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九叔世界的术士 > 第十三章 完美之血【修改】
    此时,英国边境的交界处,一座阴暗潮湿的森林中。

    一支浑身穿着漆黑军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队伍,正在森林中,小心的探查着什么。

    整支队伍,队形严密,形如一个整体,行动之间,没有丝毫的交谈声和脚步声。

    领头的,是一个胸前挂着一颗六芒星的军官,此人身形高大,走在队伍的最前端,和别的士兵的装扮,一般无二,唯一的区别,就是胸前的那颗银色六芒星了。

    森林深处,一栋阴暗潮湿的小木屋中,一个赤裸着上身,浑身青黑的人影,正倒挂在破旧腐朽的天花板上假寐。

    人影形貌狰狞,浑身覆盖着一层青黑色的皮膜,两只修长的耳朵紧贴在脑门上,鼻子凹陷,脸色狰狞,背后长着一对薄薄的蝠翼。

    “这...这里是哪里?你...你是谁!抓我想要做什么...”

    正在这时,木屋一角,一个棕发碧眼的白人青年,从昏迷中醒来,望着天花板上的身影,满脸惊恐失措的叫道。

    “谢特...你最好闭上你的嘴!”

    被青年的声音吵醒,马库斯睁眼望着屋外依旧明亮的天色,脸上的神色中,充满了烦躁和暴虐。

    他是典型的黑暗生物,昨夜又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现在正是又困又累又饿的时候,贸然白青年吵醒,再加上又是他最讨厌的白天,心中自然是要多不爽有多不爽。

    若不是眼前的这个青年,乃是他这次行动的主要目标,他都恨不得冲下去,咬断他的喉咙,吸干他的血液。

    “该死的...这群可恶的老鼠,又追过来了!”

    突然,马库斯两只薄薄的耳朵一阵抖动,脸色立即变得极其难看。

    自从半年前,被李阳说服之后,马库斯这半年来,几乎找遍了整个英国境内,直到前不久,才在爱尔兰发现了完美之血的踪迹。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刚刚找到了完美之血的携带者,自身就遭到了一只神秘部队的埋伏,这一切都好似是提前布置的陷阱一般。

    面对这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神秘部队,饶是以他那远超人类极限的力量和速度,也只能落荒而逃。

    这段时间,马库斯一路流窜,昼伏夜出,若不是凭借着吸血鬼那惊人的恢复力,恐怕他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可这支神秘的部队,就好似狗皮膏药一般,对他紧追不舍,一路从爱尔兰,追踪到英国境内。

    不过他到底不同于普通的吸血鬼,天生就拥有利用超声波探查生物离子的能力,就好似红外线一般,只要进入他的感应范围之内,就没有生物能够隐藏自己的踪迹。

    也正是凭借这这种能力,他才能够好几次险死还生,从这支队伍手中逃脱。

    可是这一次,他却感觉到大事恐怕不妙了,现在正是白天,他一身能力最虚弱的时候,被困在这间狭小的木屋中,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跑都跑不了。

    “汪汪汪...”

    “就是这里,任务目标就躲在这处木屋中,大家小心戒备,千万不要贸然行动,现在是白天,把他逼出来.....”

    果然,没等几分钟,马库斯就听到了一阵猎犬的咆哮和杂乱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大家不要靠近木屋,开枪...”

    “砰砰砰...嘭嘭嘭...”

    “NO...上帝,这一定是在做梦!”

    伴随着一阵子弹朝着木屋中宣泄,躲在木屋角落的白人青年立即抱着头,发出一阵惊恐的大叫。

    “谢特...闭嘴!”

    看着惊慌失措,四处乱窜的白人青年,马库斯脸色大变,从天花板上窜了下来,转瞬间就把他扑倒在地上。

    这个白人青年,就是完美之血的携带体,也是他这次的任务目标,马库斯自然不会让他有事。

    “噗噗噗...”

