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山村小神豪 > 20.第20章 粪是宝中宝
    傍晚,张铁生出发了,带上永红跟二狗,开两辆三马车。

    每辆车上拉个大水箱,专门装粪用。

    柴油机摇响,咣咣当当进去县城,来到一家学校后面。

    哪儿是个大粪坑,是学校的公用厕所,很大很大。

    足足可以拉七八十箱人粪尿。

    他早就瞅准了,全部拉回村,至少能肥五十亩菜地。

    三马车停稳,永红跟二狗吓一跳。

    “铁生哥,今天你带俺俩出来,原来是拉粪?”

    “嗯,干不干?”张铁生问。

    “呸!太臭了,俺俩不干!弄一身粪,夜里回家怎么睡觉?不中不中!”

    两个小子立刻将脑袋摇得好像筛面的萝。

    “粪是宝中宝,地里少不了!这可是花钱都买不到的肥料!”张铁生解释道。

    “不行!这活儿太脏!臭死人!把俺俩熏着咋办?而且那味儿要带好久,媳妇都娶不上!去相亲,会把人家姑娘熏跑的……。”

    永红跟二狗连连后退,还捂上鼻子。

    “嘿嘿!拉一车给二十块,油价算我的,外加一盒钻石烟,干不干?”

    发现两个小子不上套,张铁生只好利用金钱诱惑。

    “这话当真?”

    “千真万确!!”

    “那好,白天帮你送枣子,晚上拉粪,一天挣两天的钱,不错不错!”

    听到有钱拿,俩小子马上屁颠颠忙活,拎起粪桶下去掏粪。

    第一车足足掏一百多桶才满。

    第二车掏半个小时,也装满了。

    将粪箱的入口封闭,刚要离开,忽然不好。

    “谁?”旁边传来一声大喝。

    学校的值班老师找来了。

    永红跟二狗吓一跳,明白这是偷粪。

    粪便也属于学校公用财产,私自掏走是犯法的。

    手电筒一晃,将三个人照得清清楚楚。

    “干什么的?别走!”两个老师大喝一声。

    “两位哥,别生气,我们是拉粪的……。”

    张铁生眼皮活泛,赶紧拿出紫钻烟递过去。

    老师没敢接,烟卷上臭烘烘的,哪儿都是米田龚。

    “谁让你们掏的?”两个老师厉声问。

    “没人让掏,这不瞧着粪坑满了嘛?影响孩子们方便。

    孩子们方便不好,会影响心情,心情不好会影响学习,影响学习,成绩就不好。

    成绩不好,你们学校的升学率就不行。

    为了学雷锋做好事,为了让祖国的花朵茁壮成长,所以,我们不畏艰苦,牺牲小我,成全大我,一定要把粪掏走……!”

    两个老师呆了,想不到眼前的小子口才这么好。

    偷粪也偷得这么高尚,还理直气壮。

    “这是学校的粪!不能随便拉,听到没有?马上把粪卸下来!!”两个老师怒道。

    他俩是闻着味过来的。

    半夜三更睡得正香,忽然被臭醒了。

    感情厕所的大粪不动没事,来回一搅合,那味道顶风能臭出去八里地。

    “大哥,别!今天就算了,我们明天不来了好不好!只此一回,下不为例!”

    张铁生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两盒烟。

    两盒钻石没有开封,包装完好,一点都不臭。

    将烟装进老师的口袋里,他们的态度立刻改变。

    “好说好说……其实我们这儿的厕所早该掏了。

    环卫工人一直拖啊拖,有时候还要跟他们说好话,跟大爷一样!

    你们掏走,也等于为我们解决了燃眉之急……。”

    “那我明天……?”

    “继续掏!热烈欢迎,我们还要谢谢你呢。”

    “真的?太好了!”张铁生立刻兴奋起来。

    二狗跟永红这才嘘口气,放下手里的板砖。

    “哥,那咱走不走?”两个人问。

    “你俩先走,回家卸车,再来一趟。咱们夜里加班,接连拉两趟!”

    “好吧……!”永红跟二狗没办法,只好把车开走了。

    发现两个小子离开,张铁生坐下,跟两个老师聊天!

    “两位大哥,抽烟抽烟。”

    “好说好说……。”

    “大哥,咱们做一笔生意怎么样?我保你俩能发一笔小财。”

    张铁生嘿嘿一笑,又开始冒坏水了。

    “啥生意?你说你说!”两个老师立刻靠近,洗耳恭听。

    “你们明天去跟校领导申请,就说雇人把学校的粪掏了,每车花费二十块,让学校报销。

    然后这二十块……你俩十块,我十块,如何?”

    “啊?你……这是什么操作?”两个老师大吃一惊。

    “这叫互惠互利,以后我每个月来一次,帮你们学校掏粪,保证厕所的干净卫生!

    你俩为学校解决了粪便的处理问题,还可以多领几百块,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我靠!”两个老师立刻竖起大拇指:“兄弟,你这个办法不错……好牛的理论!”

    老师立刻对他佩服不已,恨不得拜把子做兄弟。

    “还有,学校的厕所我包了,别人来拉,你们给我拦住!咱们合作!我每月按照车数给你俩钱。”

    “中!中!办法不错!兄弟,你是大能人啊!”

    三言两语,两个老师竟然对他跟亲人一样。

    “嘿嘿嘿……第二个办法!你俩还可以帮我联系别的学校,其他学校的厕所,也归我掏,仍旧让他们每车出二十,还对半分,如何……?”

    “……。”两个老师你瞅瞅我,我瞅瞅你,顿时傻眼。

    奶奶的,想不到介绍厕所掏粪也能赚钱?

    帮张铁生联系几家学校,每个厕所抽成一半,比上班赚得都多。

    厉害啊!

    “兄弟!绝对没问题!放心吧,以后你天天来,保证你有拉不完的粪!这事包俺俩身上了!”

    “哈哈哈……。”三个人的手握在一起,开心地大笑。

    一桩生意就这样谈成了。

    果然,这一晚张铁生让二狗跟永红跑了两趟。

    第二天早上,两个老师真的跟学校申请,弄到清理厕所费一千二百块。

    他俩每人口袋里装三百,另外的六百进了张铁生的口袋。

    铁生不但拉粪没花钱,除去给二狗和永红的工资,还赚五百多。

    这是一个真正的富豪头脑!

    走到哪儿都能出奇制胜!

    前前后后,几十车人粪尿被拉上梯田。

    这边塑水带打开,顺着水将粪肥冲走,肥沃了土地,滋润了菜苗。

    被人粪尿浇灌过的白菜苗,当天就变得黑乎乎,绿油油的,十分喜人。

    隔壁的杨巧玲傻了眼,迷惑不解。

    “爹!张铁生竟然拉来了人粪尿!那可是最好的肥料!”

    杨大年也很纳闷:“怪事!他从哪儿弄得?”

    “爹,不如咱们晚上偷偷跟踪他,瞧准他拉粪的地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说咋样?”

    杨大年点点头:“好!晚上早早吃饭,吃过饭跟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