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从1994开始 > 第500章,母女斗
    以5万块钱为缘由,林义被孙念在酒店磨了整整一天一夜。

    饭是打电话叫人送到房间的,两人除了吃饭、上厕所、好多次洗澡,就没离开过那张床。

    “你是想把我累死吗?”次日清晨,林义翻个身子,平躺着出气,气息震颤起伏不定,似乎睁着眼皮都能睡着。

    孙念也是平躺着看那天花板,头发散乱还有点湿,过了好久好久才双手抻床,缓缓坐起来。

    用手随意拢一拢头发,她不紧不慢地说:“我得走了。”

    “走了?”

    “嗯。”

    “走哪?”林义蹙眉问。

    孙念侧头怔神看了那双疑惑的眼睛一会,沉默过后也是兀自一笑,没说话,起身拿过床头的内衣内裤再次去了淋浴间。

    这都不知道是第几次去淋浴间了。

    林义瞅着她的背影,心思百转,却没做声。

    哗哗哗...

    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淋浴间也是响起了水声。

    女人这个澡洗得足够久,出来时,人家已经穿的周周正正,那眼神,那范儿,一点也看不出昨天昨夜是那个抵死缠绵的肇事者。

    孙念步行到床头,安静对视一阵,只见她取下右手上的红线,帮着系到男人左腕上,系好后抡着他的手看了看。

    说:“戴你手上还挺有味的,送你了,以后不许取下来。”

    林义耷拉着眼皮瞧了瞧,哭笑不得,哪有一个大男人带根红线的啊。

    再说了,你这红线从大一就开始佩戴了,几年下来跟你出了大风头,管院95届的相当一部分同学都知道是你的东西。

    哪敢戴?

    何况自己还是个大老板,还是几个女人的男人,可不敢作死。

    不过碍于她的面子,没有当场拒绝,由着她。

    两人好久没有平常心似的聊过天了,这次一个躺着一个坐着,倒是聊的愉快。

    中间,孙念用商量的语气慢声说:“我想去你书店三楼看看,都好奇很久了。”

    林义头大,拿眼瞪她:“就不能安分点么?”

    孙念伸手指在他唇上来回划拉,轻声责怪,“我就看看,又不作妖,你在害怕什么?”

    林义无语,想了想叹口气道:“你作不作妖先别论,可我心虚啊...”

    听到这话,女人顿时笑靥如花,也不再勉强。

    换个话题,又巴拉巴拉说了一堆,末了孙念试探着问:“本科毕业后,你是希望我留在珠三角,还是希望我去香江读研?”

    这个问题太有层次感了,他一时纠在那里不知如何回答。

    老男人明白,这女人看似把选择交给自己,其实就是给自己埋雷。

    要真开口让孙念留羊城这地儿,她绝对不会老老实实做自己女人的,时间久了肯定会想法设法挑衅大长腿地位的。

    也许在孙念眼里,两人什么样的方式相处、结不结婚都不重要。可要是让她看邹艳霞安静跟随他左右,随进随出,日常同居在一起,日子长了哪会忍得住?

    林义眨巴眼睛不做声,孙念抿嘴也不逼迫,弯腰小心翼翼亲吻某人...

    十多分钟后,手机响了,亲昵断了。

    手机一接通,那头的刘怡就问:“闺女,你人在哪?”

    孙念回答,“在学校啊...”

    刘怡又问:“真在学校?”

    孙念说:“宿舍呢。”

    刘怡静了下,随后说:“妈也在中大,你宿舍里。”

    谎言被揭破,孙念小小惊讶过后,也是不急不躁:“这个时候你不是在香江开银行董事会吗,怎么回来了?”

    刘怡说:“会议比预想的顺利,提前开完就回来了,给你买了一些衣服。”

    话到这,刘怡看一眼旷艺林、唐静等人,出了女生宿舍来到走廊,说:“我刚才问过你室友,你已经一天两夜没归寝了,新学期在学校报完道就不见人影,什么时候抽空回学校见见我?”

    孙念听着不做声,直到亲妈再次催逼,才说:“知道了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女人看着林义,又说一次,“这次真走了。”

    “嗯。”说着,林义拿过手机,“外面这么大的雨,我叫人接送你。”

    孙念偏头瞅着他,“你不跟我一起走?”

    “别,善恶到头终有报,现在见你妈这日子就到了尽头,让我再活一会。”

    “哦,那你也别叫人来接了,我自己打的士走。”孙念起身的很干脆,说完提着淡黄色双肩包就准备走人。

    林义瞟一眼床头柜上的那堆钱,喊:“把这些钱带走。”

    孙念背着身子挥了挥右手,“这是你的辛苦费,留着去买点猪腰子补补吧...”

    砰!

    门开,门关,走人。

    ......

    中大正门。

    见到孙念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奔驰车里的刘怡也从后座拿一把黑伞下车。

    立在路边盯着女儿的双腿看一会,刘怡定了定,才问:“脚扭了?”

    孙念“嗯”了一声。

    “疼不疼?”

    “还好。”

    刘怡又顿了下,不过还是关心说:“上车,妈带你去医院看看。”

    外面的雨确实太大,孙念依言上了车,把伞手拢,关好车门,就措辞道:“我有些饿,先去吃早餐吧。”

    刘怡没理会这茬,发动车子,反而目视前方平静问道,“他是谁?”

    孙念假装迷糊:“什么?”

    刘怡又道:“这一天两夜,你们有没有采取安全措施?”

    被亲妈这样说,孙念的脸色终于有点挂不住了,好在这几年和林义捉迷藏练就了一身厚脸皮,不动声色深呼吸一口。

    笑说:“妈,我又没去工地搬砖,干嘛采取安全措施?”

    刘怡开口,“这是为你好。”

    孙念抿抿嘴,“要是为我好,就先去吃早餐,肚子都饿瘪了...”

    刘怡透过后视镜看看前后左右,方向盘往右打:“去医院检查一下再吃。”

    “说了没事,就扭了一下,休息几天能好。”

    “妈是过来人,两天一夜不节制,很容易发炎,甚至会有轻度糜烂。”

    孙念紧了紧腿,侧头一脸古怪:“你和我爸经历过两天一夜?还没节制?还发炎?还轻度糜烂?那次你输得这么惨嘛?”

    刘怡气笑了:“我是惨,可事后你爸禁欲了一个月。”

    ps:不知不觉500章了,竟然500章了。

    啊...

    500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