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联盟窃取大师 > 第9章摸一个荣誉勋章
      躺在客房的小床上,柴安平难得的失眠了。

      冲动的承诺说出口,他也没好意思厚着脸皮再收回来。

      都说色字头上一把刀,他一想到这么个大美女可能是为自己而来,就脑门一热……

      客房大半个月没打扫过,满地灰,还有一大堆的杂物,没法子,只好先把自己的卧室让给娇滴滴的青梅竹马。

      还帮着换了套新被褥,他现在枕的还是自己的原味。

      从八九点帮着折腾到了现在快十二点,另一件卧室的灯总算是熄了,他也总算能躺下了。

      窗外透进来些许路灯的光亮,照得他眼神幽幽的。

      天花板是白灰色,空气里还有点灰尘味道。

      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

      问题是,现在大晚上的是安静下来了,柴安平发现自己的心燥的一批。

      青梅竹马、疑似暗恋、同居。

      几个词来回在他脑袋里头盘旋,思想也在悬崖边缘徘徊。

      “这时候要是有个能阻止思想滑坡的系统就好了……”

      “不对!”

      柴安平一咕噜从床上坐起来:“格林的钱袋还在我这呢,卧槽!”

      这咋还?

      “得,烦心事又多了一个。”

      ……

      ……

      一夜无眠,清晨五六点柴安平叹了口气从床上起来。

      他早上八点得去轮值,这个点起来差不多。

      “唉……”

      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深深叹了口气,先是从门口去了配送的牛奶……只有一份。

      呕!

      没跟人同居过忘了这茬了,没好意思把牛奶给喝了,配水啃了点面包,柴安平越发痛恨起自己昨晚上没当回禽兽。

      轻手轻脚的在浴室帮爱勒贝拉放好备用的洗漱工具,要不是被一瓶牛奶提醒了,柴安平也不会想起来这些。

      总归来说,还是单身太久了……

      自怜自哀了一会,麻溜滚出家门,顺带给爱勒贝拉留了张字条还有钥匙,柴安平暂时将家里一档子乱麻抛下。

      本职工作要做好,本来自己的身体素质就比别人差了,要是工作态度还不行,估计弗朗西斯能把自己吊起来打。

      清晨的德玛西亚城街道人烟稀少,柴安平一路顺利来到宫廷侧门,朝守门的士兵点头致意就去换上了甲胄准备去跟别人换班。

      听说想要将这身亮银色、异常帅气的宫廷守卫甲胄穿回家,起码得当三年守卫才成。

      今天柴安平要守外廷的一个侧门,来往的人大多是些天潢贵胄,是门苦差事。

      一般是一个老兵再搭配一个像柴安平这样的新人。

      老兵负责认人,新兵蛋子负责没人的时候不能打瞌睡。

      今天跟柴安平搭档的叫贝森,是个在宫廷里干了十多年的老兵了,地位颇高,所有住在内廷里的皇族他都认得。

      平日里听他吹嘘,好像还跟大名鼎鼎的总管赵信喝过酒。

      赵信啊……

      柴安平一边走,一边思绪发散。

      现在的赵信可不是游戏里头的什么一级蛮子二级信,也不是什么猥琐的草丛三兄弟。

      说起来他现在应该算是柴安平这个小喽啰所属单位的最高首领?

      啧……

      这差距不是一般般大。

      赵信自从投降到德玛西亚效忠德玛西亚三世,就一直深受皇室信任,他在宫廷的地位不仅是国王的护卫和参谋,同时也算是嘉文四世的“老师”。

      身份简直屌爆了!

      柴安平觉得自己要是哪天能混到赵信老哥这份上,那也算是人生巅峰了。

      来到值守的侧门,贝森还没到,柴安平先跟值了夜班的兄弟换班。

      俗话说得好,值夜班的兄弟,上辈子都是折了翼的天使,那个挎着铠甲站了一宿的年轻守卫也没多话,对比了一下印信,就立马打着哈欠换班走人了。

      态度差的一匹,不过柴安平也没少轮夜班,只能表示深有体会。

      侧门另一边的老兵这会儿好像已经站着睡着了……

      如何判断一个守卫是不是睡着了,柴安平有自己的一套心得。

      通常来说,因为头盔很重,守卫不会一直昂首挺胸,那是傻子才干的事,所以不能从这方面来判断。

      另外守卫的铠甲也跟战场上那些要求灵活性已经防护性的铠甲大不相同,主要强调威严之余,为了让守卫穿着一身铁甲不至于累到虚脱,守卫的铠甲大多都有“暗扣”。

      打开暗扣,大部位的装甲会相互支撑,大大减轻穿戴者的负担。

      暗扣开的越多,铠甲越僵硬,同样的……睡得也越舒服。

      而且这些老兵还有自己独特的姿势,一些老油条打瞌睡的时候,全身都靠在铠甲上,支撑全靠铠甲自己使劲……

      “咳……”

      每次碰到这种场景……

      柴安平都不会错过!

      獐头鼠脑的前后逡巡了一圈,确认这个点应该不会有人走这条路,他悄悄摘下手套来到这名老兵的身边。

      得罪了,小老哥。

      发出些微沉重的喘息声,柴安平朝这位老兵伸出了自己的罪恶之手!

      我抽抽抽抽抽……擦!

      动作轻柔的像蚊子一样,柴安平以一种极为猥亵的手势在疯狂“攻击”自己的前辈。

      “叮——【行窃预兆(改良)】触发成功,获得德玛西亚宫廷护卫佩贾荣誉勋章(3级)!”

      荣誉勋章(3级):德玛西亚士兵的荣誉勋章,由皇家颁发。

      评价:高级(战士的荣誉见证,也许你只能靠偷才能拥有它)

      价值:无

      柴安平:???

      我这是摸了个啥?

      “小子,摸够了没有?”

      正愣神,罩面的偷窥底下突然传来老兵冷冰冰的质问声。

      “呃……”

      柴安平来不及分析自己摸到的宝贝,被佩贾吓了一跳,蹬蹬蹬连连后退,铠甲“咵嚓咵嚓”响。

      感受到头盔下面冰冷的视线,柴安平头皮一阵发麻,妈耶……竟然被发现了!

      这人气势好强。

      “我……我是看您的铠甲跟我的不太一样。”

      “哼!”

      佩贾闻言冷哼一声,倒是将视线收了回去:“算你有点眼力劲。”

      不过看起来倒是没有跟柴安平解释的意思。

      恭敬地道歉之后,柴安平额头上冒出一丝冷汗连忙回到自己的岗位上,以前他摸其他老兵都不会把他们吵醒,今天好像是碰到硬茬子了。

      竟然感知那么敏锐!

      好在佩贾也没有找自己麻烦的心思,等贝森过来跟他换班之后,他就径直离开了。

      “荣誉勋章……”柴安平有点蛋疼。

      怎么感觉又是看着没啥用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