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回2000从芯开始 > 第九章 返校
    当然,他也想象得到,刚才的举动在旁观者的眼中,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六毛。

    但这又咋的?做这样的小六毛既刺激又体会到一种异样的情趣。

    顾平觉得值!

    悄悄瞄一眼冯绾脑袋中指向他的那条红线,“调~戏”过后,红线妥妥地增长半格。

    正在想入非非,他感觉肩膀上突然被人拍了拍,一个男子在他耳边说道:“小子,是不是觉得这样耍酷很爽?”

    切!这种桥段他见多了。

    在冯绾这样的漂亮女生面前,总有人忍不住跳出来。

    顾平头也不回,说道:“别闹,知道她是我什么人吗?”

    “唔?她是你什么人啊?”

    顾平突然感觉情况不对!因为自从这个男子拍他肩膀开始,冯绾就不再紧张了,反而饶有兴趣地在看着他,如在看戏。

    顾平赶紧回头,一看……

    浑身冷汗都冒出来了!

    他急忙将伞往冯绾手里一塞,麻溜地开溜,边跑边说:“冯绾,我有急事去找曹雨峰,再见,再见啊……”

    “哈哈!”冯绾忍不住笑出声。

    刚才,她和父母在一起喝咖啡,母亲因为要去药店买感冒药,父亲陪母亲去了。

    然后,父亲出药店后看到有人在欺负她,走到身后拍他的肩膀……

    太好笑了!

    余红映走到冯绾身边,皱着眉头说:“这是顾平吧?他以前不是这性子啊!”

    冯绾的父亲冯永胜摇摇头说道:“恐怕你刚才看到的才是他真实的一面。”

    “爸,顾平开玩笑呢,他平时不这样……”

    冯永胜摇摇头,道:“你不用解释。”

    冯绾见冯永胜很严肃,转脸对余红映吐了吐舌头。母女俩共撑一把伞回家。

    余红映心道,下周上班遇到席晓梅,可得说道说道,顾平有些不靠谱啊!

    转眼到了周二,约定的看望辅导员时间。

    六宝中学是市重点中学,一本录取率超过90%。就是说,周二去学校的时候,班级中至少90%的同学已经拿到了录取通知书。

    因为担心在小区门口遇到冯绾的父母,顾平不敢等冯绾,骑自行车直接去找曹雨峰。

    惹不起咱躲得起!

    到了曹雨峰的楼下,顾平按门铃叫他下来。曹雨峰很快下楼,问:“要不要和其他人汇合?”

    “汇合个屁!走!去学校!”

    两人骑着自行车,快速骑向北。一路上你追我赶,追风少年模样。

    六宝中学在农南路上,需要穿过一个桥洞。

    桥洞附近车流量、人流量都比较大,两人放慢速度。

    “顾平、曹雨峰!”突然有人在喊。

    顾平转脸去看,谢思思和冯绾在桥洞口推着自行车步行。

    顾平跳下自行车,走到两个女生旁边,推车前进。

    谢思思问:“顾平,你怎么不等我们?”

    冯绾笑道:“他敢在小区门口等?”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星期六,他在咖啡店前欺负我,被我老爸抓了现行!”

    顾平不悦地说道:“小绾,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谢思思很在意顾平的一言一行,道:“冯绾,你给我说说经过。”

    问题是这个经过冯绾也不愿意细说,容易引起误会。她笑笑打岔:“其实也没什么,他就是想在口头上占我便宜,我老爸走到他身边也没发觉。结果怎样,你可以想象。”

    “结果怎样?”

    “还能怎样?落荒而逃呗!”想起顾平慌里慌张麻溜就跑的样子,冯绾忍俊不住,“咯咯”而笑。

    曹雨峰恍然大悟,道:“想起来了,怪不得那天他来找我,心神不宁,经常回头看,怕人追上来。”

    “哈哈哈哈!”冯绾笑得不行了,弯下腰停住脚步。

    谢思思不悦地看顾平一眼,对冯绾说道:“那我们今天不搭理他,走,桥洞里人多,别挡路。”语气中带着一股酸味。

    红色格子—1。

    出桥洞后,两个女生飞快地骑上车,果然不搭理顾平。

    顾平慢悠悠地跟在她们两人后面,边骑行边骂:“姓曹的!你不说话会死人啊!”

