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九叔世界的术士 > 第十八章 元墓【求推荐票】
    “自古以来,就有炼丹之人抛家舍业,终其一生修仙炼丹,为的就是能够飞升羽化,金身成仙,以求与天地日月同声共存,本以为这些都是传说,没想到还真有修出了内丹的妖物,难怪这么难对付。”闻着那蜈蚣内丹散发的馨香,陈玉楼满脸感慨,神色颇为复杂。

    “是啊,这蜈蚣背生六翼,本就是天地生成的异种,加之有这瓶山之下多年积蓄的药力为助,才侥幸练成了内丹,这次也幸好有李道友助阵,否则光凭我等,恐怕难以生离此地。”这时,鹧鸪哨师兄妹也走了上来,望着那丈许长的六翅蜈蚣,眼中满是忌惮。

    半个时辰之后,伴随着一人三兽的吞吐,葡萄大小的内丹逐渐缩小至黄豆大小,其形状也化作圆坨坨光灿灿,表面甚至生出一层薄薄的金红色流光,光看卖相,也算有了三分金丹的雏形。

    “呼....”

    伴随着一口浊气呼出,李阳睁开双眼,一抹温润的精光在眸子中一闪而逝,脸色也升起了丝丝红晕。

    “呱呱!!”

    “咕咕!!”

    金蟾明显也得了不少好处,不止是赖皮上的铜钱斑纹更加圆润,就连赖皮也光滑了不少,其声音更是中气十足。

    怒晴鸡半睁着鸡眼,头上的鸡冠,也恢复了些许血色,虽然神色还是萎靡,但也不至于像开始那般站立不稳了。

    “嘶嘶嘶...”

    一口把内丹吸入腹中,六翅金蜈嘶鸣一声,身影腾空而起,在空中矫若游龙,体型虽大,却丝毫没影响到他的灵活,其满是金斑的外壳,更是平添了几分威武。

    “李兄弟,恭喜你!”见李阳吐纳结束,众人纷纷围了上来,望着空中游弋不定的金蜈,神色间满是羡慕。

    “这次也是多亏了诸位援手,否则的话,别说收服这六翅金蜈,能保住性命就算是最好的结果了。”收服了六翅金蜈,李阳心情大好,望向众人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真心实意的感激。

    “这丹宫后殿之中,能够搜索的地方弟兄们都已经搜过了,能够搜刮的也都搜刮一空,可却还是没找到那传说中的瓶山大墓,莫非是传言有误。”这时,陈玉楼上前两步,神色间带着丝丝询问之意。

    看来那地下的丹井他们也没找到,不过那里面除了观山太保的尸体,也没啥好东西,不去也罢,免得徒增变数。

    听到陈玉楼等人的描述,李阳心中已有了计较,略作沉吟之后,道:“这瓶山犹如一个瓶子般的形状,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瓶底,那瓶山大墓我也有所耳闻,如若真存在的话,那应该就是在那瓶颈之处了。”

    “那还等什么,他奶奶的,咱们快去看看,也许这里只是开胃小菜,哪里才是这次的主菜也说不定呢!”听到李阳这般说词,罗老歪立即按耐不住了,对着手下的众人招呼道:“兄弟们,带上家伙,随我出发。”

    眼见着罗老歪兴致勃勃的模样,李阳等人对望一眼,也跟了出去。

    走到丹宫前殿,望着那大殿中心的丹炉,李阳可惜道:“这倒是个好东西,可惜太大了,带不走,恐怕便宜了那些后来的扫墓之辈了。”

    “我说李兄弟,这大量的金银明器你看都不看一眼,望着那铁疙瘩可惜个什么劲啊。”对于李阳的态度,罗老歪满是不解。

    “罗帅可别小看了这个铁疙瘩,要说这丹宫之中,就属它最值钱,其乃是由五金之精炼制而成,你看那体型,得需耗费多少金、银、铜、铁、锡。”

    “啥!你说那铁疙瘩中有金银,我滴个乖乖,差点漏了这么大个宝贝。”李阳刚解释完,罗老歪望着丹炉的神态,立即从嫌弃变成了满眼的垂涎。

    “要不我们把他砸碎了,一块块搬出去,把头哥、李兄弟,你们说怎么样。”围绕着丹炉看了半天,好半响,罗老歪才挠头说道。

    “看这丹炉的体型,起码得有上十吨的重量,想要从这狭缝中把这丹炉运出去,简直就是痴人说梦。”陈玉楼摸着眼前尚留有余温的丹炉,摇了摇头,一脸可惜。

    “要不我用炸药把它炸碎了,咱们再一块块搬出去。”

    对于罗老歪的馊主意,陈玉楼翻了翻白眼,头也不回的朝着丹宫外走去:“你要是真用炸药,恐怕这丹炉碎不碎我不知道,我们一行人非得让这瓶山给活埋了不可。”

    “哎...可惜了这个宝贝。”见陈玉楼一行走远,罗老歪也只能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的跟了上去。

    不到半个时辰,众人就运着丹宫中的收获从狭缝中爬上山顶,望着外面艳阳高照的天气,众人心底的压抑顿时一扫而空。

    “李兄弟,今天天色还早,要不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前去找那瓶山大墓。”望了望天空中高照的艳阳,陈玉楼对李阳建议道。

    “这样也好,那就先由我和陈总把头还有鹧鸪哨道友先去打个前站,其余的兄弟就先留在原地等候,如若确定了位置,再招呼众兄弟一起前往,如可。”面对陈玉楼的提议,李阳也没有拒绝。

    三人商议了一下之后,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就朝着瓶山颈脖之处走去。

    虽然李阳也只是在前世的记忆中知道这瓶山大墓的大概信息,但陈玉楼和鹧鸪哨都是盗墓一门的高手,有了这些信息引路,很快就发现了位于那山颈之内的元将大墓。

    “谁也没有想到,这元墓竟然会建造在这丹宫顶部,还真是奇思妙想的设计。”望着面前的墓门,陈玉楼脸上犹自挂着惊叹之色。

    “大家小心机关....”在丹宫之中没有找到雮尘珠的线索,鹧鸪哨脸色显得有些沉重,满腹心事的在石门上摸索了起来。

    “就是这里,大家先让开...”不到片刻的功夫,摸到石门底下的一个把手处,鹧鸪哨顿时双眼一亮,出声提醒道。

    “鹧鸪哨兄弟先别动,小心机关...”还没等陈玉楼说完。

    “轰隆隆...”伴随着一阵轰鸣,石门的机关就被触动。

    顿时,整个瓶山一阵地动山摇,巨石滚滚,山巅瓶口轰然崩塌。

    “摄!”

    眼见情况不妙,李阳一声大吼,顿时袖口处飞出一条周身满是金斑,背生六只透明羽翼的蜈蚣,蜈蚣腾空而起,化作一条身长三丈的庞然大物,周身百足在虚空滑动,勾住身形不稳的三人。

    站在六翅金蜈的背上,望着那尘烟滚滚,已然崩塌了一半的瓶山,三人不由自主的喉头滚动,咽了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