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炼魔头陀 > 第11章当头棒喝
      “小僧只是路过此地,不知道诸位有什么恩怨。可否放小僧一条生路啊?小僧给你念上一段佛经,祝你早登极乐可好?”

      女眷的马车里面早已是哭声隐隐传出。在听到贺远这么说。这哭声里面,还夹杂着一个骂声:“呸,贪生怕死的和尚。”

      那萨老大听了,也在笑出声来,拿眼睛斜了眼贺远:“哪来的野和尚,跑这儿来骗吃骗喝?老子不信你那一套。不过你运气不好,来了这儿,是你自寻死路。爷爷倒是真的可以发发慈悲,送你去西天佛祖那里。求个真经吧。”

      看他们凶神恶煞一般,不但要杀人,还要清理,包括自己这个路过的人。心里面再不敢存有侥幸心理。他们再厉害,自己也不能束手待毙。

      自己这一顿饭,吃的代价可是有点儿大。这里离寺里不远,在这里耽搁的太久,被发现的可能,会大大增多,必须速战速决。

      外人只看见看贺远在这里犹豫,那刘少裴不知出于什么心思,沉吟了一下之后便对贺远说:“小师父,这帮人绝非善类,你赶紧跑吧。”

      贺远点了点头:“多谢老施主,施舍斋饭。说吧,提起了齐眉棍,缓缓起身,好像要走的架势。

      刘少裴身边的人,都是心中暗叹,人心不古。

      从那女眷马车上,纵身下来一名穿鹅黄劲衣的少女。她手持鸳鸯双刀,奔到了刘少裴的跟前。

      刘少裴见到少女,不由得焦急万分:“跑出来作甚,回去保护你娘去。”

      那少女被训斥,倔强的摇了摇头。一双眉目,怒火中烧的盯着来袭者。

      贺远没心思去看少女,长得漂不漂亮,他的心思全盯着眼前的敌人身上的。

      偏在这时,刘少培身边的那名叛徒内奸,看到了少女,跟萨老大悄声说了几句话。

      接着,就听那人站在人群之后,高声叫嚷:“二小姐,您赶快投降,纳兰公子对您一向仰慕,绝对能护你周全。”

      刘少培看到那人刚才过去做的动作,早已经明白了,这时候多说多骂已经无用,只会惹人耻笑。

      那二小姐却忍不住了,大声喝骂那人是叛徒。

      那下人被骂了,也不恼怒,反唇相讥:“二小姐,在下也是良禽择木而栖,更何况小人本来便是纳兰大人派来的,谈不上背叛,只是回归旧主而已。”

      萨老大笑着说:“就当这位小师傅,是禅宗派来的援军吧。你是怎么进来的?刚才兄弟们在路上连连拦截,居然被你逃了过来。不过也没关系,你逃得好,来到这里让他们彻底死了心。”

      萨老大轻蔑看着贺远,嘲讽的意思写到了脸上。禅宗的人关起门来妄自尊大,需要时时敲打一下。

      贺远,看刘家下人跑过去说了话,再听到萨老大说的这些话,大概明白自己被人误会成,这什么刘大人的援军了。听他们说的意思,寺里真的参合进来了?这水也太深了。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可否听小僧良言相劝,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苦海-------”

      “哈哈哈哈-----”一顿大笑,压下了贺远徒劳的劝说。

      所有人向看傻子一样看贺远。刘少裴也在心头暗暗怀疑自己的判断。

      哎,这话怎么说的?良言难劝该死的------。

      刚才做那姿态,只是不想惹麻烦,可并不是怕了这些人。所谓利刃在身,杀心自起。

      贺远,刚才起身的时候,便已经在足下暗暗积蓄力量。在所有人以为他只会动嘴的时候,贺远猛地蹿了起来。

      这一窜,他的腿把力量积蓄到最大后爆发,跃起的时候,身体随着心意而动。他见过体操运动员的动作,那些动作在过去,他是做不出来的。可是这一次,用尽全力跃起在空中,把身体按照想象中的尽力缩起,减少受力面,身体动作竟然非常协调。

      一连串的动作,只在片刻间完成。顺利的出乎意料。

      贺远和对方,大约两丈多的距离,只一瞬间便窜到了萨老大的跟前。

      贺远的眼中,这些人的动作都变慢了。看着萨老大脸上,像慢动作电影一样,慢慢浮起惊讶。贺远心中一阵阵的快意。

      所有人都觉得眼前一花,这和尚跃在半空,到了萨老大的跟前。

      贺远右手单手抬起齐眉棍,挥手一棒,这一下一半是本能,一半是下意识的选择。

      这一棒有来历,叫做当头棒喝。

      当头棒喝,是佛教的一个说法。说到这里就要略做说明。在寺庙里面。老和尚们所说的当头棒喝,通常是指禅杖,请诸位看官注意。这里的禅杖可不是电视剧鲁智深使用的方便铲,沙和尚用的月牙连环方便铲。那都是清朝以后才有的武器。鲁智深使的是禅杖,沙和尚使的是降妖宝杖,就像是根短木棍。

      先说说禅杖。老和尚领着小和尚们念经的时候,和尚坐在那儿念经,难免会有人打瞌睡。开始,老和尚会让人用冷水浇头,让打瞌睡和尚清醒清醒,可是如果是冬天浇冷水的话,人难免会生病。后来这个招式就换了,就用棒子敲他们的头,让他们清醒,这便是当头棒喝。也有的老师傅会用手中的木棍儿啊,去戳一戳睡觉的那个人,把他戳醒。但是如果这木杖或者是竹竿太尖锐,会把僧袍戳破,还会戳出血来。很多老师傅觉得这样有失慈悲,在那棒头上用布缠一个布头,形成一个圆形的布包,这样打上去有力量还不疼,还能把人叫醒。

      所以,所谓的禅杖就是用竹木或者芦苇,在杖上缠一个圆形的布包,这就是禅杖。用这个把睡觉的人打醒,这就叫当头棒喝。这一招也是佛门武功当中,一个简明额要的说法,说白了,对着头打就行了。

      这招与普通的棍法有个差别,是单手执棍棒。所以贺远用这一招,先用轻功,把自己的身体跃上半空。由上而下,全身力量压在单手的齐眉棍上,使出了这一招----当头棒喝。

      贺远此时外功大成,内功也已经有了一个初窥门径的开端。这一招势大力沉的打了下来,在行家眼中,威视已经显现。

      萨老大虽然被贺远突然的动作,惊了一下,但是多年习武厮杀的经验不是说笑的。只在瞬间,红教秘传的狮子行脉法,运转到了顶点,劲力密布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