    “呃?是不是那天你很丢脸?”

    “屁!小绾的父母待我好着呢,老子晚上就上她家吃饭,看小绾怎么说!”

    曹雨峰知道顾平父母和冯绾父母关系很好,两家经常走动,羡慕地说道:“我们这些人中,只有你吃得定冯绾。可笑刘麻子每天变着法子讨好冯绾,冯绾却从不拿正眼瞧他。”

    两人骑到六宝中学门口时,校门口已经聚集了十几个同学。刘在森站在冯绾身边正起劲地比划着什么。

    王思成过来打招呼:“顾平、曹雨峰,你们到啦?”

    顾平点点头:“思成早!”

    “顾平!”

    “顾平!”

    几个女生也过来打招呼。

    “各位美女好!”顾平笑着和她们打招呼。

    女生们有些受宠若惊。

    顾平在学校中名声不弱。两个原因,一是长得帅,二是有些“匪气”!

    谢思思捅捅冯绾,低声道:“看,她们几个很稀罕顾平。”

    冯绾瞥一眼,大声说道:“同学们,等在校门口不是办法,我们去教室吧。”

    铁舔狗刘在森叫道:“去教室!”

    暑假期间,学校里很安静。辅导员老杨已经和门卫打过招呼,门卫打开小门,直接放行。

    顾平进入校门时,和门卫打声招呼:“刘叔,今天你值班啊?”

    “顾平,你录取了哪所大学?”门卫姓刘,认识经常迟到早退的顾平。

    “东海金融大学。”

    “好学校!”门卫赞一声,其实,六宝中学的毕业生绝大多数都被录取到知名大学。顾平的学校只能算作一般。

    走进校园,顾平看着熟悉的建筑,心里在想,今后没事大约不会来这里了,还真有几分怀念。

    辅导员杨长宝是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很瘦。知道今天来的学生很多,不愿意打扰到办公室其他老师,所以,他也等在教室。

    他是出了名的严师,平时不苟言笑。

    不过,这届学生已经毕业,他就没必要再绷着脸了,站在教室门口,看到每个进来的学生都主动打招呼。

    顾平是这批人中最后一个进教室的,看到等在门口的杨老师,感叹地说道:“杨老师,您又瘦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您要多爱惜才是。每天都在吸粉笔灰,烟就不要抽了。”

    杨长宝笑道:“顾平,你刚毕业就管到老师头上来了。”

    顾平拍拍班主任的肩膀,道:“不是管,是爱!杨老师,烟不是好东西,您身体本就不好,再加上一届届带学生,压力太大。我建议您休息几年,不要再带毕业班了。”

    杨老师叹口气:“我也想啊,但学校领导不允许。”

    杨长宝是六宝中学的“名师”,很多家长知道他的名声,都想把子女送进他的班级。学校领导确实不允许他不带毕业班。

    “那您得悠着点,少抽烟,多运动。”印象中,杨长宝退休后身体状况急剧恶化,高血脂高血压高血糖,生活质量大幅度下降。

    看到顾平像老朋友一样和班主任随意说话,刘在森嚷嚷道:“顾平,你堵在门口算什么事?还随便拍班主任的肩膀,太没礼貌了!”

    不等顾平回答,杨长宝摆摆手,道:“你们已经毕业,这些都不重要,老师希望你们上大学后多学点本事,不要进了大学的门,就忘了学习的本质。”

    顾平走到窗口,瞥一眼谢思思,怪不得感觉今天她有些不对,她脑海中指向冯绾的那条蓝线居然淡了很多。

    谢思思在吃醋!