    伴随着一阵子弹穿透身体的声音响起,马库斯闷哼几声,强忍着剧痛,背后一双薄薄的蝠翼张开,死死的包裹住身下的白人青年。

    “用炸药!”

    “轰隆隆...”

    正在这时,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木屋轰然倒塌。

    木屋外面,几十个全副武装,早已手持准备好的巨网,严阵以待,全神贯注的盯着倒塌的木屋。

    “嗤嗤嗤...吱吱吱...咔嚓...”

    随着烟雾散尽,一个浑身冒着白烟的黑影发出一阵尖锐的叫声,从倒塌的木屋中,冲了出来。

    “撒网...,将军有令,活捉目标!”

    望着那冲天而起的狰狞身影,领头的士兵大手一挥,整个队伍立即随机应变,抛出手中麻绳制成的巨网,迎头罩住了想要逃走的马库斯。

    “嘶嘶嘶...可恶啊!”

    面对天空中迎头罩下的巨网,马库斯毫无反抗之力,若是在夜晚,这区区一张破网,自然是困不住他。

    可是现在是在白天,他一生能力大幅度削弱,还好今天是阴天,森林深处的紫外线并不强烈,否则的话,后果恐怕更加严重。

    马库斯双翼撑着巨网,一只手死死的抓着早已吓晕过去的白人青年,强忍着周身那好似被热油烫伤的剧痛,勉力从裤兜里掏出一块莹白色的玉片。

    这是李阳给他传讯用的东西,他本来以为自己不会用到,可看现在这种情况,不用恐怕是不行了。

    他深刻地知道,像自己这种异类,一旦落入人类手中,下场恐怕是生不如死。

    ......

    与此同时,英国伦敦郊区。

    马库斯在捏碎‘引神符’的一瞬间,就被李阳感知到了。

    “凯瑟琳,黑夜骑士团和黑夜行者重组的事情,你自己拿主意就好,至于资源的收集,暂时也可以放慢脚步,最好暂时不要引起人类高层的反扑。”

    匆匆和凯瑟琳、艾米利亚打了声招呼,李阳身形一动,瞬间就消失在了大厅之中。

    虚空中,李阳浑身法力剧烈涌动,勾动脑海中的神通符文,全力朝着马库斯所在的方向遁去。

    他知道,马库斯既然主动捏碎了‘引神符’,那一定是遇到了大麻烦,事关完美之血,由不得他不心急。

    对于李阳来说,完美之血直接决定了他以后修行的道路是否顺利,甚至是对以后道途的探索,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旦他的预想成立,那他以后的道途,可以说是一帆风顺。

    但前提就是,有着足够的完美之血,在他的计划中,完美之血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

    森林深处,望着那倒塌的木屋和那满地的弹壳碎片,李阳不由得一阵泄气,看来还是来晚了一步。

    “天清地明、赐我神灵:神符魂引,速速显灵,赦令!”

    只希望他们没有走远,从怀中掏出一张莹白色的玉片,李阳单手引动法印,空气中,顿时浮出一道肉眼不可见的荧光,朝着森林外界延生而去。

    “还没走远!”

    望着空气中的路引,李阳眼中闪过一道喜色,背后六翅一展,身形化作一道金光,瞬间消失在原地。

    这引神符分为阴阳双符,此两者相互感应,只要一方捏碎符籇,就会在身上留下印记,二十四小时之内,根本不会消散。

    循着空气中的路引,李阳一路飞遁,很快就接近了爱尔兰国界边境。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李阳就发现了,马库斯的踪迹,正被一群士兵包在一个漆黑的包裹中。

    “天威赦令、阴阳借法!”

    望着那群行动敏捷,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士兵,李阳想都没想,双手法印结出,一道淡蓝色的雷光升起,朝着那几个抬着包裹的士兵劈了下去。

    “滋滋滋...咔咔咔...噗噗噗...”

    “啊!啊啊!!敌袭...”

    伴随着几道惨叫声在寂静的森林中响起,那抬着包裹的几名士兵浑身抽搐,瞬间化作几具焦尸,扑倒在地。

    “保护目标人物!”

