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行走历史神话:从吕洞宾开始 > 十五章 大姑娘也来了
    铁蛋几个在水里扑腾,他们最大的才八岁,小的五岁。张小七蹲在水边,倒也没什么男女之防。

    大热天的,水里扑腾着暑气不能近身,那是真舒服。

    铁蛋打起水花飞溅,脑袋冒出水面笑嘻嘻:“小七姐姐,水里可真凉快呢。”

    张小七有点羡慕,道:“你们倒是不怕,你们小孩,姐姐可不能在这里沐浴。”

    铁蛋好奇道:“那小七姐姐在哪儿沐浴呀?”

    小七掩着嘴笑道:“涤垢泉呢。”

    “涤垢泉?”铁蛋眨眼睛:“涤垢泉在哪儿啊?”

    “这是姐姐的秘密,不能告诉你。”小七总算精明了一回。

    正说着,听到有人喊铁蛋,铁蛋顿时一惊:“我娘在喊我!”当下骇得爬上岸飞快穿衣服。

    其他几个毛孩也连忙上来,穿上衣服就跑。

    小七见毛孩们一溜烟跑了,怔了一会儿,才想起正事。但还没等她过河,六姐姐又在喊她了。

    张小一和六妹在家里左等右等,不见人回来,急了,叫小六出来寻人。没到河边,就看见小七一个人发呆,心下是又气又笑。

    她小跑过来,拧着小七的耳朵:“大姐让你叫四姐五姐,你干嘛呢你?”

    小七哎哟哎哟的,偏着脑袋告饶:“我看铁蛋他们戏水...”

    小六气乐了:“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呀你!先回家吃饭。”

    “吃饭了?!”小七大眼睛一亮,耳朵也不疼了。

    “除了知道吃你还知道什么!”小六拉着她回家。

    小七道:“四姐五姐呢!”

    “这会儿倒想起你四姐五姐了!”小六恼道:“大姐说找到你先回家吃饭,午后再去寻四姐五姐。”

    “噢。”

    铁蛋几个一溜小跑,到小树林藏起来。

    铁蛋垂头丧气道:“我忘了牵牛出来,只顾着玩...回家肯定要挨揍。”

    毛蛋道:“我不怕,我不放牛。”

    “我也不怕。”最小的二娃子一脸骄傲。

    铁蛋恼了,道:“那我以后不跟你们玩了。”

    毛孩子吵吵闹闹,正好有人从小树林经过。听到了走近一看,笑道:“原来是你们几个小鬼。”

    铁蛋几个吓了一跳,见是个身上穿着洗得发白还打了许多补丁的长袍、脚下烂草鞋、头发乱糟糟的穷酸模样的书生,齐齐松了口气。

    铁蛋道:“阿九哥,你做什么呢?”

    是董阿九。

    董阿九拍了拍肩上扛着的一小截竹子,扭了扭硌的发疼的肩,道:“我砍些竹子铸简。”

    问:“你们几个小鬼这里吵吵嚷嚷作什么?”

    “砍竹子?”铁蛋一听,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几圈,忽然有了主意,道:“阿九哥,你不是想知道张家姐姐们的秘密吗?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董阿九一听,心中顿时意动。

    自从张家姐妹迁到董家村,董阿九见了第一眼,心里便种下了根儿。可大户刘家的浪荡子也瞧上了张家姐妹,董阿九一个穷酸书生,不敢与刘岷相争,只能暗暗倾慕。

    知道铁蛋几个毛孩是村里唯一能亲近张家姐妹的人,董阿九上了心,便想通过铁蛋他们去了解张家姐妹,以慰藉心中猫爪子一样的念想。

    可一直没能如愿——他若时不时给颗糖,说不定早就实现这愿望了,可惜董阿九家里穷的很,别说拿糖给人吃,就连他自己,一年到头也吃不到两颗糖。

    现在竟然有机会得知张家姐妹的秘密,董阿九如何不心动?

    他道:“你这小鬼,要我答应你什么事?”

    铁蛋嘿嘿道:“等会我跟你一起,经过我家,你跟我娘说我帮你砍竹子去了。”

    “这事?”董阿九一听,却为难起来。

    显然,铁蛋是闯了什么祸不敢回家,找人帮忙背锅呢。

    可铁蛋老娘是个泼辣的角色,要答应了铁蛋这事,铁蛋老娘一定跳起来骂他董阿九一个狗血淋头。

    但想到张家姐妹的娇颜,董阿九就抑制不住,咬牙道:“行,我答应了。”

    铁蛋高兴极了,道:“我知道张家的姐姐们在哪儿洗澡!”

    董阿九一听,眼睛瞪圆,嘴巴微张,心中狠狠跳了几下,然后拉着铁蛋低声道:“真的?”

    “真的!”铁蛋煞有介事,用力点头。

    “在哪儿?”

    董阿九迫不及待。

    铁蛋嘿嘿笑:“下午再告诉你。”

    董阿九脸一拉,暗骂机灵鬼,敲了铁蛋一栗子:“好,你要是敢骗我,看我怎么跟你娘揭发你的恶行!”

    却说张小六逮着小七回到家,大姐也是一顿训斥,搞的小七好不烦恼,连饭菜都不香了。

    吃完饭,张小一让小六在家里看着小七,禁足三天,小一自己则出门向田庄而去。

    张小一一路过河,到了田庄,暗暗摸了下袖子里藏着的小尖刀,心中咬牙想到:“要是小四小五被欺负,我就跟他拼了!”

    咬着银牙,张小一沿着小路走的踌躇。

    走不远,却与扛着锄头的张四遇上了。

    张小一正想拦着张四问小四小五的下落,张四却先开口了。

    张四一看这姑娘生的这么好看,与小四小五有三分神思,却又成熟几分,料来多半是张家姐妹排在前面的姐姐。

    就道:“是张家姑娘吧?”

    张小一抿了抿嘴:“张小一。”

    “哦。”张四点头笑道:“是大姑娘啊。你是来找四姑娘五姑娘的吧?”

    小一连忙点头。

    张四道:“娥姑娘留四姑娘五姑娘吃饭呢。你顺着路走,前面不远就是庄子。”

    说完笑呵呵的走了。留下小一一脸纳罕。

    寻思着这么热情,难道是自己多想了?

    咬了咬牙,张小一快步走向庄子,不多时,来到院前。先是敲门,片刻后门打开,出来的是个女子。

    常昆的庄子里,除了他自己,就李娥十一个打杂的女人。

    “你是...”

    张小一忙礼了一礼:“姐姐好,我是张小一,我来找张小四和张小五。”

    开门的姑娘一听,笑起来:“正吃饭呢,快进来,我带你去。”

    进了门,一边走一边说:“你们姐妹生的可真俊俏,千里万里挑一。我看四姑娘五姑娘已经很俊了,没想到大姑娘更俊几分。”

    张小一有点不好意思。来的时候心怀恶意揣测,现在琢磨着恐怕自己真的是想差了。自己满怀不好的揣测,却听人家好话称赞,难免羞耻心上来,分外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