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行走历史神话:从吕洞宾开始 > 第三章 荆州江夏郴县码头
    常昆有多厉害,女人们都瞧见了。三百个匈奴骑兵,一阵风杀个精光,这已经不类凡人手段。

    有他护着,必能一路平安。

    至于去淮南还是江夏,又有什么关系呢。

    稍作休整,等女人们恢复一些精力就出发了。

    有马代步,倒是省事不少。否则要把一百多个娇滴滴、虚弱无力的女人送到大江边,难度不说登天,却也可想而知。

    匈奴人算是死得其所,贡献了几百匹马。

    于是转道西南,奔江夏。

    汝南与南阳、江夏皆有接壤。西南一段贴着江夏。不过汝南面积不小,跨越半个汝南到江夏,快马加鞭也要一两日。

    一百多个妇人,会骑马的两只手数的过来。大多数不会骑马,速度自然快不起来。好在可以慢慢适应。

    随着向西南方向挺进,旱情渐渐减弱。三天后,匈奴骑兵留下的水、干粮耗光之前,终于遇到一条没干涸的河。

    这下不缺水了。

    女人们难得沐浴一次。

    常昆远远走开,给她们放风。

    越是接近荆州,旱情越轻。旱情轻,山林茂盛,猎物也多了起来。一路走,常昆打猎,女人们就在停歇处的附近找野果野菜,勉强糊着口。

    同时,山贼匪类也显现踪迹。

    山贼匪类的出现,不是坏事。这些贼人的巢穴里,往往会囤积一些生活物资。打了几个山寨,粮食、衣物都不缺了。

    很顺利的,常昆护着这些女人,一路往江夏治所西陵方向而去。

    荆州的境况比中原好的多,这里山峦起伏水网密布,胡人的骑兵在这里跳不起来。所以人烟渐渐稠密。

    女人们有心在江夏驻足,但常昆告诉她们,荆州现在的安稳只是暂时的。五胡乱华的序幕刚刚拉开,荆州还没被彻底波及到。

    等到形势渐渐恶劣,这地方就会成为司马晋与五胡之间你争我夺的战乱区。

    “最好在江东落户。”常昆道:“隔着大江,日子再难,也比在战乱区好。”

    女人们都听他的,不说在荆州落足的事了。

    半个月后,常昆终于把她们送到了江边,却不是西陵,而是郴县。

    在去西陵的路上,得知不久有一支官府的船队要去建康,会从郴县出发。常昆斟酌过后,带着妇人们直奔郴县。

    怎么说呢,如果找民间的船送女人们渡江,着实也不令人放心。倒不如找司马晋官方,虽然司马晋官府的确很拉胯,但总不至于把这一百多个妇人怎么着。

    官府就算拿去发卖了,也有个着落。若落到匪类强人手里,天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赶到郴县的时候,这支舰队即将出发。

    好些官员将领在江边送行,还有不少百姓围观。常昆和一百多妇人的到来也引来不少吃瓜群众。

    常昆让女人们稍作等候,他去打探了一下,才知道原来荆州刺史陶侃要去建康述职。

    又听到周围百姓的一些传言,说是一个叫王敦的诬陷陶侃,这次陶侃去建康恐怕会遭贬谪。

    着重打探了一下陶侃的官声,挺不错,没有恶名。至于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样的称赞,听听就好。

    常昆回转,对妇人们道:“荆州刺史陶侃去建康述职,他官位不小,官声也不错,虽然听说被诬陷可能会遭到贬谪,但安排你们应该不是难事。”

    “妾身听说过此人,名声挺好的。这样的名士,不会害我们这些妇人而污名望,反而会竭力相助。”

    “可行就好。”常昆点点头,放下大槊,空着双手转身往码头走去。

    接近码头,立刻有兵丁拦住常昆:“陶使君当面,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常昆把拦在面前的长枪拨开,纵身似如炮弹,冲起三四十丈高,直把人看瞠目结舌。落地如流星,轰隆一声砸在码头前,石头铺就的地面霎时被轰出个大坑。

    好似一场小范围的地震,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那些文文武武惊骇欲绝,全然不敢相信双目所见,更战战兢兢,难以自已,很是害怕。

    就见一个半尺长须的儒雅中年走出来,微微一揖,镇定道:“在下陶侃,未知足下何人?可是有事?”

    连忙有两个顶盔掼甲的武将要护住陶侃,被陶侃拂袖挥退。

    “不得无礼。”

    常昆见陶侃目光清澈镇定自若,不禁暗暗称奇,便抱了抱拳:“在下常昆,想请陶使君帮个忙。”

    帮忙?

    陶侃心下一转,笑道:“足下寻我帮忙,是知道我的名声才来寻我,这是一种荣幸。不过...”

    他话音一转,甩了甩宽大的袖子:“却须得不能违背道义。”

    常昆直言道:“我在汝南撞见匈奴人打草谷,杀之,救出一百多妇女。这些妇女已无家可归,兼汝南遭到旱灾波及,土地干涸已无法生存。”

    稍作停顿,继续道:“北方胡人猖獗,司马氏软弱无能,不能护佑百姓,只江东有大江天堑之隔,勉强可保安稳。因此我打算送她们去江东。”

    说到这里,事情已是明了。

    妇女们此时已簇拥到近前来了,正被兵卒拦在外面。

    陶侃神色沉定,周围其他几个文武官员听到‘司马氏无能’的话露出尴尬的怒容,他仍眼神清澈,指着那些妇女道:“便是她们?”

    常昆点头:“就是她们。我还有要事,不能亲自送她们渡江。路上听说陶使君要去建康,于是赶到这里,请陶使君帮个忙,把她们安然送到江东安顿妥当。算我欠陶使君一个人情。”

    常昆声音洪亮,周遭听的一清二楚。被拦着的妇女们神色感激涕零,兵卒、围观的百姓,也都议论纷纷,称赞义士。

    陶侃闻言,并不为常昆直烈的语气所恼,抚须颔首,赞道:“真义士也!”

    道:“诚如足下所言,北方纷乱,是我这做官的没能尽到职责。皆是手足姐妹,我如何能不相助?足下请放心,陶某定会将她们安然送到江东,并安置妥当,不使一人受委屈。”

    常昆大笑一声:“好!有陶使君这句话,我常昆就放心了。多谢!”

    当即一抱拳,转身向妇女们走去。

    对她们说:“跟着陶使君,一定安然无恙。我已失约上蔡,须得尽快赶回,这就告辞。”

    左右抱拳,抓起马槊纵身一跃,几个起落就已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