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网游大相师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圆满!

第五百三十三章 圆满!

 好书推荐:
    “我……”

    听了左旸的话,陈恺不自觉的看了站在厨房门口的陈怡一眼,脸上露出些许尴尬与为难的神色。

    从小到大,因为父母教育与行为的缘故,已经给他形成了一个难以改变的观念,使得他在面对陈怡的时候,从来就只把陈怡当做一个家庭的累赘、而不是一个姐姐看待,并且心安理得的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因此此刻忽然让他改变对陈怡的态度,这让他感受到了极大的不适应,本能的想要抗拒。

    “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么多,听不听全在于你。”

    左旸只是看到陈恺脸上的表情,就知道这个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也知道,想要改变陈怡的父母和这个弟弟的观念,这需要一个极为缓慢的过程,甚至可能到死都无法彻底改变,不过这并不重要,他只希望通过自己的方式,可以让陈怡过得舒心一些,不用再承受这一家人的“欺辱”,这就够了。

    反正陈怡的父母又不是他的父母,陈怡的弟弟也不是他的弟弟,就算现在他已经可以算作是正式与陈怡开始交往了,也会给她的家人一些起码的尊重,但该教训的时候,他依然会给他们一些“适当”的教训。

    说完,左旸就来到自己的位子前面,仿佛一切都与自己没有关系似的,开始专心的享用自己的晚餐。

    “这……”

    陈恺依旧有些犹豫,坐在地上艰难的做着抉择。

    “小恺……”

    陈怡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办,因为早上的时候她已经问过了左旸,左旸很确定的告诉了她,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一切只能靠陈恺自己。

    “……”

    如此僵持了好一会。

    工作室的成员们感受着客厅内极为微妙的气氛,也没有人像左旸一样旁若无人的开始吃饭,只是站在原地一会看看左旸,一会看看陈怡,一会再看看陈恺,心中偷偷猜测着这件事情的发展方向。

    “这次旸哥给这小子的教训可不轻啊,不过也怪不找别人,这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家里有这么一个福星,不好好伺候着就算了,居然还这么欺负人,活该!”

    “这小子应该要认怂了吧,刚才都差点给旸哥跪下,既然能对旸哥服软,怎么就不能对老板娘服软呢?”

    “这小子不是什么硬骨头,迟早得怂。”

    “看他们这一家还敢欺负老板娘,旸哥一出手,就只有没有……”

    心中带着各种各样的念头,但不论怎么样,工作室的成员们都是站在了左旸与陈怡这一边,希望这件事能够圆满解决。

    就在这个时候。

    “当啷!”

    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打破了安静的气氛。

    众人下意识的回头,却是左旸吃饭的过程中,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居然没有拿好自己的勺子,将其掉落在了地上。

    然而就是这个声音……

    “啊!”

    陈恺的身体却是猛地颤动了一下,脸色也是猛地一白,而后便宛若惊弓之鸟一般下意识的向陈怡那边慌忙爬行了两步,嘴巴更是大声喊了起来:“姐,我错了!!!以前都是我不好,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是当事人根本无法体会陈恺的感受,毕竟谁也不是道这一天一夜,他到底经历了多少场倒霉的意外,以至于现在只要是有一丁点风吹草动,便让他下意识的以为意外又要来了。

    因此,哪怕只是勺子忽然落地的声音,也足以令他瞬间紧张起来。

    “这……”

    看到陈恺的这个状态,工作室的成员们忍不住想笑,不过考虑到当前的情况,大家伙还是强行忍了下来。

    “……”

    左旸也不多事,只是默默的弯下腰将勺子捡了起来,又从餐桌上抽出一张纸巾在上面擦了两下,便继续专心吃自己的饭。

    但是这一瞬间,陈怡的眼眶却是瞬间红了起来,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两抹晶莹正在她的眼睛里面晃动。

    下一刻。

    “唔……”

    陈怡抬起左旸牵过的手来捂住了嘴巴,眼中的那不知道忍了多少次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在她的脸颊上留下了两道曲折的泪痕。

    这是这二十多年以来,陈恺第一次对她叫出那个字——姐!

    尽管陈怡也清楚陈恺现在完全是被迫的,但她的心里依旧被感动与满足填的满满的……她为这个家做了那么多,无数次的妥协,无数次的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不就只是为了这样的尊重么?

    有谁能够体会这其中的酸楚?

    有谁能够体会这其中的委屈?

    有谁知道这个字,对陈怡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就算此刻,陈怡也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极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以至于略显瘦弱的身体都在不停的颤动。

    但任她怎么努力,泪水却依旧一点都不争气,仿佛决了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下……

    “这尼玛……”

    “老板娘真的是……”

    “唉,这都是什么事啊……”

    看到陈怡这副模样,便是工作室里面的许多男成员也是觉得鼻腔微微泛酸,甚至有的人也随之红了眼眶。

    “左旸?”

    王颖则是默默的来到左旸身边,强行将他拽了起来拉到了陈怡的身边,把他的手放到了陈怡的肩膀上。

    这时候的陈怡最需要一个人来安慰,这个人非左旸莫属。

    只可惜左旸就算再了解人性,却也依旧还是个没什么感情经历的情感菜鸟,这种时候居然无动于衷,还在那里默默的吃饭,王颖只得在心中暗忖这是一个笨蛋,然后就不动声色的帮了他一把。

    做完了这些,王颖终于也忍不住了,连忙将头偏向了一边,快步走进了厨房。

    “……”

    左旸也是直到此刻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他的手扶在陈怡的肩膀上,轻轻的揉了揉。

    唉,我果然是个笨蛋。

    如此暗自骂了自己一句,在这之前,他只想到了应该做些什么不让陈怡受到伤害,却并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一个难过的女生,而在王颖的指导之下,他终于有所醒悟……

    现在,他只要站在她身后轻轻搭住她的肩膀,便胜过了千言万语。

    爱一个人,也是要讲究方式方法的,这个道理,有多人只有在错失挚爱之后,才后知后觉……左旸明白了,缘,并不是爱情的全部!

