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炼魔头陀 > 第19章故人西行
      贺远见对方撒手后退,自然不想逼得人家困兽犹斗,随即扯身后退。他知道火工头陀的厉害,能不结梁子,自然不愿意结下这个死仇,自己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头陀平复了呼吸,开口说到:“当年,我被那恶僧欺负的狠了,才用了二十年时间苦心孤诣偷学,自认已经胜过合寺武僧,先在首座那里吃了亏,今日也胜不了师弟。看来,还是小觑了天下人。”头陀的声音有些落拓。“从寺里出来才渐渐明白,自从达摩祖师东来,隋唐武学大盛,寺中应该有许多厉害的法门。可惜,我们不是正式弟子根本学不到,与这些高深武艺失之交臂了。”这火工头陀一但平静下来,便是一副木讷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武功高绝,性格狠辣。

      贺远说:“师兄过谦了,您的武功练到这般境界,寺里能胜过您的也不多了。不管怎么样咱们逃了出来,还是先安身立命吧。”

      “我一路跟着你,除了想再分高下,也是借着你们躲避追杀。师弟若是愿意听我一句话,我有一言相劝。寺里的追兵恐怕会源源不断而来,任我们三头六臂恐怕也抵挡不住。你这一路的行迹太过明显,根本禁不住人家查。咱们要想躲避,恐怕还得要改换行藏,跑到寺里面鞭长莫及的地方。”

      “多谢师兄指点。”

      “言尽于此,你我各自保重吧。”说吧,这火工头陀便转身离去。

      贺远看着头陀缓步下山,很快踪迹不见。记得书中描述,头陀应该是跑去了西域,留下了武功传承。这才有了金刚门的故事,在后来的书中还有出现。那是他后世子弟的事情。

      人生几十年,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见到他,尽管这人两次和自己恶斗,差点要了自己的命。但是两次比武给贺远带来了巨大的帮助,反倒是更像是以武会友。

      贺远站立无言,缓缓的消化此次的收获。这一次的收获很大,除了练成了诸般武功,终于能够确定,自己的功夫已经不弱于火工头陀。一直不得其法的内功,无意中解决了入门时的困难凶险,终于大有进益。

      只觉得心神气爽、百脉畅通,四肢百脉每一处都可随心意而动,十分舒适惬意。

      贺远听了火工头陀的话,有些意动,他不是没有想过改换行藏。人家武松为了逃避追杀,从俗家改换成头陀打扮。自己能不能从头陀从改换成俗家打扮?

      可惜他每次生出了这种念头之后,识海之中的观音图,就会生出了震颤晃动的感觉,唬的贺远气血翻涌。自己这种想法,怕是犯了什么忌讳?将这念头压下,那观音图才稳定了下来。罢了,既然不能改换打扮,那就和麻烦正面硬刚。

      看看日头西落,自己也该赶快回去了。心念转动间,转头看着身后巨大的石雕。静谧的奉先寺,只剩下自己一人。贺远整理了凌乱的僧袍,他不懂佛门礼仪,对着佛像深施一礼,在心中默念“感谢佛祖保佑。”

      起身,捡起放在地上的挂珠、念珠,收拾停当。提着齐眉棍,沿着来路,走下龙门山。夕阳中,大袖飘飘的头陀走在山间,有如人在画中。这一幕无人得见,只有石壁上的造像,目送头陀远去。

      回到了客栈。

      “你去哪里了?”那位二小姐见了贺远回来,登时发作:“一下午没见你的人影,供奉护卫是这么干的么?”

      “二小姐,我这一路行来,发觉一直有人暗中跟踪。寻机在外面转悠了一圈,打发了一个暗中窥视的高手。”

      “呵呵,这种无凭无据的话,你去哄小孩子吧。”

      “住口,以后不许说这样无理的话。”刘少裴赶来了,急忙给打圆场。这样的话,主要是说给贺远听,明显是不能让那位二小姐服气的。

      贺远当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去介意什么。刘少裴了安抚了贺远,接着说,要在此地多停留一两日。此地乃是北国重镇,多朝古都。这里的官员多,需要好好经营,还安排全家一起去白马寺进香拜佛。

      “去白马寺?当然是好事儿,你们进香拜佛,我也得点儿好处。”贺远心头暗喜。

      第三天一早,准备了车马,拜佛的一应物品,全家上下几十口人,前呼后拥出了客栈。

      白马寺,是佛教来到中国之后的第一座寺庙。佛教在中国的许多第一,都跟白马寺息息相关,甚至就连宗教场所的这个“寺”字,也是由它而产生。贺远记不清楚白马寺究竟是哪一年建的,大概知道,应该是东汉。建寺以来,到了此时已过千余年时间。上一世的贺远没有来过白马寺,只是听说过这座寺庙的名头。

      到了地方听人说起,贺远才知道,眼前偌大的寺庙丛林,千年时间已经历经了几次兴衰。此时的白马寺,大多数庙宇是北宋时期重新建起的。

      僧人们接待刘家众人进寺,做那一应进香拜佛的事情。

      贺远以自己是行脚头陀为借口,没有进去。就在白马寺门外,寻了一个僻静的角落里静静的打坐。千年寺庙,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底牌,自己来这里要做的事,有点像是用了人家的东西。这种事,越低调越好。

      背靠寺庙墙壁,观想图画,嗯,有门。这白马寺的香火念力,竟然比自己出身的寺庙还多。这一次的观音图凝结出来的白衣法身,幻化的金光更为强烈。

      观音图第一次凝结法身,是几位僧人的生命和念力组成,可以让贺远直接学会几种入门武功。此时的金光,来源于时间积累的香火念力,虽然庞大,但是没有了直接生成的作用。

      贺远从记忆的法门中,选择了大韦陀杵与摩诃指这两门绝技。这是考虑了自己的条件,做出的武功进阶选择。好处吗,威力巨大不用说,大韦陀杵补全了拳法的短板。摩诃指与金刚指,相辅相成。弊端在于,这两门功夫各自有自己的内功法门,会有冲突之处。记忆中的达摩院首座,也没有全部修行,缺少经验。不过有了法身金光的帮助,可以消除弊端。

      金光的推动之下,贺远依次在身体内修行两门佛家功法。模拟内功---外功,出现了冲突,就修补身体,再次模拟锤炼。这么循环往复,一直到两门绝技的内外法门修行大成。

      贺远缓缓的活动身体。发现,当他外功大成的时候,催动外功,内功也在自行运转,不知不觉。寺中武僧修行的基础内功也已经圆满。

      有了好的开始就算是好事儿了,反正后续内功,得到的首座记忆中有不少。有时间可以用水磨功夫慢慢打磨。掌握了几种佛家武学的绝技。此次洛阳之行,真是收获颇丰。

      原本以为自己得了好处,就可以轻轻松松的离开这里。可惜,贺远忘了,他们这一行人当中带了熊孩子,还不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