    同伴倒下的一瞬间,领头的那个军官立即大手一挥,吩咐手下,把地上的两个包裹团团围住,凝神打量着四周。

    “把东西放下,你们走吧!”

    虽然不知道这支队伍是那个国家的部队,但看他们那精良的装备和整齐如一的队形,明显不是普通的士兵,倒是有些像是后世的特种部队。

    而能够在现在这种年代,训练出如此精锐的特种部队,其背后的势力,可想而知,有很大的可能就是国家势力。

    而李阳现在所需要的,恰巧就是积蓄和时间,不管是炼制涅槃金丹,还是进行血脉研究实验,这些都不是短时间能够办到的,若是贸然被国家势力盯上,闹出过大的动静,对他来说,有害无益。

    “敌人出现,列队,射击...”

    “砰砰砰...砰砰砰...”

    不过事情的发展,往往不如人所愿,李阳现身的瞬间,地上的队伍立即阵型一变,对着他,就是一阵乱射。

    “真是不知所谓,蝼蚁安敢撼天!

    “万物生杀:雷火起!”

    “轰隆隆...咔咔咔...滋滋滋...”

    看着空中的子弹,李阳眉头一皱,心中怒火升腾,双眼中太阳真火升起,空气中雷暴凝聚,伴随着几道赤红色的电光瞬间激射而出。

    “呃...呃呃!嗤嗤嗤...噗噗噗...”

    整支队伍,瞬间被雷电一穿而过,在森林中激起道道火光。

    虽然不想被国家势力盯上,但并不代表蝼蚁可以挑衅他的威严。

    修行到李阳这种程度,他对于天地之间的道,已经有了一定的领悟,随着修为的超凡,他的心态,也逐渐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生命本质的蜕变,导致他越发的难以把自己和普通人类同。

    正所谓:凤凰不与鸡为伍、真龙不与蛇同居。

    ......

    爱尔兰边界处的一处军事基地中,在那支神秘队伍被李阳消灭的一瞬间。

    一个白发碧眼的老者,瞬间从基地的地下室中冲了出来,仰头望着天空,双眼中满是凝重之色。

    “将军,有什么事情吗?”

    正在这时,追着老者从基地中冲出来的一名黑人军官,小心翼翼的抬头望了老者一眼,道。

    他跟随老者已经足足二十多年了,这还是他第一次,从老者脸上,看到如此凝重的神色,在他的印象中,老者一直是淡然。优雅的代名词,好像世间的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中一般。

    “立即吩咐部队,我们该撤退了,猎狗已经全军覆没。”

    没有理会黑人军官的问题,老者深深的望了天空一眼,对着身旁的几名心腹吩咐道。

    ......

    就在老者凝望天空的时候,李阳心中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应,很模糊,好像是错觉一般,一闪而逝。

    但是李阳知道,那并不是错觉,刚刚的确有人窥探过自己,修行到了他这种境界,基本上不可能产生错觉这种概念。

    虽然心中有所猜测,但李阳并没有深究,他深知,好奇心害死猫的道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全的把完美之血给送回去,别的事情,都可以忽略不计。

    ......

    等李阳赶回伦敦庄园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

    打开手中的两个包裹,望着其中昏迷不醒的白人青年和马库斯,李阳皱了皱眉头。

    白人青年会昏迷,李阳并不意外,但马库斯也昏迷了过去,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要知道,马库斯可是吸血鬼一族的始祖,以他的身体素质,就算是能够迷倒十头大象的迷药,也绝对不可能对他起到丝毫作用。

    而那支神秘的部队,却有能力让超凡生物失去意识,这就不得不引起李阳的警惕了,在他的认知中,目前世界上不涉及到超凡种类的药物,是断然无法让一个超凡生物昏死过去的。

    虽然心中疑惑重重,但李阳知道,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也许马库斯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说不定。

    “安吉娜,给我准备一些新鲜血液送过来。”

    想到这里,李阳对着房间外的吸血鬼女仆叫道。

    “冕下!您要的新鲜血液。”