    与此同时。

    “姐,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端饭!”

    陈恺显然已经是真的怕了,并且……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看到陈怡掉眼泪,人心毕竟是肉做的,他虽然此前在父母的教育之下根本就不把陈怡当人看,但看到陈怡这副模样,内心之中竟也略微产生了一些触动。

    且不管到底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内心之中的愧疚,总之,这小子就是一轱辘从地上爬了起来,动作十分麻利的跑进了厨房。

    “小恺……”

    陈怡却是有些不太习惯,竟还下意识的想要去阻止他。

    “让他去吧,这是他应该做的。”

    左旸则是捏住了陈怡的肩膀,冲她笑了笑,说道,“接下来你就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吧,不要忘了,你可是‘福星贵人’,像他那样的‘四废’,如果剩下这两天时间不好好表现,可能还要继续倒霉,你就当好心帮帮他了。”

    “……”

    经过这一天一夜的事情,现在工作室的成员们早就已经信了左旸的鬼话,陈怡自然也不例外,于是听了左旸的话之后,她虽然还是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来,坐到那边去,给你一个机会,也给他一个机会。”

    左旸又将陈怡扶到了餐桌旁边,让她安心坐了下来。

    事到如今,左旸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办成了大半,只要陈恺相信了他所说的命理之说,回去在与他的父母说起此事,陈怡的话他的父母或许根本听不进去,但陈恺这个“宝贝儿子”的话,他们还是会认真去听的。

    而接下来。

    不管他们是真心对待陈怡,还是迫于“命理之说”不得不讨好陈怡,这对与左旸来说也就不重要了,他要的只是陈怡不再受到之前那样的非人对待。

    不过这并不代表陈恺就没事了。

    左旸心里有数,这小子现在得到的教训还不够深刻,为了防止他好了伤疤忘了疼,这三天的罪该受还是得受,最多……也就让他看到一点善待陈怡的益处。

    于是。

    安顿好了陈怡,左旸假意上了一趟楼,趴在楼梯扶手上的黑炭也十分乖巧的跟着他一起上了楼。

    “黑炭,剩下这两天该怎么盘他就怎么盘他。”

    左旸对黑炭说道,“不过,如果他表现的还算不错的话,可以适当的给他略微松一松劲,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喵。”

    黑炭点了点头。

    ……

    两天的时间过得也是很快。

    这两天之中,陈怡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来自“家人”的关怀,陈恺几乎无时不刻的凑在她身边,一口一个“姐”的叫的那叫一个甜。

    除此之外,饮食起居方面,陈恺也像一个下人一样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早上起床就有倒好得水,吃饭就有切好的果盘和端到面前的饭菜,饭后连碗都不用洗,这小子抢着就跑去洗的干干净净。

    当然,陈恺也确实从这些“表现”当中得到了一些益处,至少他每次“表现”完了之后,总能持续一小段时间不会倒霉。

    这立竿见影的效果,又从另外一个侧面充分证明了左旸那番“命理之说”的可信度。

    而等这两天过去之后,虽然按照左旸之前所说,他们的血缘关联不再被阻断,陈恺已经不会再倒霉,但这个家伙却似乎已经习惯了对陈怡的称呼以及礼遇。

    “姐!”

    第四天的早上,一见到陈怡,已经整装待发的陈恺便主动与其打了声招呼,“姐,我准备回老家了。”

    “这就要走,不再多住几天了么?”

    陈怡却是有些舍不得了,或者说,她舍不得的是这几天感受到的“亲情”,如果能一直这么下去就好了……当然,并不是被陈恺这样照顾,而是这种姐弟之间本来就应该存在的正常的亲情关系。

    “姐,我已经想好了。”

    陈恺却是看了刚好走下楼来的左旸一样,说道,“我这次回老家,主要是想跟咱爸妈说说你的事,然后再跟他们道个别。”

    “道别?”

    陈怡一愣。

    “昂,我打算来帝都跟你还有我姐夫混,给你们的工作室打工,你可是咱们家的‘福星贵人’啊,姐夫好好对你,玩了几个月游戏就能混到这一步,我可是你的亲弟弟啊,我要是好好对你,就算我是那什么‘四废’,就算以后混的不如我姐夫,应该也不会太差吧?”

    通过这几天的事,陈恺倒是已经想的相当“透彻”了,说到这里,这个家伙还不忘冲左旸咧嘴笑了笑,问道,“姐夫,你说是不?”

    “你说得对。”

    左旸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有些意外。

    他是真心没有想到,自己搞的这一出事情,居然令陈恺转变到了这种程度,这样一来,即使陈怡的父母始终没有办法改变“重男轻女”的思想,家里却已经有这么个弟弟护着她了,这绝对是一件好事。

    而且,这小子既然肯来这里打工,显然是已经摒弃了之前那种“啃老”和“啃姐”的想法,转而想要依靠自己的能力讨生活了……当然,不可否认,这其中还是带了些想要依靠陈怡这个“福星贵人”快速暴富的侥幸心理。

    不过,这样的家伙能够产生这样的转变,已经算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

    这自然也是陈怡最希望看到的事情。

    至于之后的事情,比如这个家伙再来之后,又开始好吃懒做,或是搞什么幺蛾子,左旸却是一点都不担心……对付这种家伙,左旸有的是手段炮制他。

    就在这个时候。

    “这是……?”

    凝视着陈恺的脸,左旸却又注意到,在说完了刚才那番话之后,这小子的面相上的气息正在发生一些潜移默化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