约之中他能听见一些琐碎的声音,就像有什么人在他耳边喘息,不断的诉说着什么一样。

    肉眼可见之处,遍地都是尸体,有人类的,有非人类的,雇佣兵们拼起命来可不是好惹的,这些攻入营地的混沌邪魔在初期打了佣兵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反应过来的雇佣兵们也给敌人带来了一定伤亡。

    只不过,混沌本身对这样的伤亡完全不在乎罢了。

    “有人么!还有没有活人!”阿布舍克努力的嘶吼着,尽管他知道自己引来那些怪物的可能性更大,但是他依然不想放弃活下去的希望,光靠他一个人他根本撑不下去。

    腹部伤口里的异物感更加明显了,阿布舍克用一团破布堵住了伤口,他甚至不敢看伤口位置的确切情况,伤口就在肋骨的下侧,那里本应该是肝脏的位置,但是却诡异的没有流血。

    阿布舍克有些惶恐的呐喊着,试图找个能帮助他的家伙,他不想一个人面对这么恐怖的结果,哪怕来的是个赛里斯人或者亚马逊人呢?

    最起码他们能给他一个痛快的结果!

    阿布舍克用力的按压着自己腹部的伤口,在身体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试图从伤口里往外涌,但是阿布舍克固执的捂住了伤口,不让它出来,仿佛这样它就不存在了一样。

    “有人么!谁能帮帮我!”阿布舍克大声的哀嚎着,底气十足一点也不像一个重伤濒死的人。

    一个几乎看不出人形的怪物在营地中拖拽着自己的‘尾巴’走了出来,似乎是被阿布舍克的叫喊声吸引来的。

    从盔甲上阿布舍克依稀能分辨出对方曾经是黄金团的士兵,但是肿胀的身躯沿着盔甲的缝隙生长,变成了可怕的肉瘤,他的一只手臂仿佛蟒蛇一样足有三四米长,被甩在了身后,手臂的末端则长着另一张脸,这张脸的嘴里正狠狠的咬着一具啃食了一半的尸体。

    变异的黄金团士兵肩膀的部分长着突出的骨刺,上面插着属于人类的脑袋,他们都纷纷用自己死不瞑目的眼睛注视着阿布舍克。

    阿布舍克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他仿佛突然从奇幻游戏跨越到了什么恐怖游戏中,平心而论阿布舍克其实是想拒绝这种感觉的,毕竟在现实中他已经是个进入中年危机的富佬,为什么要遭这样的罪呢?

    他感觉自己的理智仿佛一根拉伸到了极点的弹簧,下一秒就有可能绷断,但是对面的怪物仅仅是看了他一眼,似乎就完全失去了兴趣,转身拖着自己的‘尾巴’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在那里,有几具看起来完好无损的尸体等着他。

    哒,哒,哒哒,哒哒!

    在阿布舍克身后突然出现了马蹄声,一连串的马蹄声证明着来者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数量众多的骑兵!

    是次子团!

    阿布舍克立刻就意识到那是自己之前一直期盼着的援军!次子团的骑士们!

    “这里!我在这里!”阿布舍克猛地转身对着骑士们来的方向挥舞着手臂:“我......”

    “呯!呯!呯!”但是迎接他的是一连串的枪响声,次子团那特制的骑兵火枪在骑士冲锋的过程中打出了不那么整齐的齐射,将阿布舍克和他身后那位变异的黄金团士兵全都放倒在地。

    “为什么!”身上开了三个洞的阿布舍克固执的爬起来质问着本该救援他的骑士们。

    “怪物,受死吧!”格里菲斯挥舞着华丽的军刀在阿布舍克身边呼啸而过,一刀枭首!

    阿布舍克木木的看着一颗赤红色仿佛婴孩的头颅落在自己身后的地面上,他努力的回头,结果看见自己的背后生长着一具只有人类四五岁孩童大小的身躯。

    他确实堵住了自己腹部的伤口,但是那是一个贯穿伤,他体内的变异组织在背后蔓延了出来,他之前听见的喘息声就在来自他背后的变异组织!

    “抱歉,我唯一能赐予你的就是永恒的沉眠!”格里菲斯策马归来,看着这个可怜人举着自己的火枪施与了最后的仁慈。

    不,你做不到,阿布舍克最后的意识绝望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