    没一会,一个身穿女仆装的女性吸血鬼,就拿着一包新鲜的血液,走进李阳的房间,满脸好奇的打量着地上的马库斯和白人青年。

    不过她虽然好奇,但却并没有多问,作为吸血鬼一族派出来伺候李阳的女仆,这点眼力她还是有的,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好了,你先出去吧!顺便把他也带出去,交给约克逊博士。”

    指着地上的白人青年,李阳对着吸血鬼女仆吩咐一声,随手撕开手中的血袋,倒进马库斯嘴里。

    “遵命,冕下!”

    见李阳如此郑重吩咐,女吸血鬼丝毫不敢怠慢,扶起地上的白人青年,小心的退了出去。

    “呜...嗬嗬...”

    吸血鬼女仆刚刚退出去不久,马库斯就醒了过来,意识恢复的一瞬间,立即地上窜起,满脸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呼...冕下,多谢您的救命之恩。”

    好一会,马库斯才反应过来,望着李阳的身影,长长的呼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见马库斯冷静了下来,李阳这才悠悠的开口问道。

    其实他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够让活了数千年之久的马库斯,产生这种激烈的反应。

    “我感觉这一切都是个阴谋,起初一切都很正常,但自从我收到了关于完美之血携带者的信息,我的行踪,好像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所监控了一般。”

    “等我找到完美之血携带者的时候,就遭遇到了那支神秘部队的袭击,他们好像很了解吸血鬼,也很了解我,不管我怎么逃,都逃不出他们的追踪,我总感觉有一只冥冥之中的幕后黑手,在操纵着这一切。”

    面对李阳的问话,马库斯沉吟了好一会,才组织好语言,徐徐道出他心中的感觉。

    虽然只是猜测,但马库斯相信自己的直觉,作为一个已经活了十几个世纪的长生种,他的智慧,无疑是不可小觑的。

    这一路上的纠缠,也让他察觉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和不对劲,只是直到现在,他也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

    “阴谋吗!那你觉得,那个完美之血携带者,到底是真是假?”

    想到回来的时候,那道模糊的感知,李阳立即双眼一眯,对于马库斯的判断,他还是相信的,毕竟拥有超凡感知的马库斯,其探查能力绝对不是吃素的,不仅如此,就连他也隐隐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不过对于这些,李阳并不是很在意,在他看来,一切的阴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纸老虎,只要完美之血的携带者,是真的,那一切都只是小问题,怕就怕,马库斯带回来的,只是个冒牌货。

    只要完美之血是真的,他的计划就能够顺利进行,最多蛰伏一段时间,等他练出了涅槃金丹,度过三灾之后。

    以他熔炼了上古异兽、六翅金蜈的实力,就算是张天师,他也有信心把他镇压下去,到那个时候,只要不是那些躲在维度深处苟延残喘的老怪物,整个人间界,将任由他横行。

    “冕下有所不知!我们家族的血脉,都有一定程度的相似之处,而对血液的感知,正是我的拿手好戏,这小子被我抓住之后,我就特意检查了一番,他的确是我们家族的血裔。”

    对于自己的天赋能力,马库斯还是很有信心的,虽然他知道,那个白人小子很有可能是对方抛出的诱饵,但却绝对是他们家族的血裔,那种特殊的血脉波动,是瞒不住他的。

    “如此,就再好不过了,不过这段时间,我劝你还是呆在我的庄园中为妙,我有一种感觉,他们并不会轻易放过你,为了你的安全,我觉得若是没有必要,你最好别出去。”

    深深的望了马库斯一眼,李阳脸上挂着丝丝莫名的笑意,意有所指的说道。

    若说他开始只是怀疑,但经过一番对话,李阳可以确定,马库斯身上,绝对被对方下了暗手,只是这暗手到底是什么,他暂时也看不出来。

    只是这话,他却不好明说,免得马库斯多想,不过他知道,只要马库斯留在庄园之中,对方早晚会露出马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