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之日本金融家 > 第013章 爱情
    快要临近中午的时候,还躺在床上的中森正树,听到了一阵子“咚”,“咚咚”,“咚咚咚”带有韵律和反复的急促敲门声。

    他睁开眼睛,再一个鲤鱼打挺的翻身起了床。他光着上半身,只穿了一条四角的内裤,赤着双脚就去开门。

    中森正树把门一开,一百八十度的背转过身就朝向自己的床走了过去。他不用去看,光是听敲门声的手法就知道来人是谁了。

    化了淡妆,整个人都散发出了知性气质之美的水川静香,伸出右手打开了房门,直接就走了进去。

    她站在玄关处一边换鞋,一边还欣赏着中森正树的几乎全裸的身体道:“你拥有这么好的一个外形条件,不去当偶像明星就是浪费。”

    中森正树朝着自己的床面上一倒,趴在那上面,闭合上了双眼,犹如在说梦话一样道:“我才不要去当什么所谓的偶像明星。

    他们一个个无非都是资本催生出来的商品而已。或者说是,特殊的商品。我要成为掌控资本的男人。”

    水川静香走到了他的床沿边坐下道:“今天,你怎么没有来学校上课?”

    中森正树一伸手就把压在身体下面的被子是抱在了怀中道:“就在昨晚,我通宵看了美股市场。自己原本想着躺下睡个二,三个小时再起来,却不料这一睡就睡过头了。”

    “我把笔记给你带来了。”水川静香瞧着他这一个光着身体,只穿了一条内裤的样子,丝毫没有难为情道。

    “其实,怎么说呢?在实战当中,这些东西也没有多大用处。主要还是在于相关经验的积累。

    名牌大学里面那些名声在外的教授所教的东西,听起来像是那么一回子事情,却未必就真的管用。不止一个世界级的金融大佬说过类似的话。”中森正树有一说一道。

    “这一次我们作业的内容是写出一篇有关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启示。”水川静香直言道。

    “黑格尔说过,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没有从历史中吸取到任何教训。金融危机具有一定的周期性,过一阵子就会上演一次。

    有的时候是某一国发生,有的时候是某一个局部区域发生,有的时候就可能会波及到全世界。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儿。可是,对于金融投机者而言,就是机会。”中森正树突然睁开了眼睛道。

    “你能不能起来和我说话?”水川静香随口一问道。

    “你要是觉得我这样和你说话不方便,那么你就躺下来和我说话了。”中森正树说着说着还主动朝里面挪动身体,从而好给她腾出一些空余道。

    水川静香还真就躺了下去。她仰头看着有点发黄的天花板,若有所思道:“我从小就和你一起长大。

    我们不但同在一间学校读书,而且还同在一个班。这么多年了,你倒是给我一句实话,你一直以来是把我当成了什么?”

    中森正树警惕了起来,反问道:“你想要我把你当成什么?”

    水川静香沉默了片刻,又冷不丁道:“我们结婚好不好?”

    “好。要不,我们今天下午就一起去区役所内拿结婚届?”中森正树没有任何一星半点犹豫的回答道。

    水川静香侧头看向了睡在床内侧的他,一本正经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的随便?我是在和你说结婚的事情。”

    “不就是结婚嘛!你想和我结就结了。这婚早结,晚结都是结。结了,就少个事情。”中森正树平静道。

    水川静香顿时就不乐意了。她起身坐了起来,开始独自一个人生闷气。她分明感觉到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情感里面就少了男女之间的爱情成分,而是光有着亲情和友情的混合。

    这不是水川静香想要的婚姻。她气呼呼地冲着仍旧还躺在床上的他道:“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还是我长得不符合你的心意?”

    “你这话就不对了。爱情和婚姻就不是一回子事情。爱情可以只是两个人的事情,而婚姻就可能牵扯到两个家庭,甚至两个家族的事情。

    在这个世界上面有不少人结婚就不是因为爱情。也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都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

    爱情这东西,谁又真的说的清楚,道的明白呢?就是一种感觉,而这种感觉在不少时候也会失真。说没,就没了。

    对于我个人而言,爱情就是调剂品,稳定的家庭生活更为重要。你应该很适合当一个好妻子。

    谁让你有大和抚子的潜质呢?再说,我妈也挺喜欢你,而你同样喜欢我妈。今后,你们婆媳之间的关系就会变得特别好相处。

    不但如此,从最现实的利益角度来看,你是土生土长的东京本地人,家里面也算有钱,和我家同住在大田区的田园调布。

    你自身的外形条件长得也好,性格谈不上温柔,也不暴躁。我们的性格倒是也合得来。你同我一样都是一桥大学经济学专业就读的名校生。

    还有就是在我看来最重要的一点,你我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也让我完完全全地能够信得过你。

    你是知道的,谁让我天生的性格当中就多疑呢?”中森正树盘腿坐了起来,面无苟笑的认真分析道。

    水川静香见他分析的这般透彻,也是无话可说。不过,自己要的不是这种双方把各自条件放在天平左右两边上面去进行一番衡量所得出来的结果。

    她当下的心境,说不上生中森正树的气,也不意味着自己就此认可了他那一番言论。哪怕他说的是大实话,照样让自己难以接受。

    大约过了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她突然一语不发的站立起身,朝向玄关处就走了过去。

    她默默地拿上自己的东西,并在那里重新穿上自己的鞋子,头也不回的就直接开门走了。

    中森正树朝着床上再一倒,又躺了下去,重新闭合上了双眼。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去追回水川静香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