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诡异世界摸尸人 > 第五章 女尸再上门
    说出去,那是不可能的,我还要苟发育。

    方牧将手中的木箱子往后面摆了摆,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是一个仵作。”

    眼前的女人身份也很可疑,监天司这个机构也很可疑,方牧并不打算和他们多做来往。

    卿若梧点了点头,任由方牧离开。

    等到方牧离开之后,卿若梧来到女尸旁边,伸手拨弄女尸的头颅。

    在她拨弄女尸头颅时,女尸的眼皮突然剧烈的跳动起来,嘴角微微的上扬,嘴唇也裂开来,露出里面猩红的口腔。

    这个模样,好像是在笑。

    卿若梧淡淡的道:“今晚,我来守着你,倒是想看看你做些什么。”

    女尸似乎听到了卿若梧的话,原本抖动的眼皮猛的睁开。

    里面的眼白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血红。

    “人间自有人间道,莫入歧途误自身,看来你还是不懂。”

    卿若梧眼神变得冰冷,眼角的泪痣更加凸显。

    女尸的眼睛重新闭上,笑容也消失不见。

    ……

    方牧经过了漫长的跋涉之后,终于回到了大荒村的家中。

    体内的一丝真气如火,让他并不觉得疲惫,一晚上没有休息的疲倦也一扫而空。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力量吗?”

    方牧看着自己的手,感觉现在能一拳打死一头牛。

    那丝真气停留在丹田中,却如臂指使,想让它去哪里就去哪里。

    “对了,那封信。”

    方牧从空间中拿出了一封信,将信纸拆开。

    这封信上面有淡淡的血渍,里面的信纸也有血渍,像是梅花落下,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见。

    “我好害怕,从前几天起,就有一个人影出现在梦中,他离我越来越近,手里抱着四个东西。”

    “每天我都要梦到他,他手里的四个东西越来越近,我能听到哭声,也能听到喊声,它们在喊我的名字,直到昨天晚上……”

    “我没有做梦,我却看到他,站在窗外,抱着四个东西……他说……”

    “你属于我……”

    信纸的内容到这里就停了下来,在末尾上挂着潦草的图案。

    四个圆滚滚的圆圈,摆成了四四方方的形状。

    光从这个来看,根本看不出是个什么东西,除了四四方方的摆放以外。

    “这是什么意思呢……”方牧摸了摸下巴,上面的内容让人模糊不清。

    一股焦黑的味道传来,信纸正慢慢化作灰烬。

    方牧松开手,手上面已经空空如也。

    “那个人……到底是谁?”

    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那个人,那个在窗外看着女尸的,大概率就是杀了女尸的人。

    “嗯……嗯?”

    这时,方牧突然觉得浑身一寒,好像被什么恐怖的东西盯着似的。

    冰冷的感觉仿如实质,并不是虚无的东西。

    “盯上我了吗?”方牧扭头看向四周,四周安静一片,并没有什么诡异的情况。

    可是这种犹如实质的阴冷,却如同附骨之疽般驱之不散。

    一开始无头女尸找上门来,方牧就猜到会有这一刻。

    阴冷的感觉只是持续了一小会儿,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方牧摸了摸怀里的阴鬼刺和染血肚兜,将木箱子放回桌子上。

    既然入了这个门,进入了这个世界,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需要的只是适应,就像他第一次触摸尸体时那样。

    ……

    入夜,小木屋中,只有莹莹的油灯在闪烁着。

    方牧坐在那张只有三条腿儿的凳子上,用手挑了挑灯芯。

    油灯中的火苗变得稍微旺盛了一点,将周围的黑暗驱散的更多。

    窗外,月光的映照下,朦胧的树林好像一只只恐怖的鬼手,在窗户纸上不断晃动。

    体内的一丝真气运转,方牧身上的疲惫尽数消失。

    此时已经接近凌晨,可是还没有什么异常。

    方牧起身来到木床边,背靠着墙缓缓地坐了下去。

    这时,异变突生!

    桌子上的油灯火苗突兀的晃动,原本稳定的光芒开始左右摇摆。

    周围的黑暗仿佛一直择人欲噬的野兽,缓慢地向着火苗照耀的地方侵袭。

    淡黄色的温暖火苗正在减弱,方牧扭头看去,桌上的油灯火焰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绿色。

    方牧默默的站了起来,伸手将怀里的阴鬼刺拿了出来。

    染血肚兜还放在怀里,他并没有一股脑的拿出来,想等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作为后手,毕竟五秒的僵硬时间能够做很多事。

    “你属于我……你属于……属于我……”

    就在这时,木屋外突然响起幽冷的声音,断断续续令人毛骨悚然。

    这道声音中的内容正是在信纸上看到的,无头女尸活着的时候曾经被一个人在窗外盯着,然后说出了这句话。

    想到这里,方牧抬头一看,眉毛不自觉的跳动了一下。

    窗外正有一个人影,随着绿光的照耀不断地扭曲着。

    “属于你?那你来啊?”

    眼下虽然非常危险,可是方牧却不知不觉间感觉到一丝兴奋,恐惧中夹杂的兴奋。

    “咔嚓!”

    这时,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

    窗外的人影从脖子部位突然间断裂开,人影的头部位置直接落下,又被人影用手接住。

    方牧舔了舔嘴唇,握紧手中的阴鬼刺,缓缓朝着窗户的位置走去。

    越是朝着这个位置走,油灯的绿光闪烁得越发的频繁。

    人影抬起手,重新将脑袋接上,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呜……”

    方牧手中的阴鬼刺挥出,夹杂着隐隐的鬼哭狼嚎声。

    体内的那一丝真气运转之下,阴鬼刺闪烁着红光。

    “嘶……”

    窗户纸被捅破的声音传来,方牧手中的阴鬼刺直接穿透窗户,刺在窗户后的人影上。

    在一丝真气的注入之下,阴鬼刺上竟然闪烁着红色的火光,将窗户直接烧成灰烬。

    “啊——”

    窗户纸后面,穿戴整齐的女尸被一刺捅进胸口,发出凄厉的叫声。

    “来啊。”

    方牧起身而上,抓住女尸的头,阴鬼刺抽出,反向朝上刺进女尸的下巴,火热的真气瞬间将女尸灼伤。

    “不是很喜欢吓人吗?现在感觉如何?”

    在火花的照耀下,方牧的眼神比厉鬼更加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